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蜀忆事(9)胡吹乱搞

作者:愚翁
共产红潮肆虐神州大陆,回顾几十年血泪岁月,悖于常理的事荒唐地横行着,人人事事桩桩都被共党鬼魅桎梏着。(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70
【字号】    
   标签: tags:

“人有多大的胆,地有多高的产” ,这是大跃进时期一个响亮的口号。人们纷纷施展“敢想、敢说、敢干” 的才能,提出土地翻得越深越好、种子播得越多越好、产量报得越高越好的荒唐口号。

深翻土地、改良土壤,本是保证增收的措施之一,有经验的农民都年复一年地干着。可是大跃进却认为农民思想太保守,上级领导找来“专家”指导,要求农作物的根有多长,土地就得挖多深。农民种庄稼翻地只需三四寸深,领导却规定土地要深翻三尺。为了保证深度,社员们不得不把地里泥土轮番垒成高箱,然后复原填平。结果是把熟土深埋底下,生土留于地面,庄稼地里长出来的禾苗,黄秧秧的一片,只有人们的脚后跟那么高。

合理密植本是农民长期实践的科学总结,大跃进年代也被那些头脑发热的人全盘否定。他们主张种子播得越多越好,禾苗栽得越密越好。一亩麦地播种二三百斤,播种子的人闭着眼睛四处乱撒,麦苗长出来密密麻麻一大堆,全部都是“黄头发”,基本颗粒无收。尤其荒唐的是,公社领导还叫把田里分孽的水稻拔起来三亩并作一亩,请来兄弟公社的社员和干部参观学习。

这样荒唐透顶的事,居然把毛主席、党中央都忽悠了。当年毛主席带着中央政治局委员来到郫县红光公社参观,红光社青年种植组的社员把几块田里的水稻拔出来,集中堆放在一块田中,密密实实地挤在一起。为了防止倒伏,四周还安上鼓风机,不停地往稻田里吹风。听说,毛主席看了非常高兴,当场夸奖了他们在大跃进中取得了辉煌的成绩。

凡是过来人都知道,这样瞎指挥,“想当然”地搞农业生产,其结果必然是大倒退、大破坏、大饥荒。可悲的是,我们的某些领导后来提起大跃进,不但不总结教训,反而把“自然灾害” 四个字念得字正腔圆,把他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那几年天不旱、地不干,四季风调雨顺,请问哪来的自然灾害?

后来人不知真相,也跟着叫自然灾害。其实,那三年不是天灾,那是人祸。

“大跃进” 时期,从县到生产队,层层级级都设有评比台。对优胜者敲锣打鼓送喜报、送流动红旗;对落伍者就抓上台去开批斗大会,反右倾。

那时候,粮食产量报低了要反右倾;出工迟到了要反右倾;做活路磨洋工要反右倾;学生统考分数少了要反右倾,甚至拉屎拉尿的次数多了都要反右倾!

为了不被挨批挨斗,不被反右倾,全国人们都争先恐后地睁着眼睛说瞎话,说假话。下级欺骗上级,上级欺骗中央,中央欺骗地方。虚报浮夸、弄虚作假之风步步升级。

人们小会小吹,大会大吹。你吹我也吹,你高我比你更高。竟有人提出:稻谷赶黄豆,黄豆像地瓜,玉米超冬瓜,秋后粮食堆成山,压得地球打转转。我们四川有位大诗人郭沫若甚至说,南瓜还比地球大,全国人民三年也把它吃不完。

粮食亩产达万斤,红苕亩产超十万,棉花亩产超千斤的典型,犹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真可谓“人有多大的胆,地有多高的产”。一时间,吹牛之风遍地开花。

射洪县曾经流传一个顺口溜:“新生有个何清德,十万指标把人吓,倘若你把天吹破,全球人民都造孽”。这就是当年射洪吹牛的真实写照。

待续@*

责任编辑:谢云婷

点阅【红蜀忆事】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他爸爸在土坑里铺上席子,慢慢走上坎来,伸手夺下二狗的尸体,一边往坑里放,一边说道:“让他胀着肚子到那边去吧。做一个饱死鬼,总比在这边做一个饿死鬼强。”
  • 我们已经整整三个月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许多人的身体肿得像发面馒头,亮晃晃的,手指头按下去,一按一个窝。
  • 我是最后一个上台汇报产量的人,在我前面的人已经把产量报到一万多斤了。我一听慌了神,我到底该报多少产量呢?
  • 有一些地方,山上树木稀少,不够烧炭,干部就叫社员去挖祖坟,把埋在地下的棺木挖出来作燃料,连躺在地下的死人也要为大炼钢铁贡献自己的力量。
  • 那些年代,人们对吃一顿饭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有钱也买不到吃的东西,生产队长掌握着吃饭大权,社员们连炊事倌也不敢得罪。
  • 大跃进的评比站队,根本不需事实依据,完全凭借谎报的数字决定。那时候,没有办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
  • 为了形式上的轰轰烈烈,公社书记经常把全公社的劳动力调到一起,几千人挤到一条山沟里搞大生产,实行大兵团作战。所到之处,只见山上山下红旗招展、锣鼓喧天
  • 正当他洋洋得意,满心欢喜的时候,一场暴风骤雨似的反“右派”斗争开始了。
  • 天刚麻麻亮,各种鸟儿还在树枝上熟睡,它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一场灭顶之灾已经降临到它们头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