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英论坛】股市收复30年失地 日本将满血复活

人气 1589

【大纪元2024年03月01日讯】2月26号,日本股市的日经平均指数收市报39185点,超越了34年前1989年12月29日创下的38915点的历史高位。这个数字让日本轰动,全球瞩目,大家都知道,1990年代日本泡沫经济破灭,经济一直处于低迷,被称为失去的三十年。那么日经指数超越了34年前的历史高位,是否代表日本将满血复活?是否代表日本经济进入了上升周期呢?这种趋势对亚太地区有什么启示?对该地区的未来又有什么影响?

日经指数破34年高点 经济回暖 内需还不够强劲

独立电视制片人李军在新唐人《菁英论坛》节目中表示,日本经济的复活不是现在,其实从安倍上来之后,他的一些政策其实就是来刺激日本的经济。在那之后日本的企业、包括它的股市、房地产都在慢慢回热。2013年日本股市的指数大概才8000多点,现在涨到了超过39000点,突破了34年前的最高点,这是非常喜人的一个经济成绩,相当于一个里程碑。

摩根大通首席日本股市分析师说,这标志着一个时代结束,就是日本的通缩时代结束了。因为现在日本各项经济指标的几个关键数据都很好,一个是消费者价格指数涨了2%,另一方面,几十年来工资指数首次呈现一种上涨趋势,这是经济回暖的一个迹象。

这次日本股市涨得比较猛了,这里面还有一个因素叫愤怒的中国投资者。日本人也是这么分析的,今年一月份以后,很多中国资金通过一些基金来投资日本股市,这些资金量是去年的十倍,说明很多中国投资者对中国股市实在没信心了,大量逃出来。还有很多其它国家的资金都在往日本投,包括华尔街,像巴菲特自己不拿资金过来,他在日本借了1.2万亿日元,因为利率低,大概总共要还1.4万亿,但是他通过投资日本,包括股票市场,他已经收入大概3.4万亿,赚了两万亿。

李军说,日本的房价也在恢复,此前房地产泡沫破了之后,日本房价经历了一个波谷,跌幅从20%,30%到60%,跌下去之后从2012年左右开始往上走。东京的房价这两年涨得很猛,所以这两年投资日本房地产的是赚钱了。包括华尔街资本,包括香港一些大基金,包括加拿大的一些房地产投资平台。马云也在日本买了房产,中国天使投资的那个薛蛮子一下在日本买了一条街,就是说,这两年投资日本房产肯定是赚钱了。

台湾宏观经济学家吴嘉隆在《菁英论坛》表示,现在日本通货紧缩时代正在结束,通膨率恢复到两个百分点以上站稳了,但是日本发现它现在是输入型通膨,而不是本国的内需、购物强劲来支撑这个通膨。日本经济没有表面上那么好,它是在转好,现在看到的那些金融领域的数字,比如说股市、房地产市场,这些每天在交易的,我们把它算在金融领域,金融领域表现的确很强,但是实体经济方面,日本的内需还不够强劲,通膨增长率最近有点跌下来。

所以日本依然保持货币宽松,是希望买时间让本国的消费、本国投资、本国就业等等能够跟上来。所以日本央行迟迟不敢启动货币政策正常化,新任总裁去年四月上任以后,到现在都不敢动。因为日元敢启动货币正常化后,日元当然就升值,升值的结果就可以对付输入型通膨,进口品变得比较便宜,因为你日元增值,那这样子的话,就会启动一个良性循环。

战后日本实体经济三阶段 中共机械模仿陷绝境

吴嘉隆在《菁英论坛》表示,有关日本的实体经济,日本的企业,日本的制造业,甚至于联系到日本的技术发展等等,这些算是一个很具体的值得分析的领域。

我首先讲讲资本主义的模式。最早资本主义兴盛起来是英国工业革命,英国的资本主义叫做家族企业,到现在应该还是如此。后来传到美国以后,美国做了一个改变,因为二代、三代要接班可能不容易,所以他们从外部找了专业经理人,发展出专业经理人的资本主义,这是美国式的。到了日本,日本对资本主义模式又做了一个改变,它是集团株式会社,美国的公司基本上是一家公司,而日本不是,日本是一个大集团,这个集团有钢铁业,有办报纸的,有办银行的,很多行业凑成一个大集团(相当于一个企业联盟),日本用这个办法的确得到好处,相当于规模扩大,而且买保险。

可是日本也因为这样子起来,也因为这样子下去。经济不好的时候,这个大船不好转,调整的比较缓慢,不像美国,美国就比较灵活,比较有弹性。所以日本对资本主义的这个改变,就是创造规模经济集团的概念。然后日本的模式传到韩国到台湾后恰好是美国模式跟日本模式的一个综合体。你看台积电就是一家企业,它可能有上游供应商,下游供应商,但是你没有听说有个台积电集团,和日本不一样,你看日本的山井、住友都是集团。

日本在战后重建的时候,跟所有其它发展中国家在战后重建碰到一样的问题,就是我有许多人要就业,我有许多经济资源要开始投入生产,但是我的订单在哪里?我的市场在哪里?那答案就是海外,就是日本本身的就业和收入还没有上来,很多人要工作、要投入生产、产能要扩张,可是国内需求不足,那怎么办?那就是把生产出来的产品,就是你本国人没有用完,包括家庭、企业、政府,本国人没有用完的那个产出,卖到国外去,这个部分叫做贸易顺差,也叫做储蓄,这是第一个阶段,这时候日本的经济模式就是把储蓄输出到国外去,那国外就反过来变成负储蓄,等于说国外提前消费,超前消费了。

后来这个出口导向模式运作了很长一段时间,别人受不了了,别人一直是负储蓄,就有贸易失衡的问题,这样日本就进入下一个阶段,叫做寻找新的内需,它们开始发展房地产,从出口导向到房地产导向。房地产导向的话是负债,你买房子都是贷款,就是把未来的所得挪到现在来使用,这样债务经济模式就出来了。然后等到房地产饱和了过度了,日本就进到下一个阶段,叫做通货紧缩的模式。

你现在发现这一整套模式恰好被中共完全模仿去了,当年中共在搞经济发展的时候,去研究美国怎么去处理贸易失衡,研究对象就是日本,发现美国用日元升值来修理日本。所以中共经济学家研究了之后,坚决抗拒人民币的升值,非常有经验的应对这个汇率问题、汇率的压力。结果他们没想到掉进房地产这个模式,后面是通货紧缩模式。他们也没有料到实体经济这边的问题,他们只是应对了金融领域这个汇率的压力。然后美国出了新招,用了关税,这关税一出来以后,中共经济学家傻了,因为没有前例可以研究。

日元升值如何引爆泡沫化 责任不在美国施压

吴嘉隆在《菁英论坛》表示,当年日元升值的时候,日本产业要移转出去,转到工资要低的地区,降低成本嘛。那个时候考虑到南亚,日本的出口业,一个强项就是汽车业,汽车业转移出去的话,它发展出一个办法,就是一部分的零件在菲律宾,另一部分的制造在印尼,另外一部分在马来西亚,最后全部运到泰国去组装成整部车子来卖,结果东南亚国家每个国家都分到一杯羹,拿到一点好处,但是没有国家能够整车串起来跟日本竞争。就是每一个国家都是替日本打工,这样日本出口在海外设立生产线,就不用担心这些国家将来追上来超过、取代日本的市场。

结果美国把这一套操作、这一套逻辑套用在另一个行业叫做半导体。半导体的光科技在荷兰,特殊化学材料在日本,记忆体在韩国,晶圆代工和封装测试在台湾,然后美国自己掌握半导体设计软件、半导体设计生产设备,当然还有订单,美国最后把它串起来。结果到最后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够在半导体产业完全威胁取代美国。复制了当年日本汽车业的模式。

现在想起来,美国给日元升值压力也是对的,有正当性。因为美国的贸易失衡的确非常严重,所以美国当年把德国、日本、英国、法国都找来,说贸易失衡要修正。这表示说,日本先去挪用别人的储蓄,先大量贸易顺差,出口到国外,那别人等于是提前消耗储蓄,叫负储蓄,那别人到时候撑不住了,所以贸易失衡一定要调整的。

吴嘉隆说,当年日元升值过程中,对日本经济的确构成重大伤害。原因我们回顾一下,是因为当年日本央行不敢让日元大幅升值,它怕伤害企业的这个竞争力,它是用渐进的方式去升值,结果所有的人都知道,日元升值还没结束,所以金融市场产生了日元会升值的预期心理。那会导致什么结果?就是国外热钱涌进日本,日本的股市、房地产市场就泡沫了,兴旺了,然后就陷入通货紧缩时代长达二十年,是这样来的。所以关键在于当时日元的升值操作出了问题,这才是罪魁祸首,日本的泡沫经济不是美国逼的,是日本自己在操作的时候,没有执行最好的策略,他们当时不了解,如果你快速升值,大幅度的升值,几乎一步到位的话,那个升值的预期心理就直接消失掉了。

研发能力强大根基自固 地缘政治决定日本崛起

大纪元时报总编辑郭君在《菁英论坛》表示,地缘政治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国家的发展。日本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开始现代化,主要依靠英国和美国的支持。原因是英国和美国担忧沙俄在亚太地区的扩张。上个世纪初日俄战争,日本人赢得全面胜利,很大程度依靠英国的军舰和英国、美国的海军情报,后来英美又在经济上支援日本。后来的日本陷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和英美作战。日本的第二次崛起,就是二战之后的再度崛起,同样是美国支持,因为冷战期间美国要依靠太平洋岛链,锁住苏联和中共,等到美国和中共缓和,美国和中共进入蜜月期,日本的作用大大降低,结果日本经济就再次陷落了。而现在,日本对美国和西方来说,其战略位置再次变得极其关键,原因是要对抗中共。所以这次日经指数超越34年前的高度,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也是一个非常明显的迹象。我认为这是美中全面对抗的一个结果,当然这可能只是开始而已。

未来一旦全球市场形势发生变化,日本这个国家的潜力是巨大的,所以很多投资者认为,现在是投资日本的好时机,当然这有日元汇率的原因,但很重要的也是日本的工业和科技潜力非常大。我们可以看看日本和中国的对比。

日本人总共获得的诺贝尔奖人数是29人,2001年以前只有12人,而且这12个人里面还有两个文学奖,一个和平奖。从2001年以来,总共有17个日本人获得诺贝尔科学奖,包括物理奖、化学奖,和生物医学奖。比较一下,中国大陆至今获诺贝尔科学奖的,只有一个人,就是屠呦呦的那个青篙素。只算最近的23年,两边的对比是1比17。这是一个巨大的差距。

这种差距反应了两国的基础科学研究的不同。另外,在经济产业领域,差距其实也是非常大,就是中国表面上看起来卖了很多东西,经济好像很突出,但制造业的基础,比如精密工业制造和化学制造、高端设备、半导体制造等等,日本现在都是全球领先。比如说F35,大家都知道是美国最先进的战斗机,但实际上差不多40%的零部件是由日本制造,所以F35应该说是美日合作制造。再比如未来美国要和日本进行全面的太空合作,原因也是一样。

日本优势中国学不了 不在中华 罪在中共

吴嘉隆在《菁英论坛》表示,日本跨过了中等所得陷阱,然后具备强大的研发能力,日本有很多研发成果没有拿出来,没有商业化,它要放在架子上,为什么?因为日本一推动新的创新出来以后,其它国家包括美国企业或者台湾企业,每一个人就开始研究、开始跟进,最后日本的那个领先差距又被抹掉了。所以日本想一想,这样不合算,它就等对方追上来,它才推出那个新的研发,其实它有很多东西已经做好了,放在架上没有放出来。当年日本六零年代的时候,很多书都在嘲笑日本,说日本只会模仿,现在中国叫山寨或者窃取,可是日本后来真的走出来了,现在没有人可以怀疑日本的创新能力。

现在日本的工业技术创新能力真的是挺很强了,这个给中国一个启示,就是你一定要懂得从模仿走向自主创新。那习近平也在讲自主创新,但是自主创新的条件,中国现在并不具备。

第一个,你创新的话,你要投资于人力资源,不是投资于硬件、建筑、基础设施那一套,你要懂得投资在人。投资在人有几个方面,一是教育,二是医疗,三是住房,最后加上社会福利。你这几个领域做下去,把人解放出来,才可以启动人的生产力和创造力,这是对人的投资。

第二个,你要懂得给个人自由,包括出版自由、新闻自由,这个叫言论自由,在上帝那里在叫思想自由,就是信仰的自由。如果你没有尊重宗教的自由,你就谈不上信仰的自由;你没有信仰的自由,你再讲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新闻自由,那就都谈不上了。你没有个人自由的话,你没有办法推动创新,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

第三个,你要懂得用制度保护私有产权,保护智慧财产权。

这三个都具备以后,你才看得到源源不绝的创造力、生命力的出现。这些领域日本当然都全部做到了,而中国恰好都没做到。中共一直停在所谓中国制造2025,就是千人计划,就是准备从外面去窃取,那不是中国的自主创新能力。所以习近平讲自主创新能力,这个是对的,可是他的做法没有配套,所以中国现在还卡在山寨和窃取的层面上。

吴嘉隆说,所以中国一定要了解,不能创新的根源在政治,在制度,不是中国人没有能力搞技术,中国人完全有能力搞技术,你看台湾搞半导体就知道,中国人搞技术不是问题,问题出在体制本身。

新唐人、大纪元推出的新档电视节目《菁英论坛》,是立足于华人世界的高端电视论坛,该节目将汇集全球各界精英,聚焦热点议题,剖析天下大势,为观众提供有关社会时事和历史真相的深度观察。

本期《菁英论坛》全部内容,敬请线上收看。

《菁英论坛》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中国禁闻】大陆农村白事多 党员粉红扎堆死
【全球新闻】美或对中国钢铝收三倍关税
【环球直击】人权组织:中共10年跨境迫害上万人
【菁英论坛】中共最大恶梦 日本成世界辅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