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赵乐际是不是严重腐败分子?

人气 7267

【大纪元2024年04月13日讯】最近,原司法部长唐一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中纪委立案审查。

中纪委对党员领导干部立案审查前都有一个“初核”。所谓“初核”,就是秘密调查,掌握党员领导干部违纪违法的重要人证与物证。一旦正式立案审查,尤其冠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说法,这个党员领导干部肯定是一个严重腐败分子。

唐一军将成为继中共前司法部长傅政华被判死缓之后又一个进秦城监狱的前司法部长。

那么,提拔重用唐一军的中共高层领导是谁呢?据自由亚洲电台专栏作家高新的考查,是赵乐际。

赵乐际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委员长,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陕西省委书记、青海省委书记、省长。

本文特对与赵乐际有关的严重腐败分子做一个简要盘点,看一看赵乐际是不是严重腐败分子。

赵乐际当青海省委书记时,他的前任省委书记是苏荣。2017年1月23日,苏荣因受贿1.1亿余元,另有八千多万元的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被判处无期徒刑。

赵乐际当青海省委副书记兼省长时,省委书记是白恩培。2016年10月9日,白恩培因受贿2.46亿元,另有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死缓减为无期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赵乐际当陕西省委书记时,赵正永任省委副书记兼省长。赵乐际调到北京后,赵正永接任陕西省委书记。2020年7月31日,赵正永因受贿7.17亿元,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死缓减为无期后,终身监禁。

赵正永落马最重要的原因是在秦岭违建别墅问题上,对习近平的四次批示阳奉阴违。

秦岭违建别墅始于2003年,到2018年1185栋违建别墅被拆除,前后跨越16年。这期间,主政陕西时间最长的省委书记是赵乐际——2007年3月至2012年11月,整整五年零八个月,其次是李建国——1997年8月至2007年3月,四年,接下来是赵正永,2012年11月至2016年3月,总共三年零五个月。

秦岭别墅违建问题爆发后,屡屡拖延拆除,主要发生在赵乐际与赵正永主政陕西期间。

2014~2018年的五年间,习近平就拆除秦岭违建别墅作了六次批示:2014年两次,2015年、2016年各一次,2018年两次。习前四次批示都发生在赵正永任陕西省委书记期间,但都被赵正永软顶硬抗糊弄过去了。

赵正永之所以敢这么干,原因有二:其一,赵正永是江泽民、曾庆红提拔重用的,江、曾是他的后台老板。其二,他的前任省委书记赵乐际对秦岭违建别墅负有重大领导责任,赵乐际不发话,他不会动。而提拔重用赵乐际的,也是江泽民、曾庆红。2014~2016年,正是习近平以反腐打虎的名义跟江、曾恶斗的时期,赵正永、赵乐际表面拥护习,心却向着江、曾。

赵正永是陕西省迄今为止被查办的受贿金额最多的大贪官。他被控受贿7.17亿元。大陆学者于建嵘算了一笔账:“一个省委书记贪了7.17亿元,这是什么概念?2020年,陕西省贫困人口标准是3070元,也就是说,可以使23.3万人脱贫。”

另有人算账:2019年,陕西省人均收入4.8万元。赵正永的受贿金额,相当于14,938个陕西人全年的收入。秦岭山中有个佛坪县,2019年全年收入10亿元。也就是说,佛坪县全年收入的一多半,都被赵正永拿走了。

赵乐际当陕西省委书记时,魏民洲任陕西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魏民洲直接为赵乐际服务四年半,是赵乐际最重要的亲信之一。2018年11月20日,魏民洲因受贿1.9亿元,被判处无期徒刑。

赵乐际当陕西省委书记时,吴新成任省政法委副书记、省610办公室主任。2019年8月,吴新成因受贿5945万余元,被判刑13年。

赵乐际当陕西省委书记时,冯新柱任陕西省铜川市长、市委书记。赵乐际任中组部长后,冯新柱被提拔重用为陕西省副省长。2019年5月14日,冯新柱因受贿7047万余元,被判刑15年。

赵乐际当陕西省委书记时,钱引安任西安市雁塔区委书记、西安市副市长。赵乐际任中组部长后,钱引安被提拔重用为陕西省委常委、秘书长。2019年12月10日,钱引安因受贿6313万余元,被判刑14年。

赵乐际任陕西省委书记时,陈国强任陕西省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党组成员。赵乐际任中组部长后,陈国强被提拔重用为陕西省副省长。2020年9月15日,陈国强因受贿3566万余元,被判刑13年。

赵乐际任陕西省委书记时,祝作利任陕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赵乐际任中组部长后,祝作利被提拔为陕西省政协副主席。2015年11月19日,祝作利因受贿854万元,被判刑11年。

赵乐际当陕西省委书记时的老部下被查办的还有:原陕西省榆林市委书记胡志强(受贿1.04亿元),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王登记(5000万元买副省长被骗),陕西省环保厅长何发理(退休后为子孙购13套房),原西安市长上官吉庆,原西安市政府秘书长焦维发,原西安市秦岭办主任和红星,原西安市环保局长罗亚民(受贿987万余元人民币,6万美元,另有三千多万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原户县县长张永潮(受贿人民币1314万余元、美元12万元)等。

赵乐际的大秘魏民洲一案,带出的党政官员达67人,其中33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34人受到组织处理。

赵乐际任中组部部长时,将他在青海工作时的老部下骆玉林调到北京,任国务院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2017年赵乐际任中纪委书记后,骆玉林先后任国资委党委第一巡视组组长、第三巡视组组长。

2023年5月,骆玉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同年11月,骆玉林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审查。中纪委的通报称,骆玉林“唯利是图”,“毫无纪法底线”,“大搞权色、钱色交易”,“生活腐化堕落”,“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据前青海省政协委员王瑞琴讲:“骆玉林是赵乐际少有的信得过的人,他们的密切关系是圈子里公开的。”“赵乐际当青海省长和省委书记时,骆前后奔波为赵乐际办理诸多事情。骆案不断扩大已经形成了一个系统大案,中纪委追查力度空前,大有深究其幕后黑手之势。骆玉林专案组仅在北京已约谈百十人,在青海已约谈一二百人⋯⋯普遍认为这是冲着赵乐际来的”。

赵乐际任青海省长、省委书记时的一批老部下因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其中包括:原青海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后调任新疆党委副书记的李鹏新,原青海省西宁市委副书记、市长孔令栋,原西宁市常务副市长韩向晖,原西宁市副市长许国成,原西宁市副市长姚琳,原西宁市副市长王平,原青海省人大常委会委员肖玉海等。

据王瑞琴讲,现在,赵乐际在青海的亲信,从上到下一条龙几乎全被抓,西宁市成了清查的核心。

赵乐际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时提拔重用的一批老部下因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其中包括:中纪委国家监委宣传部副部长郝宗强,中纪委国家监委第二监督检查室副主任刘燃,中纪委国家监委驻交通运输部纪检监察组前二级巡视员姚西科,中纪委国家监委第十三审查调查室一级调研员崔玉男,宁夏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殷学儒等。

赵乐际还涉“陕西千亿矿权案”这一重大腐败案件。

2005年,凯奇莱公司与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联手勘查,在陕西省横山县的一片不毛之地下,发现了一个储量近20亿吨的大煤田。当时,市场估值高达3800亿元。

2006年11月至2007年5月,美女港商刘娟在没有探矿权的情况下,私刻印章,伪造申报资料,向中共国土资源部、国家环保总局、水利部、国家安监总局,为她的益业能源公司骗取了设计年产1,000万吨陕西横山波罗煤矿的“路条”、“土地预审”、“环评”、“水评”、“安评”等采矿权相关批文。随后几年,刘娟至少与境内外五家公司合作倒卖这些批文。

2014年4月24日,刘娟以波罗煤矿采矿权相关批文为筹码,将煤制甲醇专案和波罗煤矿项目的两个项目公司——益业投资公司和益业能源公司100%的股权全部卖给香港秦皇集团有限公司,获利21亿元人民币。

刘娟骗取陕西横山波罗煤矿采矿权的严重违法行为,发生在赵乐际任陕西省委书记期间,其后果是导致国有资产严重流失。赵乐际对此负有重大领导责任。

赵乐际还涉“青海非法采矿案”这一重大腐败案件。

2020年8月4日,《经济参考报》发表《祁连山非法采煤获利百亿至今未停》一文,其中提到,青海省“隐形首富”马少伟,是兴青工贸工程集团公司董事长,2005年介入木里矿区,2006年后半年开始,非法采煤14年,二千五百多万吨,获利150亿元左右。

赵乐际2003年8月至2007年3月主政青海。从时间上看,马少伟的非法采煤问题是从赵乐际任青海省委书记时开始的。赵乐际对马少伟非法采煤获取暴利负有重大领导责任。

综上所述,赵乐际在青海、在陕西、在中组部、在中纪委,与之有关的严重腐败分子真是一大堆。

赵乐际任陕西省委书记时的搭档——省委副书记、省长赵正永腐败透顶;他的大秘魏民洲不仅是亿元贪官,而且一案带出67人;他任陕西省委书记时的诸多老部下都是严重腐败分子。他任中组部长时提拔重用的骆玉林“唯利是图”,“毫无法纪底线”。他在青海的诸多老部下也都是严重腐败分子;他在中纪委提拔重用了一批“内鬼”。他还与陕西千亿矿权案、青海非法采矿案等重大腐败案都脱不开干系。

那么,赵乐际是不是严重腐败分子?

我相信,凡有常识、有良知的人都会判定:赵乐际100%是个严重腐败分子。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友群:中共军队高层继续“乱弹琴”?
王友群:唐一军还是走了傅政华的死路
王友群:中纪委书记李希与赵乐际干上了?
王友群:如何看待蔡奇强推“党纪教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