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人生】陈家卜地 两老翁重义轻利

作者:泰源整理
天下吉地给善人。图:明 仇英绘《唐人诗意图册》之“青山云楼”局部。(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617
【字号】    
   标签: tags: ,

舒州望江(今安徽望江)县有个富翁,名叫陈国瑞。他以冶炼铁矿石起家,终成巨富。陈国瑞想为他的母亲卜地,一些青鸟(青鸟为六朝的方士名)[1]之徒,闻讯纷纷前来,可惜谁选的地方也不合陈国瑞的意。

建宁(今福建建瓯)王生选择墓地的名声在外。陈家将王生请来勘察,花费一年多时间,才在邻近的村子选中一块吉地。土地的所有者是张翁。

陈国瑞治家之法与众不同,家里的事几乎不闻不问,一切交给他的儿子料理。陈家公子与王生商量,怎样能把这块风水宝地寻到手。王生说:“这陈家卜葬之事,方圆数百里,没有谁不知道。如果跟张家直来直去,实话实说,张家非多要钱不可,不容易使他满足。”于是便找了一个受雇来炼铁的工人,去到张家,假装眺望赞美山林,跟张家商量说:“我们炼铁,缺少木炭,若在这个地方修个炭窑,就能得到木炭,不知您能否答应?”张翁不知其中有诈,便说:“没问题”。过了些日子,陈家公子又来了,拿来三万钱,签立了字据。陈国瑞此时才来相看,一看十分满意。接着修墙建房,花了三个月时间,准备停当,便将陈母葬于此地。

第二年清明,陈氏一家,来到墓地扫墓,陈家公子和王生都来了。陈国瑞忽然问儿子:“这座山是从谁家手里买的?花了多少钱?”他的儿子把事情的经过跟他说了一遍。陈国瑞又问王生:“假使不用计谋得到这块地,需要多少钱?”王生说:“要按时下的价格估算,最便宜也得三十万。”

陈国瑞听罢,没说什么,匆匆忙忙回到家中,命人置办宴饮所需器具,即驰马前往张家拜见张翁。又把张翁请到自己家中住下。一连几个月,好酒美食相待,什么话也没说。张翁一算待的时间不短了,便向陈国瑞告别。

陈国瑞又把张翁请到正堂,设宴饯行,酒过五巡,用小车装钱三百串放在张翁的左边,又用竹筐装上细绢,用斝(为古代盛酒器,铜制,有三足,两柱,圆口平底)装满酒,对张翁说:“我埋葬了我的母亲,人们说给的钱太少了,请用这些来为您祝寿。”

张翁颇感意外地说:“我那山上的树木,日后全砍了,拿到市上去卖,也卖不上一千,先前给三万已经够多了,这些钱物万万不敢收!”

陈国瑞说:“不对!我葬母买地是应该应分的。假说是冶铁,太不对了。我的儿子贪图一时之利,欺骗了您。人们说你的山地值这么多钱,我才给你这么多,为的是让我的儿子为自己见利忘义而羞愧。”

张翁还是推辞说:“当时我已经答应了,再说你儿子给的钱也不少。你想当君子,老夫我虽下贱,怎么可以收下这些不义之财呢?”一方面,陈国瑞非给不可;另一方面,张翁坚决不收,拂袖而去。

张翁走后,陈国瑞对儿子发起火来:“都是因为你,你把这些东西给我送去!”陈家公子没办法,只好秘密找来张翁的儿子,把东西给了他,而张翁却不知道。

咳!世上之人,都以物质利益为交际原则,往往由于一钱之争则至死不悔,而对陈国瑞和张翁的举动,人们是不是稍稍可以感到一点羞愧呢?

下面再讲一个“风水之术的神奇应验”的故事。

全椒县(今隶属于安徽省滁州市)吴昺的曾祖父吴翁,请福建风水师简尧坡为其父亲选择风水好的坟地。简寻找了三年也没有寻到,准备告辞归家,吴翁极力挽留。

有一天,吴翁和风水师同往梅花山,在山中遇到大雪,就歇在陈家酒楼一同饮酒。那时简尧坡倚槛远眺,忽然似有所发现,停止饮酒站起身来,对吴翁说:“我远近求地三年都得不到,没想到竟在这里遇见。”于是两人一同走了三里多路找了去,简在一个地方审视了许久,说道:“就是这里。”

雪停天晴后,两人再去看过。简对吴说:“真是天赐佳地。不过下葬后,你和你的儿子不会发,要到你的孙子一辈才大发。而且一发,兄弟必然同时中榜。因为这里两边文峰秀丽,发必中科举前茅。但因山稍偏,不可能中状元,但中二、三名不成问题。而且发不止一世,将有几代。”

吴翁就按风水师的指点安葬了父亲。后来果然在孙子辈大发,先是吴国鼎中崇祯癸未(1643年)进士,然后吴国缙中顺治己丑(1649年)进士;吴国对,吴国龙是双胞胎,国对中探花,国龙中进士,至吴昺这一代,兄弟亦先后成进士,而吴昺则中榜眼。简尧坡之风水之术亦神奇矣。

——注[1] 相传青鸟善葬术,著有《相冢书》,被后世堪舆之士奉为祖师

资料来源:《桯史》《熙朝新语》@*

─点阅【古道人生】系列─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