【一线采访】中共瞒疫 天津医护和市民吐槽

人气 6532

【大纪元2024年01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特约记者熊斌采访报导)天津市的医护人员、市民均对中共当局隐瞒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数据和严重程度深表不满。去天津三甲医院就医的民众发现,医院对看病的人设置了安检。另外,医药费昂贵也是民众不满的槽点。

天津医护、市民:疫情汹涌 官方就是不报

中共病毒疫情在中国大陆从未消失,近几个月又一波疫情在延烧,但中共的通报机为低调,声称呼吸道疾病流行,并以季节性流感等名称搪塞。大纪元近期采访的大量大陆民众均表示,这波疫情仍然是新冠病毒疫情。年初,山东淄博市民齐先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来自中共军队高层的消息源透露,最新爆发的疫情仍然是新冠。

1月14日,中疾控病毒病所国家流感中心主任王大燕称,近期多渠道监测系统数据显示,新冠病毒JN.1变异株占比呈上升趋势。

天津三甲医院第一中心医院。(视频截图)

天津医护人员陈芸(化名)1月19日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说,对于当前的疫情,政府不报、不检测、不管,根本不把疫情当重点了。

她说,听说现在得白肺的人比较多。

天津市民张先生近日告诉大纪元记者,这波疫情感染的人很多,包括得重症的、白肺的,死亡的肯定有,但是政府就是不报啊。医院现在都没有病房可住,等一天才排上队。

他说,他的父母都感染了,前些天住医院了。“应该是肺炎,拍胸片看着是挺厉害的。那痰都是那种白的黏痰。”

“医生看了胸片之后说,病人的肺感染挺厉害的,但是医生不说感染了什么病毒,其实他们心里明白,就是不说,只说赶紧住院输液吧。在医院也没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法,就是输液服药。”

张先生再次说,官方新闻对这些就是不报导。

“我父亲出院以后,天天在家吃药,吃消炎药、止咳药。病情一会儿好点,一会儿坏点,有时一整天在咳嗽。住院一共花了近五千块吧。”

天津医护吐槽疫苗、口罩的负面作用

上述天津医护人员陈芸强调,打过疫苗的人出现问题,官方不承认。

陈芸透露,“有的人打完疫苗不久就得了癌症,去世了。有的人身体挺好的,打完疫苗突然间就得病死了。有的70岁的人,本身有基础病,打过疫苗,就不好说了,但是他们打疫苗之前都没事。我知道一个人,本来身体挺好的,打了疫苗之后,确诊为神经炎,现在还需要服用激素。”

她透露,在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住院部的一个病房,全是打疫苗后出现各种问题的病人。“作为医生知道他们打过疫苗,但是从来不会体现在病例上,因为这是要掩盖的。”

“一个30岁上下的小伙子说,自打完疫苗以后,整个人跟以前不一样了,病怏怏的一年时间了。这种情况没办法改善,只能靠自己慢慢恢复。疫苗的(副作用)隐藏很深。”

陈芸透露,一个呼吸科的主任说过,他建议不要戴口罩。他能不戴就不戴。因为人是通过鼻子对外呼吸,经常戴口罩,被口罩闷着不行,它阻止了人体跟外界交换空气的机会,就像人在真空里待着,突然间到外界根本适应不了。戴口罩尤其令小孩免疫力更不好了。

所以,陈芸说,不光是新冠疫苗伤害人体,戴口罩对人也有损害。“口罩的质量是否合格,谁知道?生产口罩的企业,背后都是有关系的,他们全是背后势力的白手套。强制人们戴口罩,就是用这种手段控制民众。”

另外,她说,疫情期间出生的孩子,从小就戴口罩,再做核酸、打疫苗,这些对孩子伤害很大,对老人也是。“一次性的那种口罩里有一种特别细小的纤维,呼吸到人的肺里排不出去这种成分。(政府)怎么吭人怎么来。”

这波疫情中很多感染病毒的民众就医,纷纷吐槽医药费太贵,对此,陈芸说,“我觉得借这个病毒做生意了,医院都赚翻了……它不讲人性,一切都以钱为重。”

陈芸无奈道:“不想与他们为伍的人,在这个圈子里就不好混。孩子是家长的软肋,我们这工作、这岗位,也是我们个人的软肋。被政府以各种手段打压,人们都不能说真话,说真话了,就被‘喝茶’,或者逮起来,给你安个‘煽颠罪’。”

谈到新冠疫苗的副作用,上述天津的张先生说,去年解除封控期间,他有个同学的母亲去世了。“原来她什么病都没有,打完疫苗以后就不行了,住院一段时间就不在了,新闻不报啊。”

他还说,他这个同学的老婆打了疫苗,身体也不好受,心脏不好,幸亏住院抢救过来了。

“我的父母被街道、派出所、单位要求打疫苗,但我们全家死活都不打疫苗。”

天津三甲医院设置安检

IP属地为天津、自我介绍为“交通部高级船长职称”、认证为北京鑫裕盛船舶管理有限公司船长、优质生活领域创作者的“李船长笔记”1月19日发视频《医院也安检?天津看病贵不贵?新型三甲医院啥样子?》

天津三甲医院第一中心医院水西院区对看病的人安检。(视频截图)

他在视频中说,自己耳朵里边有负压,说话听声音就跟隔了一层膜一样。他怀疑自己中招了,拿出家用测试新冠病毒(COVID19)的检测盒自测。“检测结果是一条杠,就代表我没有中标。”

17日,天津下了大雪,路也很滑,他待在家里,耳朵堵塞问题没有好转。18日他感觉不行了(几乎只有一半的听力),于是决定去就医。他去了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发现该院的耳鼻喉科在另外一个院区——水西院区,于是打车去那里。

他说,来到水西院区,非常的豪华高档。但是进医院之后,先被安检(如同机场的安检模式)。挂号之后,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轮到他。“大夫说就是感冒引起的分泌性中耳炎,让我先测听力,再去确诊。”他说,经过缴费、测听力、确诊、拿药(喷鼻子的药),前后一共花了4个小时。最后他说,这次看病,算一下花了多少钱:挂号费+听力测试费+药费,总共花了544.89元。

天津网友“乱世中的净土”:医院搞安检,是不是医生怕别人带刀行凶?吉林网友“慢步云中”:这医疗费真要老百姓的命啊!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经历金灾  粉红被中共铁拳砸醒(上)
组图:广西遭大暴雨袭击 部分城区内涝严重
520新疆现5.2级地震 多地民众有震感
大连救护车车祸酿2死1伤 相撞瞬间曝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