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心:我是谁?我从哪来?我到哪去?

——写给小粉红的真心话

人气 849

【大纪元2024年05月14日讯】可爱的年轻朋友们,看着你们充满朝气的样子,真的是又爱又痛心。爱你们是因为你们正拥有美好的年华,痛心是因为你们都陷入了中共设置的误区里,迷不自知。今天写这篇文章,真心希望你们能走出迷障,活出真实的自己,拥有真正的快乐人生。

人生有三大谜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们就从这三大谜题入手,一点点抽丝剥茧,看清魔鬼的诡计,走出人生的误区,找到真正的自己。

第一个问题,我是谁?

何为炎黄子孙?

很多年轻的朋友认为这不是个问题,谁会不知道自己是谁呢?那样的人不是傻子就是失忆了。其实不然。一个最简单的问题,我们都是炎黄子孙,这一点大家都得承认吧?可是,我们中华民族传承了五千年的文明,在当今的中国大陆,还剩下多少?古代的文化,其最主要的核心内容是“儒释道”三大思想流派,现在还有多少中国大陆年轻人知道儒家、道家、佛家的思想的核心是什么?我们中华民族历来都被称为“礼仪之邦”,可是为什么中国大陆的年轻人在外人看来越来越浅薄,越来越暴戾?而与大陆同根同源的台湾年轻人,却更多地保留着中国传统的温文尔雅,平和安静。

我们平时说,“我是炎黄子孙”,这可不仅仅是因为我们的肤色、语言,更多的是内在的文化认同感,一旦失去了这种文化的根,你还是真正的炎黄子孙吗?你想一想你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就知道了——

在从小学到大学的课本中,充斥着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那一套斗争哲学,认为社会的发展是阶级斗争的结果,“落后”就要挨打,弱小就活该挨欺负,所以人人争强,人类社会只不过是丛林法则的一个翻版,人的生命只不过是蛋白质按一定规律的化学变化而已,一旦蛋白质的化学变化停止,生命就不会存在了,所以,生命的全部意义就在于活着本身,而活得好的标志,就是拥有更大的权力,占有更多的财富,在社会上拥有更大的话语权。至于人类的道德,那只是约束弱者的精神枷锁,是个虚无缥缈的笑话。

你说,满脑子都是这种思想的人,还能称得上是个“炎黄子孙”吗?

说到这里,可能有很多人有不同看法,觉得十年“文革”确实几乎毁灭了中国的传统文化,但是现在中国正在努力恢复中国的传统文化,正在努力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啊。那些都是口号罢了,你看中共喊什么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可是,真正恢复的只是曾经的形式,内涵已经被彻底毁掉了,你读到的古代经典,本来是美丽的爱情故事,可是却被解读为反封建礼教的样板,连贾宝玉、林黛玉都成了封建礼教的叛逆者;现在的寺庙道观里,必须插中共的国旗,和尚道士必须拥护中共的领导,你想想,恢复的是真正的传统文化吗?中共只是借传统文化这张皮,贩卖它的斗争哲学,这才是最险恶的居心,它把一个个善良纯洁的少年,都变成共产党这个“西来幽灵”的邪恶的、暴戾的子孙。

何为爱国者?

很多的年轻人觉得作为中国人,就应该“爱国”,爱国主义至高无上。这一点我也承认,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国家都不爱,那还真的算不上好人了。可是你想过吗?自古以来的爱国者,都是忧国忧民之士,有几个是靠唱赞歌来爱国的?又有几个是靠骂外国来爱国的?

真正的爱国者,他们可能更能发现国家的问题,就像一个真正爱自己家的人,会更容易发现家里哪里不够整洁,哪里更需要改善一样。可是中共却把一切批评它的人说成是不爱国,这是什么道理?如果有一个物业公司不准业主批评他们的管理,谁批评他们就说谁不爱自己的小区,你会接受这样的物业公司吗?那为什么对于一个管理国家的政党,你就觉得没问题了呢?

你们不是马列子孙

所以,希望年轻的朋友们一定要明白,你们是炎黄子孙,不是马列的子孙,马列主义是从西方传来的一种早已过时的邪说,它的一切理论与实践都已经被世界证明是邪恶的,带给人类的只有贫穷、杀戮与灾难,中共从窃取政权以来,从土改,到“三反”“五反”,再到“反右”,再到“文革”“六四”以及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血腥镇压,一直到疫情期间野蛮的封城和解封之后的隐瞒疫情,它从来不在乎百姓的死活,它的目的就是制造并不断刷新恐惧,让所有的人都怕它,都不得不听它的安排,甚至让人不由自主地按它的意图思考。脱贫?他说脱贫,就必须脱贫,管你几亿人每月收入不到1千呢;疫情?它说有,就必须有,封城没商量;它说没有,就不能有,你怎么死都行,就是不能死于新冠;它永远伟大光荣正确,所有中国人必须服从它的领导,所有中国人必须爱它、歌颂它。就这样一个邪恶的组织,早就应该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了,你说你跟着这样一个邪恶的组织瞎跑,有意思吗?

第二个问题:我从哪里来?

对于这个问题,年轻人可能觉得更无聊,人不都是从母亲的肚子里来的吗?如果真是这么简单,也就称不上是人类三大谜题之一了。我说的不是单个人的身体,我要说的是人类的身体和灵魂。

按照达尔文的进化论,人是从猴子进化而来的。这个进化论只是达尔文提出的一个假说,按照进化论的理论,生命是一堆分子在偶然的情况下产生,而且又在一个个偶然的条件下,经过自然选择进化成各种不同的物种。其实仔细想想这个说法都是非常荒谬的,就像随机拼凑来一堆汽车零件,然后来了一阵大风,大风一刮,这些零件一不小心就随机组成了一台汽车,而这辆汽车又在一次次的大风中跌跌撞撞,摔摔打打,越来越精致,越来越先进。我们都知道这个概率为零。

人不是猴子进化来的,是从哪儿来的呢?这个世界上怎么就突然有了人呢?

在世界上各种古代文明中,都有各种各样的神话传说,这些古老神话传说在产生之初彼此毫不相干,但有几点却是惊人的一致:一是神用泥土造了人,二是大洪水的传说,三是人类会面临末世大审判,四是神会回来。

有人将神话传说解释成先民对残酷现实生活的歪曲理解,但是为什么相隔遥远不同地区的先民们,会产生这样一致的臆想?

那么,神存不存在呢?

一个美籍日裔物理学家加莱道雄,他曾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叫“一个物理学家的教育历程”,还被选进了高中课本,下面是节选的片断:

我曾想:在水底的鱼群中可能有一些鲤鱼“科学家”。我想这个鲤鱼“科学家”会对那些提出在睡莲之外还存在有另外一个平行世界的鱼冷嘲热讽。它们认为,唯一真实存在的事物就是鱼儿们看得见摸得着的。水池就是一切。水池之外看不见的世界没有科学意义。

……

我曾想,如果在池水中抓出一个鲤鱼“科学家”,事情将会怎么样呢?放回池水之前,它可能随着我的查看而狂乱挣扎。那么别的鲤鱼又将怎样看待这件事呢?对于它们而言,这确实是一件可怖的事情。它们第一次意识到有一位鲤鱼“科学家”从它们的宇宙中消失了。就那么简简单单,没有留下任何踪迹。不管在它们的宇宙中怎么寻找,就是没有这条丢失的鲤鱼的踪影。然而,就那么几秒钟,当我把它放回池水之后,这位鲤鱼“科学家”便突然冒了出来。对于别的鲤鱼而言,这真是一个奇迹。

待神智镇定之后,这位鲤鱼“科学家”就会讲述一个真正令它们惊诧不已的传奇故事。它说:“突然之间,不知怎的我就被拉出了咱们的宇宙(池水),投进了一个冥冥世界,那里有令人目眩的强光和我从未见过的奇形怪状的物体。最奇怪的是那个抓住我的生物竟然一点也不像鱼。更使我震惊的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到它的鳍,但是没有鳍它还是能够运动。我感觉到熟悉的自然规律不再适合于这个冥冥世界。随后,我发现自己突然又被扔回了咱们的世界。”(当然,这个到宇宙之外一游的故事对于鲤鱼是怪诞的,大多数鱼都认为这完全是胡说八道。)

这是完全符合鲤鱼的逻辑的,仔细想想,生活在我们这个宇宙中的人类和这些生活在池塘中的鲤鱼又有什么质的区别?人类目前对宇宙的了解,比盲人摸象还远远不如,我们又凭什么就能否认在我们所认知的宇宙之外,没有更高级的生命?如果真这么认为,要么是狂妄,要么是无知。

其实,科学与神学并不是死敌,相反,很多的科学家是相信神的存在的,多年前,联合国曾以国际知名的测验方法,调查“近三百年间的300位最杰出的科学家是否相信神”。其中,除38位因无法查明其信仰之外,其余262位科学家,信神者有242人,高达总人数的92.4%,而不信神者仅有20人,占总数的7.6%。我们非常熟悉的哥白尼、牛顿、爱因斯坦等著名的科学家,都是相信神的存在的。

而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更是充满神性的,三教之中,道家思想和佛家思想直接就是修炼文化,就是指导人修炼成为高级生命的方法,儒家思想关注的是世间的伦理,而儒家的最高境界,就是达到道家所倡导的“天人合一”境界。

人为什么被称为“万物之灵”?

就是因为,人是神依照自己的样子造出来的,在内心深处,是有“神性”的,所以,只要良心未泯,人们普遍都会觉得“返本归真”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顺应天意会得福报,违逆天意会遭天谴,而“真、善、忍”是宇宙法则,一个人不管有什么信仰,只要想做一个好人,就一定不会违背这些普世的法则,而顺应这些宇宙法则,人生才会顺利,才会越来越美好。

共产党以马列主义为指导思想,却以“进化论”“无神论”来洗脑人民,让人只相信眼前的利益,只相信现实的权力,人生的幸福要靠斗争,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这样做的一个险恶目的,就是切断人与神之间的联系,好让人失去神的护佑,让人类为它效忠,成为它随意切割的“韭菜”。

可是,却有那么多的人,觉得自己不信神佛,是个纯粹的唯物主义者,是一个科学、冷静的智者,殊不知,这恰恰是一种偏执与愚昧。

神从宏观上维护着宇宙的安全,保护着人类,是因为人还有返回天国的希望,一旦人都不信神了,那就是人类面临真正劫难的时候了。

现在的天灾人祸,特别是中国的疫情,其实都是在警示人们,共产党是高危人群;与恶魔共舞,是没有未来的。据最新报导,就在清明节前夕,2024年3月30日至4月2日四天时间,至少四名中共高级将领病亡,包括中共少将张力雄,中共中将、原南京军区空军副司令员韩德彩,中共中将、原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宋文汉,中共海军女少将霍玲;四人均为中共党员。据不完全统计,2023年下半年至今,至少四十余名中共高级将领病亡,全为中共党员。

庆幸的是,还有很多的人还有机会,还有希望与未来。

第三个问题:要到何处去?

如果按照唯物主义的理论,人的最终归宿,就是坟墓。可是,人的肉体死了,灵魂并没有真的死去,他还会转生。在湖南与广西交界处的湘西侗族聚集区内,有个坪阳乡,仅7800多人中,就有110人拥有前世记忆。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精神病学系教授吉姆‧B‧塔克医学博士在这方面研究多年,他研究过2600个案例,都不同程度地有前世的记忆。像这类例子世界各地都有不少。

那么,人的肉体埋葬了,灵魂该怎样安放?有没有什么办法让自己的灵魂去一个更好的去处?有。那就是从现在开始,做一个好人,西方的宗教都是教人做一个善良的人,死后灵魂可以去天国,而我们的传统的佛家和道家文化也是让人修心养性,天人合一(这个“天”可不是天空的那个“天”,而是“天意”的那个“天”),可以修成佛,修成道。

可能你觉得这一切离我们的生活太过遥远,那有一条最近最方便的路,首先就是远离邪恶,自己去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发表一个退出邪恶的党、团、队的声明(也可以找法轮功学员帮忙),抹去中共强加给你的卖身契,不要再跟邪恶的共产党一路瞎跑。有条件的出国走走看看,没条件的可以翻墙。共产党规定翻墙犯法,其实正说明翻墙可以让人民获得真实信息和思想自由。

不管你在哪里,按“真、善、忍”的原则做一个好人,那么在大劫来临时,你自然会平平安安。我爱你们,希望你们学会从根本上珍惜自己。

转自:明慧网“5‧13”世界法轮大法日来稿选登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九评共产党》全书目录
进化论是课本中最大假说?你不知道的3谜团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全书目录
无神论的中共为什么需要人发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