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共执政合法性归零 变局即将到来

人气 7986

【大纪元2024年02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易如采访报导)在回归毛式共产主义的过程中,中共高层已形成文革式政治利益小集团,与中国人民的利益背道而驰。专家表示,中共当局十年来已耗尽中国国力、民心和民意,其合法性已归零  ,人们对中共及其党魁的忍耐已至临界点,都在等待变局的到来。

中共失去十年窗口期  合法性归零 

中共党魁习近平为了发起政治运动,严厉清洗政治对手,掌握了绝对的权力,现任中共政治局成员及常委几乎清一色是习的马仔、跟班或政治亲信,形成了一个政治利益小集团。

“就中央常委、或政治局一部分人,它现在实际上已经成为一个很小的集团了,就像当年毛泽东最后时候的文革小组,这个核心集团只有控制了军队,才能获得了一定的稳定性。”旅美独立学者吴祚来对大纪元表示。

这个政治利益小集团在所有重大问题上的选择,几乎与民众的期望背道而驰,即使按部就班、循规蹈矩,中国民众也要面临一波又一波的强行洗脑与无端打压,无论是香港民主运动、整肃民企,还是封城清零。

“他在左右选择的时候,选择了他自己认为更简洁的方式:控制枪杆子,控制军警,就可以控制中国,就可以摆平甚至可以挑战美国。”吴祚来说。

2015年3月13日,武警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人民大会堂旁巡逻。(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宋国诚对大纪元表示,习近平没有念过太多的书,都是毛选、毛语录教育养成的,满脑子都是毛泽东主义,这是毫无疑问的。

“另外一方面他缺乏对于西方世界的了解,习近平的战略目标是称霸,为了要称霸必须和西方社会搞对抗,特别是跟美国搞对抗。”

“简单来讲这两个因素造成了他会走回头路。”宋国诚说,他本来就是毛泽东路线的2.0版,也不喜欢邓小平改革开放的路线,他倾向的是那种斯大林主义、毛泽东主义的那种统治模式。

吴祚来认为,本来习刚上台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很有作为,把这些钱用在雄安新区、一带一路、挑战美国上,所有的操作基本上都走向失败,他在这十年把以前经济方面的资源都已经耗尽了,把整个国力给耗尽了,把民心和民意也耗尽了。”他说, 按照以前的那种外向型经济,有市场规则有经济循环在里面,现在这些东西都断了,难以为继了。

“中国经济已经出现很大问题,只能通过印钱来运转这个国家,每年都是上万亿的印钞,投入到体制当中去,让体制获得运转。”

他说,看起来好像他能够看整个世界,其实不是这样,他每天看到的东西都是非常有限的,他只能在一个洞穴里面看一些有限的东西,然后进入自我迷醉的偏执状态,10年以后,就错成现在这个样子。

吴祚来表示,经济危机使他现在的话风都变了,王毅在国际场合说了很多不能跟中国(中共)脱钩的话,说中国还是愿意在美国的体系之中和平发展,西方已经给了三四十年的发展机遇,但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现在世界大趋势在直接打击俄罗斯的同时,也与中共政治经济方面全方位脱钩,与其合作都是很低档次的合作。俄罗斯已经不构成第一敌人了,就必须对中共就下手,未来五年十年,这个政权必须倒台,整个文明世界才会有安全感。”

吴祚来表示,习近平他这一系列的操作,等于说把这个政权的合法性完全归零,他以前还有一定的经济发展,现在这些东西没了,所以习这种操作就葬送了中共这样一个政权,终结这样一个体制。

对中共忍耐已至临界点   等待变局到来

随着中国经济下滑,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习执政期间积累的长期不满情绪迟早会爆发。

宋国诚表示,中共的合法性已经荡然无存,只是因为中共压制这些批评的言论,中国人民也不愿意惹祸上身,这个新意识并没有发出来而已,并不表示中共内部的合法性危机不存在。

“即便是中国人民本身不抗议,但是并不表示中国人民支持共产党、跟党走,中国人民本身也躺平、摆烂了,有能力就润了,没有能力的人就在国内躺平了。”他说。

民间的不满正在酝酿,在最近流传在社交媒体的大量视频中,有大陆民众面对面训斥警察,质疑中共政权及执法机构行为的合法性。

很多人已经认识到,不管是外资撤离、股市暴跌,还是与西方世界的对立,都与他一个人有关。很多人说,他一个人死了,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

今年在社交媒体上出现了大量的“除夕(习)快乐”的倡议。最近大陆A股暴跌,有曾经的小粉红发帖说:“打倒习近平、打倒共产党才有未来,这个小学生害了中国多少人”“国内一切问题的原因都指向一个人”“哪天突发小学生死了,我觉得上证指数可以涨停” 。

2024年2月9日除夕前后,网民在海外社交平台X上传出除夕除习的图片(网页截图合成)

吴祚来表示,现在国内稍微有点独立精神的,或有脑子的人,对共产党的忍耐,基本上现在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而且每个方面都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他已经无可挽回了。

宋国诚表示,现在中共已经处于国内经济凋敝、民怨四起、国际四面楚歌、八方为敌的一种情况。

“党魁一天到晚讲说共产党人要自我革命,他自己不革命,那就由别人来革你的命了,时间并不站在党魁这一边,国际社会也不会给中国共产党有任何时间,回头已经不是岸了,即便想回头也已经为时已晚。”

吴祚来认为,他的终结或者是一场病,因为很多负面的东西让他无法承受,现在所有的力量都在向他伸手要钱,都在等着他决策,他精神上就会崩溃。有人说他让彭丽媛出来,不一定是空穴来风,有些人感觉到他情绪不正常,可能就很长时间出不来,所以会启动一个备案,做一种善后,这种可能性是最大的。

“其次中共内部不同的声音造成一个分裂,最后使他黯然谢幕,这也是一种可能;当然也不排除他被仇敌暗杀这种可能,因为大家都觉得绝望了,就像杨佳这样的人直接去荆轲刺秦王,这都有可能。”

“我觉得历史大时代的变局就是这样,突然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发生了,所以静观其变吧。”他说。

吴祚来认为,文革终结的时候,大家在封闭的状态当中,现在是不一样了,现在大家是开放的状态,只要网络自由化,一个星期人们就知道中国应该做什么,网络这种全民的启蒙是快速的,很快就会改变。

“当年我们1989年的时候,北京的警察、北京的军人都站在我们这一边,只有边缘地方野战营回来的那些人,聼信了共产党的那种封闭的宣传,所以才会镇压,如果他们跟北京警察、北京的军人一样,不可能出现镇压的,下不了手的。”

吴祚来说,不可能再像以前那么一个大家还期待一个什么明君、什么新的伟大领袖,不会那样了,每一个人都意识到了必须从制度上面改变。

宋国诚表示, 整个世界酝酿出一种全面告别中共的态势,中共这个从渐进式的衰败走向终极性的崩溃,已经是一个历史的大趋势了。

“苏联东欧也是在一夜之间就垮台了,中共的垮台可能就是一夜之间;也可能是从内部的抱怨变成社会内战,乃至于宫廷的斗争最后人民揭竿起义,要求共产党下台,各种模式都有可能,不见得要替它去想出一个什么样的模式,但是这些模式都在不远之处了。”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江苏访民进京看病被送久敬庄按地殴打
访民被警察殴打后被拘留 沪200民众要求释放
辽宁32岁男街头砍人 传砍了三条街 多人死伤
江苏女吐槽燃气费涨价遭威胁 丈夫被约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