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英论坛】以伊千年恩怨 文明也会倒退

人气 1126

【大纪元2024年04月23日讯】为了报复以色列轰炸伊朗驻叙利亚的大使馆,4月13日晚上,伊朗对以色列发起了一系列的袭击,包括发射了数百导弹和自杀无人机。一时间伊朗和以色列两国的关系可以说是剑拔弩张,随时可能大打出手。其实很少有人知道伊朗曾经是以色列在伊斯兰教国家中少有的盟友,两国关系相当密切,而伊朗自从上世纪伊斯兰革命推翻巴列维王朝之后就彻底走向了另一条道路,这种变化显示了历史发展的另一趋势,即文明完全可能出现大倒退。伊朗的这种倒退对当代中国人会有什么启示呢?

以伊友好两千年 近50年为何反目成仇

独立电视制片人李军在新唐人《菁英论坛》节目中表示,伊朗和以色列的真正交恶是从1979年开始,因为当年伊朗发生了伊斯兰革命,原来的巴列维政权被伊斯兰共和国取代了。

霍梅尼上来后,当时在伊朗他是领袖级的人物,他有宗教权、政治权,甚至还有权罢免总统。霍梅尼对犹太人的态度是非常激烈和偏激的,他认为以色列在中东是插在伊斯兰心脏的一个毒瘤,对这个毒瘤就是要消灭。他这种思想到最后就慢慢演变成了伊朗的一个国家策略了。伊朗变了之后,以色列的政策也发生了改变,双方立场就越走越僵,慢慢转向了敌对关系。

李军说,以色列和伊朗这两个国家,或者说犹太人和波斯这两个民族在两三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它们的关系其实非常密切的,它们曾经有两千四百年的友好历史。犹太民族最早在公元前11世纪在耶路撒冷地区建了自己的国家,但是很快国家就分裂了,犹太民族随后碰到了第一次灾难,被巴比伦王国灭国,所罗门的那个圣殿也毁了,巴比伦王国将犹太的王公大臣和一些普通民众全部抓走,犹太人成为巴比伦囚徒。

后来大概到公元前550几年的时候,居鲁士大帝建立了第一个波斯王朝,最后攻陷了巴比伦王国,释放了犹太人,还把巴比伦没收的犹太人物品也全部归还他们。那么犹太人对居鲁士大帝非常感激了,后来居鲁士大帝还同意帮助犹太人重建所罗门神殿。所以犹太人对波斯帝国是非常忠诚的,犹太人在波斯帝国统治下很多商人赚了很多钱,发展的越来越大。这段时期我把它称之为报恩蜜月期,两个民族相处得非常好。

第二个时期是波斯帝国被希腊的马其顿帝国给灭了,后来耶路撒冷地区又被罗马占领了,再后来又被阿拉伯帝国所占领,这个时期我称其为二等公民时期。这里面一个转折点发生在公元651年,当时阿拉伯帝国征服了波斯的萨珊王朝,开始对波斯进行伊斯兰化,以前波斯帝国是没有伊斯兰文化的,在这个时期如果你不信伊斯兰就是二等国民,地位比较低,所以犹太人在这个时候处于二等公民的地位,这种状态维持了将近一千年。

一直到1661年萨法维王朝的一个国王就宣布,尊重犹太教的信仰自由,犹太人又恢复了自己的信仰,从那以后一直到20世纪,应该说犹太人跟伊朗人又属于一种非常好的关系。20世纪巴列维王朝的宪法中也规定,信仰自由,一些犹太人还可以到巴列维王朝来做官。这段时间,我把它称之为相互尊重的合作期。到了1948年以色列建国的时候,伊斯兰世界主要是阿拉伯国家就和以色列开战了,包括伊拉克、约旦等,而伊朗因为一些教派的冲突,其实跟阿拉伯国家关系不太好,所以伊朗和以色列这两个国家相互依靠,这个时候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错,当时以色列大部分的石油都是从伊朗进口,而以色列则帮助伊朗培训飞行员,包括伊朗的情报机构都是以色列帮它建立起来的。而且这时候,无论是以色列还是伊朗都确定了一个很重要的关系,就是跟美国交好。所以在1979年伊斯兰革命之前,伊朗都是亲美的,那时候伊朗的发展其实已经开始走向一种现代化,走向比较自由的一种社会状态,一直维持到1979年这个转变之后,两国之间2400年的友好历史从此结束了。

伊斯兰意识形态控制伊朗 中国人不陌生

时政评论人士郑旭光在《菁英论坛》表示,伊朗是以波斯的继承人自居,从波斯的历史上看,因为它是帝国传统,帝国传统一般不搞宗教迫害,它会对宗教比较宽容,只要你不挑战我帝国的地位就行。所以历史上波斯是对以色列对犹太人比较宽容的地区。其实帝国都是如此,包括阿拉伯世界曾经也是这样,中国也是如此。

但是到巴列维国王流亡之后,新兴的所谓伊斯兰革命政权,它是一个高度意识形态化的政权,既不是所谓的自由民主,也不是苏联这样的所谓共产主义革命。就是说,在二战以后,以美国为代表的自由世界和以苏联为代表的共产极权世界,这两种势力霍梅尼基本上都是反对的。他们认为西方是很堕落的,而东方世界的共产主义也是很偏激的,是反传统的,所以他们要以伊斯兰法来治理这个伊斯兰共和国,所以它是一种新生的意识形态,在波斯历史上从来未有过。

郑旭光表示,实际上这样的事情,我们中国人一点也不陌生。中国共产党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这样,中华人民共和国这种政体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而且它一度也是叫左打美帝,右打苏修,就是它的这种意识形态是不宽容的。伊朗排斥以色列,纯粹是一个新兴的意识意识的革命运动,就像共产主义理想一样,它们是相似的,赤旗要插遍全球,伊斯兰主义也是要覆盖全球,而且它也是要号召圣战,要把耶路撒冷拿回来。

就像中共要输出意识形态的时候,周边关系就不会好,因为意识形态控制了整个国家政权,所以周边的国家对它都是抵触恐惧的。所以,伊朗在阿拉伯世界并不能得到世俗政权的真正支持,只有哈马斯、真主党这类组织支持它,至于哈马斯是不是有这个信仰,我们不得而知,但起码可以从伊朗那里获得资金等方面的援助,就像苏联输出共产主义政权的时候所做的,像中共在东南亚输出革命的时候,那个行为都现在的伊朗是差不多的。

郑旭光说,伊朗走向现代化的时候,我觉得巴列维王朝很像中国发生的事情,比如说,中华民国从孙中山、袁世凯到蒋介石时期,实际上中华民国的西化程度是相当高,我们可以从上海来看,当时上海是整个远东最发达的国际化城市。而伊朗巴列维的那个规模,比中华民国在1949年以前的那个景象、那个规模,我觉得差得太远了。但是一场革命,从苏联输入的这种共产主义革命,把中华民国的这一切都带走了。

文明倒退现代化逆转 伊朗历史 中共未来

《大纪元时报》总编辑郭君在《菁英论坛》表示,过去一百多年,很多国家在现代化路上出现逆转,伊朗其实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比如德国,德国是十九世纪全球经济崛起中最显着的国家,德国统一之后,到了1890年,它的工业制造能力已经超过英国了,而且很多发明、很多发现、很多艺术家和科学家都是德国人。但到了1933年希特勒上台短短一年的时间就退回去了,整个德国在社会发展上、在文明程度上出现了很大的倒退,也可以看成是一种现代化的逆转。

那伊朗的情况看起来比德国更复杂,因为还有宗教的因素,但从本质上来说,还是经济问题导致的。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败之后,经济陷入低潮,1930年代,大萧条再受重创。那伊朗情况也差不多,1960年代到1970年代,伊朗经济发展很快,但伊朗缺乏这种现代社会制度的支撑,原来那种君主和精英体制下,经济发展速度太快了,它会导致一些不平衡。这就是我们说有时候发展速度太快的一个坏处,会导致社会大的变化、导致社会混乱,而调整它其实是需要时间的,很多时候就无法完成这个社会调整。

我们看到当时现代化的伊朗的那些图片,所表达的其实是德黑兰的南城区,就是中产阶级和富人区,到北城去看到是大量的贫困人口,大量的冗余农村人口非常贫困,而且非常落后,都是没有受教育的人口。这种社会不平衡到了70年代末期,经济危机的时候就变得非常致命了。

郭君表示,我们经常说国家发展和个人发展,其实二者是很类似的,大家知道顺境的时候有一句俗语,就是风起的时候猪都能飞,就是说我们看的不是你在顺境的时候。最关键的是在逆境的时候,谁平安度过逆境,谁就能够继续发展。

过去一百年很多国家它兴起后又衰落下去,关键问题就是它在逆境期过不去。比如说我们看到古巴、阿根廷、巴西、埃及,甚至是苏联,亚洲有菲律宾,曾经都是非常富有的,这些国家都是出现这种情况。当然伊斯兰教团在夺权运动中起了非常大的作用,其实在1970年代后期,伊朗的革命有很多组织参加,也有左派的,比如共产主义组织也加入了,但最后得到政权的是伊斯兰教团,他们在民间的势力非常大。

郭君说,伊朗最近几十年的历史可以和中国大陆现在有一个比较,这种模式都是在经济崛起之后,社会不平衡、体制僵化、缺乏调整的机制,最后导致大崩溃,然后就出现复辟,结果是现代化的成果大部分就丢失了。现在看来中共治下的中国大陆很可能走同样的路。

新唐人、大纪元推出的新档电视节目《菁英论坛》,是立足于华人世界的高端电视论坛,该节目将汇集全球各界精英,聚焦热点议题,剖析天下大势,为观众提供有关社会时事和历史真相的深度观察。

本期《菁英论坛》全部内容,敬请线上收看。

——《菁英论坛》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菁英论坛】新贸易战 耶伦访华最后通牒
【菁英论坛】货币爆炸 世界经济大混乱
【菁英论坛】中共高官频死亡 医生遭封口
【菁英论坛】江河日下 传习六月将出“大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