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中案 英国最大洗钱案案情涉辽宁公安丑闻

人气 3539

【大纪元2024年04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英国最大洗钱案持续引发关注,被查获的6.1万个比特币将如何处置,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之一。而该案主犯钱志敏,在中国策划的天津蓝天格锐非法集资大案还有更深层的案情——蓝天格锐总经理被刑拘后,以巨额金钱行贿办案的公安人员,为蓝天格锐全线爆雷埋下伏笔。

3月18日,英国法院判决华裔英国女子Jian Wen(温俭,音译。不同媒体对该英文名的中文翻译存在差异)参与洗钱罪成立,将于5月10日判刑。案件涉及6.1万枚比特币,价值超43亿美元。

这些款项来自天津蓝天格锐诈骗案,主谋钱志敏在2014年至2017年期间,诈骗近13万名中国大陆投资者,将非法所得兑换成比特币。在案发前夕,钱志敏冒充张亚迪(Yadi Zhang,音译)的身份,拿到圣基茨和尼维斯的护照,于2017年逃往英国。(先前报导:天津诈骗案女主谋出逃 策划英国最大洗钱案

温俭是钱志敏在英国招聘的管家,她与躲在幕后的钱志敏合作,帮其将这些比特币的部分转换成了大量有形资产。

蓝天格锐总经理被刑拘 以巨额金钱行贿脱罪

据辽宁省锦州市中级法院2023年公布的一起公职人员受贿案的二审判决书显示,天津蓝天格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3月,注册资本3000万元,任江涛是唯一股东。

但是,蓝天格锐公司“更知名”的业务是以“高收益”“稳赚不赔”“三世富贵论”等为诱饵,推出多款所谓“短期投资理财”产品,并通过一层一层发展下线的方式,在全中国迅速成立了几十家分支机构,其中被骗者又以老年人为多。其在锦州下属凌海市也开办了“直销网点”,吸引长者“听课”、投资。

2016年8月,蓝天格锐在辽宁凌海的“加盟商”吴小龙(又名:吴晓龙)被当地警方以涉嫌非法吸存刑拘。该案由时任凌海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副大队长的张烈主办。但因吴小龙向张烈等公职人员行贿1500万元,案件暂时被搁置。吴小龙也因此“取保候审”。

这也为蓝天格锐在2017年全线爆雷埋下了伏笔。

据陆媒财新网的最新报导,吴小龙和钱志敏相识多年,蓝天格锐是他们二人共同创立的。吴小龙是蓝天格锐的总经理。

2016年8月时,在投资者的微信群里就有消息称“蓝天格锐出事了”,指的就是钱志敏的头号“创业伙伴”、蓝天格锐的总经理吴小龙被抓;但众人皆认为钱志敏“神通广大”,以及吴小龙的及时现身,让他们的庞氏骗局竟然在全中国多地又持续了一年多之久。

据法院判决书披露,吴小龙被抓后,在钱志敏的授意下,蓝天格锐公司的范某,四处请托他人为吴小龙办理取保候审。其间范某找到时任凌海市自来水公司副书记、副经理的霍健帮忙,并承诺给予巨额好处费。

霍健随即多次请托张烈为吴小龙办理取保候审,并承诺给予巨额好处费,张烈表示同意。

判决书披露,2016年8月25日,经钱志敏同意,范某以网银转账方式分三次将好处费共计1500万元转到霍健个人名下的中国农业银行卡内;同年8月26日,霍健指使妻子温某将上述好处费中的500万元转到温某个人名下的中国农业银行卡内,并将剩余的1000万元取现交给霍健;同日,霍健从中留下200万元现金后,将剩余的800万元现金交给张烈。

2016年9月12日,张烈用经侦大队名义,以吴小龙能够主动交代犯罪事实且羁押期限届满,主要犯罪事实尚未查清、案件尚未办结为由,经时任经侦大队大队长徐某、分管副局长王某审批同意后,为吴小龙办理了取保候审。

事后,霍健以感谢费的名义再次交给张烈30万元现金。在蓝天格锐案件处理过程中,霍健收受的好处费共计670万元,张烈从中收受的好处费共计830万元。

霍健、张烈的上述犯罪行为,直到数年之后的2022年6月才被查处。二人于2022年9月才被逮捕。

霍健以犯有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张烈以犯有受贿罪、贪污罪、挪用公款罪,数罪并罚,被执行有期徒刑13年。

钱志敏炮制虚拟货币骗局

蓝天格锐总部在天津,设有市场、会务、推广、财务四个部门;在全国分为七个大区——长春、深圳、西安、郑州、成都、天津、无锡,对外卖的是“英国爱生保险”。

一名证人的证言称,英国爱生保险实际上还是卖蓝天格锐的产品,钱和合同也是拿到蓝天格锐公司来,但盖的是英国爱生公司的公章,听钱志敏说英国爱生公司是任江涛在英国注册的公司。公司基本没有利润,其实就是拿后面投资人的钱给前面的投资人,拆东墙补西墙,来回滚动。

实际上,英国爱生保险是一家2017年3月在开曼群岛注册的壳公司,没有任何类型的保险牌照。

蓝天格锐的产品介绍中,资金投向除了比特币,主要是一款名为多特币的虚拟货币。而所谓的多特币,就是蓝天格锐完全仿照比特币“发行”的虚拟货币,号称“是一个以SHA256算法为基础的加密数字货币”,“每四年产量减半、总量63亿个”,还就势推出了一个交易平台——多特中国。实际上,根据归案的共犯供述,多特币“是找深圳的一家公司设计的”。

蓝天格锐还在全国多地设有所谓的“多特币超算中心”,在全国五个地区建立了七个“自动化矿场”,号称有“18,000台多特币矿机”的部署,还组织大量投资人前往实地参观。不少投资人看到机房场景后,当时深信不疑。而实际上,机房里都是些早已被淘汰当成废品处理的服务器。

在蓝天格锐比特币、多特币产品的参与人数达到瓶颈期后,钱志敏还炮制出一个所谓的“比特币的保险公司”,即前述英国爱生保险。

如此庞氏骗局持续了三年时间。2017年7月底,蓝天格锐发出公告,以财务系统升级为由暂停红利发放。而此时,钱志敏已经办好投资移民获得新身份,准备跑路。

涉案比特币“失踪”后仍在交易

英国法庭上透露了一个细节,该洗钱案虽然早在2018年10月就已启动调查,但真正开始追踪、查扣这些比特币是在2021年7月。英国警方并未解释为何花了近三年时间才正式采取行动。而在这期间,涉案数字钱包中有4500枚比特币“不见了”。

伦敦的一家加密资产研究机构Elliptic,根据比特币区块链的透明性,通过匹配相关参数和交易行为,识别出了涉案数字钱包、失窃钱包和资金路径。其称,2021年5月30日凌晨3点30分至凌晨4点期间,共有6241枚比特币从“1HBM45n214sV9yXoizBwTksUgEysTPpk46”这一比特币地址中转出;此后,调查人员又追回了1741枚比特币,而4500枚比特币下落不明。

Elliptic的分析还称,这4500枚比特币的大部分资金被转移到两个方向:一家小型加密货币交易所(此前曾涉嫌洗钱),一个混合器(用于隐藏进一步的区块链交易)。

Elliptic还回溯了该地址中持有的资产来源。这些比特币源自一个数字钱包;该钱包在2017年1月至4月期间,接收了大量比特币,几乎全部来自两个来源:一家大型加密货币交易所,一个数字钱包。

“目前尚不清楚是谁从数字钱包中转移这4500枚比特币。有可能存在备份,即使数字钱包被调查人员扣押,也存在有人转移资金的可能。有趣的是,并非所有丢失的比特币都立即被转移和清洗。有些一直处于休眠状态,直到2024年1月才继续被转移到小型交易所。”Elliptic的分析报告称。

2024年1月28日,失窃钱包中发生了108万美元的交易,按当时的价格计算,有25枚比特币被转移。

财新报导说,试图采访Elliptic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汤姆‧罗宾逊(Tom Robinson),但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他的回复。

6.1万枚比特币能追回吗?

据估计,天津非法集资大案的受害者所能追回的资金可能不足本金的5%。现在被英国警方查获的6.1万个比特币将如何处置,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七年间增值六十多倍的6.1万枚比特币,有无可能部分追回后清退给中国的受害者?

2024年9月,英国将举行听证会,决定如何处置被扣押的比特币。英国媒体报导,英国警方称,目前没有收到中国发出的资产追索请求。根据英国法律,如果没有其他人有权获得这些资产,被没收的资金一半会交给警方,另一半交给英国内政部。

财新向伦敦警察厅发出问询涉案资产处置情况的采访函,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4月3日,中共司法部国际合作局回复财新问询时表示,2013年12月2日,中英签署条约,给中英两国追查、冻结、扣押等程序的司法协助提供了法律基础。不过,对于相关具体案件信息,司法部国际合作局表示不掌握也不便披露。◇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中共新规针对台湾 台各界发表看法
上海市同济医院院长程英升落马
河北一派出所所长举报公安局长 引热议
专访凌华湛:在法国遭中共特务迫害全过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