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罪行录之二百:商城残害民众的酷刑

整理:袁斌

人气 246

【大纪元2024年04月09日讯】1959年10月到1960年4月,河南省信阳专区因 “反瞒产”、“反右倾”造成大饥荒,饥饿致病死107万,史称“信阳事件”。

在这起事件中,当地政府在“反瞒产”、“反右倾”中几乎逢会必斗,逢斗必打,打人成风,竟成合法。据统计,全区被打致死民众达六万七千余人,被打致残三万四千余人。残害民众的酷刑在几十种以上,如吊梁、跪砖、砸牙、剪耳朵、刺手、缝嘴、火烧、铁烙、火葬、活埋等等,可谓残忍毒辣,骇人听闻。

以下是信阳地区中共商城县委整风办公室事后汇集的该县干部在“反瞒产”、“反右倾”中残害民众的45种酷刑。没有一桩酷刑,不浸满了商城百姓的血泪。

1. 锄头砸大脑:上石桥公社冯寨大队中队长蔡文清,把因没饭吃而杀猪的社员蔡德宇弄到大队,用锄头在脑门上猛打,打的头破血流,当场丧命。

2. 剁手指头:达权店公社付社长陶幼卿,到小店大队看见社员柯子文拿食堂一点东西,便逼柯自己用斧头将手指剁掉两个。

3. 火剪夹耳朵:余巢公社马糟大队长瑞江,逼迫社员雷显生投资,雷说没钱,当即将其剥光衣服,抬起来摔掼,并用火剪把耳朵夹掉,以后死去。

4. 铁丝串耳朵:钟铺公社观店管理区妇联主任易守青进城开会时,社员陈开元拿了她两件小东西,回去后即把陈关起来,用烧红的粗铁丝把双耳打通,又用细铁丝拴在上,后伤残。

5. 脸上刻字:伏山公社月塘大队贫农衬员高少银于60年6月份摘了几个豌豆角,被大队长陈德珍知道后,先吊起来打,后用小针在脸上扎“小偷”二字,血迹内涂上黑墨。

6. 缝嘴:伏山公社连二塘大队付支书先华,把贫农社员范守琴的嘴用大针粗线缝起来,缝得鲜血直流,范守琴伤重而死。

7. 嘴上拉弓:何店公社四顾墩大队有个孕妇落月时,因没饭吃骂了一句,大队支书王克干听见后,马上在竹园里砍一根竹子,弄成弯弓形,插在孕妇的嘴里,当即把孕妇的嘴撕成两半。

8. 大针扎嘴:何店公衬官大队生产队长涂族荣,把一个因为没饭吃而拔几个萝卜的妇女拉到管理区,用大针把嘴扎一圈子,以后死去。

9. 割嘴唇:上石桥公社崔楼大队付支书汪守兴,于60年2月分审讯贫农社员李世有时,用小刀将李的上、下唇割开,鲜血直流。

10. 称钩子勾嘴:钟铺公社三教河大队支书阮永安,把雇农余培的儿子(15岁),用称钩子从嘴里勾进去,从鼻孔里兜出来,当场被钩死。

11. 铁铣铲胫(颈)脖:上石桥公社周寨大队治保股长张芝,将社员申利海的母亲捆绑起来,先毒打,后用铁铣在胫脖上狠铲,被铲得鲜血直血,当场昏死。

12. 铁丝烙肛门: 何店公社四顾墩大队支书王克干,把作业组长梁祖海吊起来,用烧红的铁丝向肛门里捅,当即捅死。

13. 松枝扎阴道:何店公社宫畈大队生产队长涂荣,把一个妇女衣服、裤子扒掉,用松枝扎阴道,扎开后撒上青灰,再扎再撒,以后死去。

14. 通肛门:上石桥公社张畈大队中农社员傅万江,于1959年11月分挑了一担稻回家,这情况被住队干部彭帮后知道后,用一尺五寸长的铁条,对准傅万江的肛门捅进去,当场捅死。

15. 踢阴道:上石桥公社冯寨大队生产队长蔡文清,逼迫社员左右珍说出杀牛人的姓名,左说不知道,蔡即对准左的阴道口踢几脚,当即踢得鲜血直流。

16. 煤油烧:钟铺公社王平塘大队干部丁祖琴,把贫农社员徐正清,先弄到大队打,打死后抬到山上,盖上稻草浇上二斤柴油,点火燃烧。

17. 干柴焚烧:钟铺公社三教洞大队治保主任彭启民,把社员陈祖更、徐正舟二人拉到大队部,硬说杀死了耕牛,把衣服扒光,用湿绳绑起来,燃上干柴,燃烧烈火,活活烧死。

18. 火烧婴儿:余集公社杨湾大队中队长杨国和,在锅灶里煮了一罐饭,社员胡月英的小孩(三岁)抓了一点吃,杨看见即把小孩摔在院子里掼,后又将小孩塞在锅灶里烧,活活烧死。

19. 火锅烙:上石桥公社前山坎大队生产队长吴昌龙,“盖大锅”时在食堂烙馍吃,被贫农社员刘保山的六岁小女儿看见,吴当即把小孩按在烧红的火锅里烙,脚、腿、臀都被烙伤,后又摔在雪坑里冻饿而死。

20. 火灰灌肠:长竹园公社武畈大队油厂会计张泽迪将外队逃来的贫农社员周某某吊起来,身压青砖用火灰灌在周嘴里,并把嘴唔住不准吐出,当场致死。

21. 大椒面渗烟薰:长竹园公社岳卜大队支书张之友,把贫农社员汪晋亭吊在餐厅里,用燃着的纸烟撒上大椒面对鼻空里薰,当场薰死。

22. 吊大拇指:上石桥公社贫农社员潘某,没饭吃捏死一条小牛,被该大队支书刘炳荣知道后,即将他的两个大拇指拴在一起,吊了一天一夜,连吊带打而死。

23. 稀饭缸里烫:达权店公社前湾大队队长白大喜打饭时,12岁的小学生吴长先扒在缸边拾了几粒饭吃,白即将小学生两腿提起来,头朝下,塞在稀饭缸里,当场烫死。

24. 大拇指和大脚指头捆在一起吊:余集公社文桥大队干部余良方,将社员余前责的大拇指和大脚指头捆在一起,吊起来进行毒打,打后死去。

25. 吊起来用石头压:上石桥公社崔寨大队支书胡力强迫社员林殿云承认偷稻,林不承认,即将林双手反绑吊在梁上,剥光衣服,身泼冷水,胫脖上挂两张铁型(约60斤)身压一块40余斤大石头,当场即死。

26. 两头吊,中间骑人:上石桥公社大队付支书刘道立,把因没饭吃而杀牛的社员毛某,双手绑在一起吊在屋梁上,双脚绑在一起吊在窗户上,在腰上骑个人乱颠,嘴里塞生牛肉吃。

27. 铁棍吊打: 因饥饿吃死人肉,社员傅某被上石桥公社一生产队长用铁棍吊打,当场被打昏,次日死去。

28. 身压石条,再上人踩:何店公社四顾孜管理区总支书记刘乃发,把社员候传轩捆起来,绑在凳上,身压一块百余斤石条,再上人踩,当即压的口吐鲜血,三天后死去。

29. 跪磁瓦砾:何店公社下店大队治保股长王培玉,把一个妇女衣服扒光,先毒打一顿,后拉到大路边,跪瓷瓦砾。

30. 头朝下掼:城关公社新华大队妇女主任梁秀英,把社员拉到大队斗争,逼迫两个人抬起头,头朝下使劲掼,头脑掼破,当即死去。

31. 从高坎往下摔:伏山水库民工队长赵承鳌,把民工陈某从五尺高的大坎子上往下面摔,当场被摔死。

32. 灌大粪:达权店公社九曲河大队队长吴宜学,把社员刘瑞成拉到大队部,先进行吊打,后把刘摔倒,弄一碗大粪灌在嘴里,当即呕吐不止。

33. 逼迫吃屎:钟铺公社三教洞大队支书徐荣品,硬叫社员谢昌玉投资银元六百元,谢拿出四十五元,徐说不老实,把谢拉到厕所,逼迫吃屎,不吃就打,谢被迫吃了一堆屎,次日即死去。

34. 逼迫装狗吃食:何店公社峡口大队支书芦永民,把十个因没饭吃而拔菜拔罗卜的社员,拉到大队部,每人给一碗稀饭,强迫社员跪在地下,装着狗吃食的模样吃饭,不这样就毒打。

35. 戴“狗头”游乡:何店公社卜店大队治保股长王培玉,把拔了几棵菜的贫农社员杨允新捆到大队部,用纸做个“狗头”,戴到头上,到各食堂游乡。

36. 头顶方桌,再上人压:伏山公社七里冲大队红专学校教员高运芳,逼迫社员甘世发头顶方桌,方桌上又上四个人压,当场压倒。

37. 结发抬:上石桥公社五岔塘大队支书张保铎,强迫社员余国富、张泽海投资,因无力投资,便将其二人的妻子头发结在一起,中间插上抬杠,两个人抬着跑,边跑边摔。

38. 手脚捆在一起抬着跑:上石桥公社干部李长彬派民兵将社员胡字信手脚捆在一起,用杠子抬着跑四里多路,活活抬死。

39. 耳朵扎通拴在牛尾上:余集公社雷冲大队原治保股长刘义民,把三名社员的耳朵用大针扎通,用麻线串在一起,拴在牛尾巴上,牛尾巴一摆动,三个人即跟着挣扎,当场死去一人。

40. 冰田拉犁:上石桥公社阮岗大队支书杨允年,强迫社员王天福、蔡振礼等七人在冰田里拉型,杨手持木棍站在田埂上,谁不走就用棍打,结果当场致死三人。

41. 雪下冻:县工会主席朱德田,把一个偷了一点菜的小孩衣服扒光,推在雪坑里,一夜冻死。

42. 雨淋:上石桥公社中队长马成良,把社员岳德雨衣服剥光,五捆大绑,推在外面淋雨,连淋带冻而死。

43. 摔在塘里淹死:何店公社高斛山大队食堂会计黄盛年与其老婆偷烙油馍吃,被社员杜传金的儿子看见,当即把小孩捆起来,用罗筐盖着,半夜时摔在塘里淹死。

44. 活埋:伏山公社连一塘大队付队长陈恩建,将身患浮肿病的社员万忠文抬在山上,用锄头对头脑猛砸,接着埋掉。

钟铺公社平塘大队队长李奠忠,把两个摘豆的小学生,拉到山上挖个塘子活埋掉,幸被人得救未死。

45. 剥人厅、落魂厅:城关公社党委付书记戴云霞、福利厂厂长张青山两人为主,在机关“收容所”内设立剥人厅、落魂厅,凡被扣押的群众,都先到剥人厅剥光衣服进行斗争,快死的群众抬到落魂厅进行冻饿,并采取鲤鱼扣腮、猪啃蹄、鸭子浮水、大针扎等手段残害群众,收容二千九百多人,致死一百二十多人。

责任编辑:金岳

相关新闻
林辉:大饥荒时上书中南海 两位年轻人遭判刑
林辉:大饥荒期间猪饲料成城镇居民“代食品”
林辉:但愿大饥荒中“人吃人”惨剧不再重演
加国安省将乌克兰大饥荒纳入十年级课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