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说(11):三年无改于父之道

作者:薛驰
《论语说》(公有领域/大纪元制图)
font print 人气: 52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论语‧学而‧十一》)

 【注释】

观其志:其,一说指父亲,即儿子观察、体会父亲的志向。一说指儿子,当父亲活着,儿子不得擅行,故只能考察儿子的志念;例如,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论语‧先进》)

:去声,xìng,行为举止。如:《论语‧公冶长》:“听其言而观其行。”

三年:狭义指三年守丧期间;例如,“高宗谅阴,三年不言”“何必高宗,古之人皆然”(《 论语‧宪问》);广义指多年,不限于服丧期(刘宝楠《论语正义》)。

:狭义指政道,专就国君、贵族而言。广义指民众。杨伯峻认为,“道”有时候是一般意义的名词,无论好坏、善恶都可以叫做道;但更多时候是积极意义的名词,表示善的好的东西。

【讨论】

本章多有争议,关键是怎么理解“三年无改于父之道”这句。

孝悌是孔门教人的起点。《论语》很多处讲“孝”,要贯穿起来理解。儒家经典《孝经》讲,“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简单地说,最基本的孝,是赡养父母,“朝夕色养”,做子女的要爱护自己、修养品格,否则“身有伤,贻亲忧。德有伤,贻亲羞”。进一步,有条件、有机会的,子女做一番事业,为国为民效力,光宗耀祖。最高的,子女能立身行道,成圣成贤,父母也因此享大福分。

而中国古代,国君、贵族讲“孝”,核心一点是讲继承、发扬光大“父志”。什么是“父志”呢?举个例子。周文王受天之命,要救民于水火,但还没来得及伐纣就去世了,他的儿子武王、周公,继承遗志,终于取代殷商而建立周朝。所以,孔子说“武王、周公,其达孝矣乎!夫孝者,善继人之志,善述人之事者也。”(中庸)

还有很多事例。例如,吴王阖庐伐越,受伤而死,死前立太子夫差,谓曰:“尔而忘勾践杀汝父乎?”对曰:“不敢!”三年,乃报越(《史记‧吴太伯世家》)。又如,欧阳修《五代史‧伶官传序》中说:世人说晋王李克用临死时,把三支箭交给庄宗,说:“梁是我的仇人;燕王是我扶持的,契丹与我结为兄弟,但都背叛了我而归附于梁。这三件事,是我的遗恨,“与尔三矢,尔其无忘乃父之志!”庄宗收下箭藏在宗庙里,此后打仗时,就派官员以少牢之礼祭祀于宗庙,恭敬地取出箭,放入锦锻织的袋子里,背着它冲杀在前,等打了胜仗,又把箭放回宗庙。

但是,本章,孔子没有用“父志”一词,也没说“父之行”,而是说“父之道”,“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从大义讲,父做的事情有可能对有可能错(孔子也说过“事父母几谏”的话),只有对的才可称之为“父之道”,错的就要改正。因此,一些人这样理解:三年无改于父之道,是就善者而言。如不善,则非不可改。然如非善非恶,乃父所守之家中旧规矩,则以不改为是。

张居正教小皇帝时也说:抑孔子所谓无改于父之道,亦自其合于道而可以未改者言之耳。若于道有未合焉,则虽速改可也,何待三年!故善述其事孝也,观圣人之言者,不可以执一求之。

综上,杨伯峻的译文可谓通达:“当他父亲活着,(因为他不得独断独行)要观察他的志向;他父亲死了,要考察他的行为;若是他对他父亲的合理部分,长期地不加改变,可以说做到孝了。”

《论语》文辞简约,异解遂多。怎么办?钱穆所言极是:然《论语》所言,固当考之于古,亦当通之于今。固当求之于大义,亦当协之于常情。如据三年之丧为说,是专务考古之失。如云父行非道,何待三年,是专论大义之失。其实孔子此章,即求之今日之中国家庭,能遭此道者,尚固有之。既非不近人情,亦非有乖大义。孝子之心,自然有此。孔子即本人心以立教,好高骛远以求之,乃转失其真义。学者其细阐之。

 主要参考资料

《论语注疏》(十三经注疏标点本,李学勤主编,北京大学出版社)
《四书直解》(张居正,九州出版社)
《论语新解》(钱穆着,三联书店)
《论语译注》(杨伯峻着,中华书局)
《论语三百讲》(傅佩荣着,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论语译注》(金良年撰,上海古籍出版社)
《论语本解(修订版)》(孙钦善着,三联书店)
《樊登讲论语:学而》(樊登着,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点阅【《论语》说】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论语》以这三句话开篇,当有深意。有人说“一部《论语》是没有形式上系统的”,实则不然。《论语》乃孔门七十子后学之讨论编次所成,为什么这么编,自有其逻辑,隐而不显罢了。孔子是圣人,弟子有七十二贤人,圣贤之说对人来讲有很深、很广的意义。
  •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论语‧学而》)
  • 如果不“巧言令色”,那又如何“言”和“色”呢?孔子讲“君子有九思”中提到,“色思温”、“言思忠”(《论语·季氏》),大意是脸色要温和,不可以令人难看;言语要忠厚诚恳,没有虚假。孔门教学,不仅仅是教知识,也不仅仅是教技能,更注重的是养成生活良好习惯,纯正品行,从而觉悟于道。
  • 曾子说“吾日三省吾身”,后举了三个事例,讲人与人的相处之道,都反诸求己。 首先,“为人谋而不忠乎?”尽己之谓忠。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自己有没有尽心尽力?外人不一定确知,要省察自己内心,不得欺心。为什么首先“省”忠呢?或许因为曾子是以“忠恕”二字体悟孔子之道的吧。
  • 本章为孔子论治国的大纲。“道千乘之国”,为什么说“道”不说“治”呢?孔子传承了“道统”,为国以道,讲政教、教化,这大不同于近代以来的政治学。这里的“道”字,又涵盖了如下所说的五件事—敬、信、节用、爱人,使民以时。
  • 本章强调学习以修身、践行为本。孔子教学,强调“文质彬彬”,因为“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就是说,质多于文就难免粗野,文超过了质又难免虚浮,文和质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这才是君子。子贡也说,“文犹质也,质犹文也”,假如毛都去掉了,虎豹的皮革和犬羊的皮革就没多大区别了。
  • 《论语》开篇讲“学而时习之”,这个“之”指什么呢?就包括本章所说的四者——“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孔门教学是顺着人性施教,不是教人禁欲,而是教人修心,比如教人:好色之念减轻一点、贤贤之心加重一点,使生命境界不断提升。
  • 与其它文明相比,中华文明的一大特色,是对家、祖先、孝道的高度推崇。本章就是鲜明的体现——曾子说:“敬慎地办理父母的丧事,虔诚地追祭历代的祖先,老百姓的德行就会归于淳厚了。”在亲情中,人心有了依归,人生有了温暖,社会道德由此奠基,社会秩序由此扩展(古代中国是家国同构),所以说“人人亲其亲、长其长而天下平。”
  • “器”字大抵是指器量、器具、才德。孔子赞美子贡为“瑚琏之器”,以宗庙里用来盛黍稷的贵重礼器为喻,称许其堪为大用之才。那么“君子不器”又是何等高远境界?
  • 话说,曹寅履职的南京,那是十三朝古都,汇聚天下人文精华的故地金陵,更是前朝大明的留都,是前朝风流客、东林党人的云集之地。而读书人读圣贤书,所持有的固执观念,自然是汉人天下,汉家血脉主宰神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