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高层唱反调 大陆学者揭基层社会经济乱象

人气 10613

【大纪元2024年02月17日讯】疑与中共高层要求“唱响经济光明论”唱反调,陆媒发表大陆学者吕德文的文章,揭示中国基层的经济和社会治理乱象。文章指,多数乡镇政府勉强保持运转,有些村庄发不出薪水给村干部,基层干部为了应付上级不得不在多方面造假。

“雪贝财经”发表的武汉大学社会学院教授、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吕德文的《经济的另一面的草根调查》一文,昨天(16日)在多家陆媒转载。

吕德文长期从事田野调查,他透过调研与观察感受,揭示当前中国基层社会的各种问题。

吕德文首先表示,经济下行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工业园区的工厂普遍开工不足,有些工厂订单不少,但利润率下降。有公司全年人民币7,000、8,000万元的货款,还有将近2,000万没有回款。而经济下行的最重要影响是大家预期没那么高了。

吕德文说,他所调查的几个乡镇,多数乡镇政府勉强保持运转,但多数乡镇干部绩效打折或无法兑现。有些村庄的村干部工资已发不出来。几乎所有地方的发展项目都受到影响。“有一个乡镇,街道挖了,但资金没法保证,停工了,过年期间道路坑坑洼洼,群众怨声载道。”

很多村干部闹辞职。调查一个村的四个村干部,有一个村干部辞职不干,有两个村干部想辞职,还有一个村干部,因为垫资做村级事务,上级又不兑现补贴,实在受不了就辞职出去打工了。调查一个村的村支书是富二代,已经下决心不干了。

村级新增债务普遍,主要都是这几年搞项目建设以及预算外的办公经费导致的。这些债务具有隐蔽性,都在账外运行。

文章说,基层政府是向上负责,不对实际负责。一个村书记说,工作做不好,指标要好看。

现在政府公共服务基本上都大量靠政府购买服务解决,职能部门不搞业务,推给基层和第三方搞。正式工作人员不搞业务,只服务领导和监督临聘人员搞业务。大多数乡镇没那么多钱购买服务,就使劲压榨村干部,村干部事实上也成了政府临聘人员。

多数情况下,村里根本就没有能力完成上级工作,于是只能花钱消灾,让村级财政雪上加霜。比如县里搞所谓秀美乡村建设,又没有资金配套,要求垃圾桶统一蓝色,村里花了一万多。前两年中共公安部门推所谓“反诈”,村干部根本没办法完成任务,有人发现可以网上买指标,装软件完成任务,开始一个装了反诈软件的号码是5元,后来不断上涨,8元,10元,最后到了15元。村里花了一万多元买指标完成任务。

前两年抛荒整治,地方开始兴起搞挂图,领导下来一看,一目了然。但村干部说,挂图都是假的。哪怕第一年整治了,第二年肯定还是抛荒,因为农民根本就不可能去种。

吕德文说,上级各种折腾,搞得大家都没时间服务群众,然后又要逼着大家生搬硬套弄出服务项目来。“对上负责、运动治理以及高标准的工作机制已然形成”,村干部所有时间精力都耗费其中。

文章还提到,中国各行各业都在脱实向虚,社会空转是今日社会的最大危机。作者说,过年期间和中学同学聚会,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有公务员、医生、老师、老板、国企员工、农民工、媒体从业人员,都在一致吐槽搞形式主义,厌恶至极,却又无可奈何,人到中年,不敢提意见。

责任编辑:宁峰#

相关新闻
【新唐人快报】全国脱贫是假象 低保6600万人
中央农办隔五年重回中财办 瞎折腾还是内斗?
中共地方政府耗巨资买防止返贫监测系统 引争议
甘肃地震 揭穿中共全面脱贫的造假谎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