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征文选登

【母亲节征文】北大荒少女与两匹野狼

作者:德度
那是1970年11月的一天,成长于大都市的未成年的16岁少女若曦,一大早就赶着陌生的羊群朝荒地出发了,羊群“咩——咩——”叫着,给新来的牧羊女打招呼,若曦自然成为了这88只羊的总管。(Shutterstock/大纪元制图)
font print 人气: 808
【字号】    
   标签: tags: , ,

老三届知青赵若曦,突然从黑龙江北大荒兵团工程连调到最艰苦的畜牧连队,第二天她就接到一个任务,替牧羊女的班去放羊。

那是1970年11月的一天,成长于大都市的未成年的16岁少女若曦,一大早就赶着陌生的羊群朝荒地出发了,羊群“咩──咩──”叫着,给新来的牧羊女打招呼,若曦自然成为了这88只羊的总管。

到了下午,一阵寒风呼啸后,朦胧的阳光慢慢藏进厚厚的云层中,天空飘起了雪花,把视线变得一片朦胧,她独自一人站在茫茫的荒野,前不巴村后不着店,若曦虽然经历了许多知青的艰辛,却做梦也没有想到,还会置身于如此孤独与恐怖境界。

若曦根本就不懂得牧羊,唯一的想法就是将88只羊完整地赶回去,但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只能漫无目的地跟着羊群走。

突然,“刷──”一声,羊群发出警示音,所有羊齐刷刷地回过头来,若曦慢半拍也回头看去。

“啊!”──狼来了!若曦身后竟然跟来两匹高大的狼,这一刻的恐惧无法言表,双腿虽然有些发抖,却被一种责任感压下去,她没有瘫软下来,竟然有两只羊瘫下来了,若曦只能跺着脚,用女孩子的语气大声地呼喊:“起来呀,起来呀,你们快站起来呀!”

她看着离开的羊群,又看看身后的狼,再看看这两只羊,却不敢去触摸羊,若曦从小就害怕长毛的动物,连小鸡小狗都不敢摸,哪敢摸这两只羊呢!她就用一根二尺长的棍棒去撬,两只羊仍然一动不动。

她又冷又累又饿,还伴着巨大的恐惧,前方那群羊越走越远,后方的二匹狼正在虎视眈眈地观察,似乎随时可能扑过来。

若曦感觉人生的最后时刻就在眼前了,大脑里一下子就闪现了短暂的16年人生,特别是刻骨铭心的知青生活。刚来不久,她与女知青们被安排去搬砂石,因天气非常冷,女知青可轮流去驾驶室里坐一会,可是进去的女知青几乎都被里面的男人猥亵,搞出很多问题来,女知青都不去驾驶室,就挤在车厢里抱团取暖,虽然非常冷,却避开了色狼,心里总是有几分温暖的。

这里的野狼是可怕的,可是这里的色狼更可怕,领导披着羊皮大衣,对年轻漂亮的若曦设下圈套,试图让她陷进去成为色狼们的玩物,却没料到若曦不是那么随便陷进去的女孩,更没料到若曦竟然义正严辞地给色狼领导一耳光。她虽然逃离了色狼却惹了大祸,很快就被调去全团最苦的畜牧连队,第二天就变成88只羊的牧羊女。

若曦想着这些,已经非常明白自己的处境,羊是所谓的国家财产,而她,是不顺从领导的且是家庭出身不好的被打击对象,其命运还不如一只羊。

她想,宁愿去喂狼,不能让狼把羊吃了,在那样的社会环境,那样的政治背景下,她没有别的选择,只能选择去送死。

于是,赵若曦突然起身,拿着短棍朝狼奔去。

这两匹狼看见弱女子竟然毫无畏惧地跑来,吓了一大跳,立即朝后逃跑,又觉得把狼的威仪脸面丢尽了,便停止下来,回过身对峙。正在这时,这两只羊终于站了起来朝羊群跑去,若曦才放下心来,调头跟着跑向羊群。在人不怕死的时候,死神也悄然离去,终于跟着羊群回到了羊圈,她这才发现原来羊是识路的。

当时天色已晚,畜牧连队发现赵若曦和88只羊没有回来,所有人都出来叽叽喳喳议论这事,怀疑出事,准备分头去找,突然看见一个疲惫身影从雪花纷飞中冒了出来,一看正是若曦,知青们都围了上来问寒问暖。

连长关心的不是她惊心动魄的故事,更关心的却是那群羊,便令人去查看。片刻回报:“只有86只羊,少两只。”

若曦几乎快要崩溃,带着哭腔,一时无法说清,连队领导又令人去核实,这次回报是88只,心上的石头才终于掉下来。

此刻,若曦眼泪快要包不住,就跑回宿舍,在经历如此巨大的磨难后,最想的就是自己的母亲和温暖的家,正好这时收到母亲的来信。在一切冰冷的环境中,唯有这封信是温暖的。

她去到外面一盏柴油灯下看信,还没有打开,眼泪就止不住流,很想放声大哭一场,可是在连队里的眼泪应该有政治分寸和阶级感情的,在任何困难面前是不允许流泪的,流泪就意味着在困难面前低头了,没有接受好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说不定哪一天还可以扣上一顶政治大帽。

若曦捧着母亲的信,就像拥抱慈爱的母亲一样温暖,浮现母亲那温暖的双手和慈祥的笑容,好想好想躺在母亲的怀抱,痛快地大哭一场。她实在无法抑制自己的感情,伴着奔涌的泪水,跑去一个没人的地方,把所有的恐惧和所有的痛苦都宣泄出来,让眼泪流走一切恐怖与痛苦。

她回到宿舍进入被窝,悄悄地再次打开母亲的来信,满是母亲对女儿的关心和温暖,就像从一个充满狼的冷酷世界,回到人类应该拥有的亲情和关爱,母亲似乎知道她目前的处境与无可奈何,信中的字里行间满是对她的安慰和一片母爱之情,那是终身难忘的!

16岁的她,似乎还没有长大,需要妈妈的呵护和抚慰,也正是从那时起,仿佛才开始长大成人。

她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竟然真的回到妈妈的怀抱,妈妈就睡在她的身边说:“你这个傻孩子,竟然主动去喂狼,羊重要呢还是人的生命重要呢!你脑袋是否出毛病了呀!”

若曦回答说:“我还有一个党妈妈呢,党就是这样教育我们的,要为党付出自己的一切,要为党妈妈去牺牲自己的生命。”

突然一只狼说道:“其实,狼有狼的法则,狼也有爱心,甚至会扶养人类婴孩,当然也不会攻击未成年女孩,何况女孩为了救羊,决定以身喂狼,这是感天动地的故事,那两只瘫下的羊,为救牧羊女也愿意舍身喂狼,这些自我牺牲精神,令狼群感动!其实,狼与人类本可谐和相处的⋯⋯”

“啪──啪──”两声枪响,突然这两匹狼被连队书记开枪击毙,若曦冲去抱起狼大哭起来。

这时同宿舍的女知青叫醒了若曦,说她在梦中哭泣。若曦回味这梦,诚然,野狼看起来是可怕的,但它们似乎还讲原则,且具有善的一面;色狼看起来道貌岸然,却是披着羊皮的狼,几乎不讲原则也丧失人性,且广泛存在于党的权力阶层中。

许多年后,北大荒的知青们大多数都回到各自的城市,赵若曦也回到了天津与母亲和亲人团聚。

如今,他们都是七十几岁的老人,女知青们早已成为母亲、成为奶奶,在母亲节到来之际,谨以此故事向那一代被迫蹉跎青春岁月的母亲们致以最崇高问候!祝她们母亲节快乐!

(根据当事人讲述的真实故事改编)

点阅更多【母亲节征文选登】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从张大夫诊室的窗户望出去,可以看到老院长当年种下的杏树。可是张大夫简直顾不上向窗外看,只要出诊,病号满满的。这一天,随着叫号,病人来到张大夫面前。张大夫见了病人大吃一惊:半月前奄奄一息的病人在儿子搀扶下站在了她面前!张大夫忍不住轻轻“啊”了一声,问:“最近感觉怎样?”
  • 刘佳听到“为它卖命,能好吗?”这句话,感觉自己从牢笼里跳出来似的,大声说:不好,当然不好,我就是被这个邪党害苦了!从小到大听它的话,结果怎么样?拚命工作,刚到中年还被一脚踢开!让多生孩子,生了养不起了,还不是自己的孩子受罪!它哪个政策是为老百姓着想?瘟疫来了,全国封控,控制不住了又全面放开,拿民生当儿戏。
  • 茂利一边装菜,一边对大车司机说:这岔路口把两块地分开,东边的老地用老法子种,菜好看还好吃,我们西边的差点误入歧途,我就是听了好人言,三退了,得到神保佑了。人活着啊,走什么路,选哪边太重要了,你选正的神就保佑你,你给坏的邪的站队,就没个好。遇到岔路口,可得好好想想走哪边。
  • 老蒙在离休前是个“长”,“平稳着陆”退下后,买花草,认识了老郑。一来二去熟了,老蒙跟老郑说,现在朋友多数相互利用,称兄道弟也不见得为情谊,我们的花缘比金子珍贵。
  • 记得我整个小学阶段好像都在捡破烂,学校每学期要求每个学生必须上交多少斤废铁,还捡过废纸。家里能上交的东西都交出去了。那垃圾箱,臭水沟我们都不会放过。我们很大一片家属区的孩子都在同一间学校上学,全校的学生都要求捡废铁,到哪里去捡呢?
  • 大陆知名媒体人江雪的文章《长安十日——我的封城十日志》,记录了一些封城细节和感受。在严厉控制言论的墙内,作者只是用平和的文字表述,但仍然难掩内心愤怒的呐喊。
  • 郭晶是位社工,她以社会工作者独特的眼光,在封城后有意识地持续书写、思考、细腻的记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写出了城里人们的恐慌、惧怕、焦虑和坚强……
  • 我不解为何眼前世界如此单纯的状态无法持续永恒?清醒后人们终究会以领土、种族、宗教、国籍、语言,或生存作为借口,持续争执甚或战争……
  • 北方山区土耳其战机不时针对藏匿在伊拉克山区的库德斯坦工人党(PKK) 土耳其籍的库德族民兵进行轰炸,郊区婚宴厅里开心庆祝的亚兹迪难民们正将音量开到最大,通宵跳舞不只是庆祝婚礼——还有活着的那个当下,没有人知道,明天究竟是否会与今天一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