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蜀忆事(8)记忆中的“大跃进”

作者:愚翁
共产红潮肆虐神州大陆,回顾几十年血泪岁月,悖于常理的事荒唐地横行着,人人事事桩桩都被共党鬼魅桎梏着。(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57
【字号】    
   标签: tags:

谷撒地,薯叶枯,

青壮炼铁去,收禾童与姑。

来年日子怎么过,我为人民鼓与呼。

每当读到它,当年大跃进的情景就一幕幕浮现在我的眼前……

 

毛主席要让位了

一九五八年,我才九岁,正读小学二年级。大概是五月份,有一天我们全校同学做完课间操,正准备散去,学校杜主任走上操场的讲话台叫住了我们。他向大家宣布,毛主席不当国家主席了,他要把主席位子让给刘少奇。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在同学们中间炸开了锅。大家的心里都接受不了这一事实,纷纷议论起来。我们小学语文开篇学的就是“毛主席万岁”五个字,老师讲解课文时告诉我们,毛主席是我们的大救星,全中国的人都是他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的。老师还告诉我们,我国有六亿人口,占世界的四分之一,世界上还有四分之三的人民在受苦受难,毛主席还要带领我们去解放全世界的劳苦大众。

世界人民还眼巴巴盼望我们去解放他们,没有了毛主席怎么行?同学们在操场上大呼小叫,坚决不同意毛主席让位。刹时,排着的伫列乱成一团。杜主任见状大惊,忙叫各班老师维持秩序,老师们忙碌了好一阵,才使大家平息下来。

杜主任接着告诉我们,这是毛主席自己的提议。刘少奇是毛主席亲自选定的革命接班人。毛主席还说“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我们要听毛主席的话,做毛主席的好学生。毛主席不当国家主席,但他仍然是党的主席。他老人家要把精力花在世界革命上,要去解放世界人民,我们一定要支持他。

听完杜主任的解释,大家才松了一口气,紧张的气氛开始缓和下来。既然毛主席都这样说了,我们还有什么可担心呢?我们是少先队员,一定要听毛主席的话,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是毛主席他人家说的,我们都要坚决服从。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万句。

 

共产主义要实现了

一九五八年,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提出:“在我国实现共产主义,已经不是什么遥远的事情了”。 美丽的谎言,勾起了人们对未来生活无限美好的想像。

共产主义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谁都没有见到过。大家充分发挥起自己的想像能力:有人说共产主义吃饭不要钱;有人说共产主义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有人说共产主义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甚至有人还说:到了共产主义老子啥都不做,想娶几个老婆就娶几个老婆……

不管人们怎么想像,只要搞大跃进就能提前进入共产主义的理论得到人民普遍认可。当时,“一天等于二十年、三年超英、五年赶美、十年进入共产主义”的大幅标语铺天盖地。共产主义那么美好,谁不乐观其成呢?随着头脑的发热和膨胀,人们觉得十年时间太久了,又迫不及待地把“十年进入共产主义”改为“跑步进入共产主义”。

那时候,全国人民都像发了疯,热烈的情绪比熊熊燃烧的大火还要旺盛。社员们高喊着到共产主义了到共产主义了,纷纷把家里的粮食、猪羊、鸡鸭、林木、炊食用具、劳动工具拿出来交到社里,由公社统一分配、统一调拨。使穷队“共”富队的“产”,集体“共”社员个人的“产”。

共产主义的第一步就这么“共”出来了。

 

大兵团作战

“大兵团作战” 本是一个军事术语,大跃进时期却在农村被广泛借用。人民公社全民皆兵,组织军事化,行动战斗化。生产大队编为营,生产队编为连,生产小组编为排。全乡的所有劳动力全由公社统一调动指挥,实行大兵团作战。

为了形式上的轰轰烈烈,公社书记经常把全公社的劳动力调到一起,几千人挤到一条山沟里搞大生产,实行大兵团作战。所到之处,只见山上山下红旗招展、锣鼓喧天,有时还有乐队伴奏。那阵势、那场面真是热火朝天。

特别是冬天修水库,全公社上万的劳动力全部集中到一条山沟里,挖土的挖土,抬泥的抬泥,拉碾的拉碾,打夯的打夯,比赶大集赶庙会还热闹。劳动工地上,到处人头躜动,歌声、叫声、号子声,打夯声,喇叭声响成一片,场面之壮观,简直不亚于一场声势浩大的兵团大战。

为了早日实现共产主义,社员们饿着肚子,不分昼夜战斗在田间地头。不但白天要大干,晚上还要大战通宵。人们点燃柴草作火把,田野上火光冲天。熊熊的火光中,社员们挑着担子往来奔跑,他们把山上泥土挑下山去,又把山下的田泥挑上山来。上上下下、下下上上,一夜要往返几十次。实在挑不动了,就倒在田沟地垄打盹。

上级领导为防止社员晚上出工不出力,公社还专门成立了检查团晚上到各营各连工地上检查督促。他们每到一处,就站在大路口上大声点名呼喊,听到回声才往下一站走。连续作战使社员们疲劳不堪,为了应付上级检查,大家把火把插在地边上,累了就倒在地上睡觉。每天晚上都要派出流动哨观察“敌情”,只要看见检查团的灯光出现,哨兵马上就把睡觉的人叫醒,大家一齐“邦邦邦”地敲打起劳动工具,表示无人睡觉。检查团的人在山下听到响声,以为社员们都在劳动,呼喊几声就走开了。他们前脚刚走,社员们倒头又睡。

为了把人的体力潜能最充分地发挥出来,上级领导还发明了在人们最饿最累的时候“放卫星”。这有点像长跑运动员的最后冲刺。中午收工之前半小时,手握“跃进棒”的干部一声哨响,正在劳动的人们听到哨声仿佛听到冲锋号,背土的、挑担的、担粪的,抬杠的全都像发了疯,大家高声大喊着“冲啊”,一齐拚命向前飞跑起来,将最后的一点力气用尽。

对于那些出工不出力、行动缓慢的人,监工的干部就挥舞着手中的“跃进棒”,在他们身后劈头劈脑地追着打,那时候,你不想冲锋都不行。

待续@*

责任编辑:谢云婷

点阅【红蜀忆事】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他爸爸在土坑里铺上席子,慢慢走上坎来,伸手夺下二狗的尸体,一边往坑里放,一边说道:“让他胀着肚子到那边去吧。做一个饱死鬼,总比在这边做一个饿死鬼强。”
  • 我们已经整整三个月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许多人的身体肿得像发面馒头,亮晃晃的,手指头按下去,一按一个窝。
  • 我是最后一个上台汇报产量的人,在我前面的人已经把产量报到一万多斤了。我一听慌了神,我到底该报多少产量呢?
  • 有一些地方,山上树木稀少,不够烧炭,干部就叫社员去挖祖坟,把埋在地下的棺木挖出来作燃料,连躺在地下的死人也要为大炼钢铁贡献自己的力量。
  • 那些年代,人们对吃一顿饭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有钱也买不到吃的东西,生产队长掌握着吃饭大权,社员们连炊事倌也不敢得罪。
  • 大跃进的评比站队,根本不需事实依据,完全凭借谎报的数字决定。那时候,没有办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
  • 我们的某些领导后来提起大跃进,不但不总结教训,反而把“自然灾害” 四个字念得字正腔圆,把他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那几年天不旱、地不干,四季风调雨顺,请问哪来的自然灾害?
  • 正当他洋洋得意,满心欢喜的时候,一场暴风骤雨似的反“右派”斗争开始了。
  • 天刚麻麻亮,各种鸟儿还在树枝上熟睡,它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一场灭顶之灾已经降临到它们头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