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前途黯淡是大学抗议的推动力吗?

人气 452

【大纪元2024年05月14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ohn Seiler撰文/原泉编译)暂时抛开大学生抗议活动的政治议题﹐我们回顾一下自己的青春岁月。

至少在美国,叛逆很常见。孩子们有很多压抑的能量,那些上大学的人比同龄人更聪明、更有活力,“市民和学院派”之争一直存在。1355年,牛津大学发生了“圣斯嘉日暴乱”。牛津大学的历史记录显示,“62名牛津大学的学生、学者丧生”。

回到美国,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初,反对越南战争的抗议活动通常演变成骚乱,这一点我们最近也领教了。1973年,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总统结束了征兵制,并将所有军队撤出越南,骚乱随之结束。

2024年,抗议者主要反对美国政策和大学支持以色列在加沙对哈马斯开战的政策。

但是,让我们深入了解一下。

20世纪60年代的经济繁荣一直持续到1974年,这时抗议者们毕业,他们很容易找到工作,住房便宜。通货膨胀开始了,虽然物价高,但人们可以用高工资来应对。

20世纪70年代,当我在密歇根大学和希尔斯代尔学院就读时,尽管当时正值吉米‧卡特总统的“萎靡不振”的时代,但对于学院或大学的任何一个学生来说,前途仍然一片光明。我在《希尔斯代尔是榜样:应对抗议,将高等院校私有化》(Hillsdale Is the Model: To Deal With Protests, Privatize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College)一书中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学贷很低,甚至根本不存在。蓝领工作随着工业的发展而减少。但大多数领域的大学教育学生毕业后不久就能赚到工资。

然后﹐在80年代,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总统实施了减税和放松监管,通货膨胀率下降,经济出现了繁荣,如今﹐大多数自由派也承认这一点。

在那个时代,西方文化传统虽然正在衰落,但仍然很强大。1987年,在(美国著名黑人民权领袖)杰西‧杰克逊(Jesse Jackson)牧师与抗议的斯坦福大学学生一起高呼“嘿嘿呵呵,西方文明滚蛋!”之后,斯坦福大学取消了西方文明必修课的要求。如今,正如历史学家约翰‧方特(John Fonte)今年2月为哈德逊研究所撰写的文章所说,“杰克逊和学生激进分子实现了他们的目标。在大多数美国高等教育中,全面而严肃的西方文明研究确实‘滚蛋’了。曾经是本科生必修课的西方文明已经被种族、性别、酷儿、多元文化和后殖民研究等选修课(有时是必修课)所取代,美国宪法民主的基础不再是我们年轻公民的必修课。”

虚无主义大行其道。过去37年来,斯坦福大学和其它名校的学生已经控制了大学、公立学校、政府,甚至许多教会。

现在看看孩子们面临的问题:

●1.7万亿美元的学贷债务;
●根据Zillow的数据,加州房屋的平均价格为783,666美元;
●南加州大学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所在地洛杉矶的平均房价为974,105美元;
●2021年乔‧拜登总统上任以来,通货膨胀率超过20%;
●加州3月份失业率为5.3%,未来几个月可能还会上升;
●加州州立大学的州内学生每年的学费为6084美元,而1968年免费;
●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州内学生每年的学费为14,436美元,而1968年免费
●35万亿美元的联邦债务;
●7月1日开始的2024-25财政年度,加州将有730亿美元的赤字。

1960年代除了没有这些问题,一些方面还要好得多:

●传统家庭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完整的,尽管有些磨擦;
●父亲一份工资就能养活妻子和几个孩子;
●离婚虽然在增加,但仍然相当罕见;
●制造业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为中产阶级提供了良好的就业机会;
●制造业在南加州尤其强劲,拥有蓬勃发展的航空航天工业;
●硅谷发展迅速;
●加州的公立学校曾令全美羡慕。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和史蒂夫‧乔布斯在这里接受过良好的数学和科学教育;
●加州的人口从1960年的1,600万猛增到1980年代的2,000万,增长了25%。

当然也有问题。民权运动给许多城市带来了重大骚乱,包括1965年的洛杉矶瓦茨区、1967年的底特律以及1968年马丁‧路德‧金博士遇刺后全国范围内的骚乱。

越战是阻止共产党征服南越的崇高事业,但从一开始就处理不当,这给了校园里的左派发动反美抗议的借口,包括骚乱和焚烧美国国旗。大多数孩子只是加入到无政府状态的大氛围中,但是,当他们抹去脸上因催泪瓦斯而流下的泪水时,他们并没有受到惩罚,甚至还受到了赞扬。

当时最恶劣的激进分子实际上后来在社会上崭露头角。比尔‧艾尔斯(Bill Ayers)是一名恐怖分子,也是共产主义革命组织“地下气象员”的前领导人,该组织为抗议美国的政策曾炸毁多座政府大楼。后来,他成为了一名有影响力的激进教育理论家、教授和未来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顾问。

凯西‧布丹(Kathy Boudin)是“地下气象员”的创始人之一,她被以谋杀定罪,并因1981年的一起抢劫案被判入狱23年。假释后,她成为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哥伦比亚大学再次成为革命抗议的中心,这还有什么奇怪的吗?凯西‧布丹于2022年去世。

她的儿子是切萨‧布丹(Chesa Boudin),曾是旧金山一位激进的、放纵犯罪的地区检察官,直到2022年,在犯罪横行的情况下,选民罢免了他。即使对这个左派的城市来说,他也太左了。

最后,今天的科技与1968年大不相同。互联网的推出为每个人提供了难以置信的资源﹐但也产生了一些问题,造成了孩子们整天盯着智能手机而不去奔跑玩耍,TikTok和其它社交媒体腐蚀青少年的思想,甚至小学生都能接触到色情内容。

手机还能更方便地组织校园抗议活动,然后提供即时视频,记录所发生的一切。

像所有世代一样,如今的孩子们会以某种方式生存下来,并在社会上占据一席之地。但遗憾的是,成年人没有给他们一个更坚实的基础,让他们继续前进。

作者简介:

约翰‧塞勒(John Seiler)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一名资深的政见作家。他为位于加州南部的《橙县纪事报》(The Orange County Register)撰写社论文章近30年。他是一名美国陆军退役军人,曾任加州参议员约翰‧穆拉赫(John Moorlach)的新闻秘书。他的博客网址:JohnSeiler.Substack.com;电子邮件地址:writejohnseiler@gmail.com。

原文:Bleak Futures: Is Despair Also Driving University Protest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改掉沉迷社交媒体的恶习
【名家专栏】哥大校园的反以色列暴力事件
【名家专栏】别让孩子长大后成为激进分子
【名家专栏】校园混乱背后的深层思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