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中俄打太空战?美国备战寻求终极制高点

人气 1319

【大纪元2024年05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随着中共和俄罗斯竞相寻求发展反太空能力,试图对抗美军在太空的优势,五角大楼正在为太空战做准备。在太空战争中,美军正在寻求终极制高点。

对国防和全球通讯至关重要的卫星,长期以来一直面临来自地面的威胁,例如讯号干扰和导弹攻击。轨道威胁是下一个前沿领域。近年来,中俄对太空不断增长的威胁促使美国努力捍卫其在太空的安全利益。

《华尔街日报》5月27日报导说,美国国防公司正在开发各种系统,从可以追逐轨道上其它卫星的卫星,到可以向太空发射讯号的保护地面站(protecting ground stations)。这些保护至关重要,因为移动导航服务以及一些电视和网路服务依赖在轨设备。商业初创公司正在研究可能具有军事应用的技术,包括轨道舱、传感器和卫星结构。

五角大楼的官员也在做一件不寻常的事:更公开地谈论敌对国家可能在太空中用来作战的武器。

中俄正在发展反太空能力

据CNN报导,专家和开源报告称,近年来,中俄都在推进可用于反太空目的的技术开发。专家们表示,随着地球上地缘政治竞争的加剧,中俄越来越有意削弱美国的太空优势。

根据忧思科学家联盟(UCS)2023年5月的最新数据,目前有超过7500颗运行中的卫星围绕地球运行。在这些卫星中,5000多颗为美国所有,其中大部分为商业卫星。根据UCS的数据,中国有628颗卫星,其次是俄罗斯,不到200颗。

新德里的观察家研究基金会(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安全、战略与技术中心主任拉杰斯瓦里‧皮莱‧拉贾戈帕兰(Rajeswari Pillai Rajagopalan)说:“发展(反卫星)武器等反太空能力提供了一种破坏对手的天基能力的手段,无论是通信、导航还是指挥与控制系统以及依赖于天基系统的后勤网络。”

“阻止美国在常规军事冲突中利用太空获得任何优势,是中俄发展(反太空)能力和制定战略的动力所在。”她说。

2007年,中共向太空发射了一枚导弹,以击落自己的一颗老化气象卫星。这一举动对外宣告了北京的反太空野心。

分析人士认为,从那时起,中共已经进行了多次非破坏性导弹试验,从而提高了瞄准卫星的能力。据SWF称,最近一次试验是在去年4月,但与其它试验一样,中共政府将其描述为导弹拦截技术试验。

美国太空部队认为,中共正在“开发干扰设备以瞄准广泛的卫星通讯”,并拥有“多个地面激光系统”。

总部设在美国的独立机构“安全世界基金会”(SWF)今年3月发布的一份年度报告称,据信俄罗斯已经重新启动了冷战时期的反卫星研究计划,例如开发用于干扰图像侦察卫星的“机载激光系统”。

这份报告称,新的证据表明,俄罗斯可能还在开发用于干扰在轨卫星信号的天基技术,从而扩大其地基电子战能力。

五角大楼发言人帕特‧莱德(Pat Ryder)5月21日表示,“俄罗斯向近地轨道发射了一颗卫星,我们认为这可能是反太空武器”,它与美国政府的一颗卫星处于“同一轨道”。莱德补充说,华盛顿将继续监视局势,并随时准备保护自身利益。

俄罗斯则断然否认美国官员关于俄罗斯正在开发天基反卫星核武的说法,称这是假新闻。

美国正在为太空战做准备

在今年4月于科罗拉多州斯普林斯举行的太空基金会年度太空研讨会上,美国太空部队太空作战总指挥钱斯‧萨尔兹曼(Chance Saltzman)表示,太空部队“必须利用技术创新和新兴能力带来的好处,这样我们才能超越竞争对手”。

据《华尔街日报》报导,美国太空部队加强了训练,包括如何以最佳方式操作美国卫星和预测对手可能的计划。

美军已经制定方案,对抗激光、干扰器、抓取器和核武器在太空使用的情景。美国官员反对在轨道上部署核武器,因为他们要遵守一项已有几十年历史的太空条约,但五角大楼一直在寻求进一步部署自己的天基武器和能力。

在太空部队最近的预算申请中,294亿美元资金中约有25%将用于打造太空优势,萨尔兹曼将这一概念称为“负责任的反太空”。

《华日》援引克拉托斯防务与安全解决方案公司(Kratos Defense & Security Solutions)的罗伯特‧温克勒(Robert Winkler)的话说:“我们需要把这当成一场太空战。”

这家防务公司正在开发一套太空作战训练系统。

军方和工业界官员表示,这是一个分两步骤走的过程。第一步,占据制高点,无论是站在俯瞰战场的山顶或是在距离地球数千英里的轨道,都是数千年来支撑美军战术的原则。失去这些“轨道之眼”可能会导致导弹防御系统“失明”,而这是过去65年来核威慑的重要组成部分。

第二步是过渡到更具机动性的资产,就像地面冲突从堡垒和城堡转变到坦克、喷气式飞机和导弹一样。这些更具机动性资产可以更容易地在轨道上进行机动,要么远离危险,要么具有足够的威胁性以提高威慑力。

在太空中移动卫星需要能量储存或补充燃料或在轨道上获得其它服务的能力。许多商业公司正在追求这种能力,这些公司正在开发潜在的卫星移动太空拖船以及带有抓取臂和其它机器人技术的拖船。

报导说,美军太空部队商业战略敦促利用私人公司的技术和服务来增强危机时期的军事能力。卫星制造商“True Anomaly”在今年早些时候,利用SpaceX火箭发射了两颗Jackal卫星,希望通过在轨道上相互追逐的演习对它们进行测试。该飞行目标旨在深入了解靠近其它航天器进行机动的最佳方式。尽管该公司没有达到此次飞行的所有目标,但正在为下一次飞行测试进行一些改动。

最近离职的五角大楼太空政策负责人约翰‧普拉姆(John Plumb)在一次行业聚会上,被问及为何很少谈及美国追捕中俄太空资产的能力时,他的回答很简短,“我们只是不这样做。”

除了应对中俄的反太空行动外,美军也在加强自己的反太空能力。美国太空作战总指挥萨尔兹曼去年11月在华盛顿发表讲话,解释了为什么美国认为需要有能力对抗中共的太空能力。他表示,中共军队采用了“杀伤网”战略,以提高其武器在从日本到关岛这一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第二岛链”内的射程和精确度。

“这些都是太空能力。”萨尔茨曼说。

美国有一个公认的、可操作的反空间系统——干扰卫星信号的电子战能力——其军队被广泛认为拥有先进的干扰通信的能力和干扰某些导航卫星的能力。据SWF称,美国还对可用于使成像卫星眩目或失明的地面激光器进行了大量研究,但没有迹象表明这些激光器已投入使用。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好奇号大成功 掀美陆太空战
沈舟:美中大战最先可能是太空战
分析:美太空军每天都与中俄进行太空战
【马克时空】星盾打造间谍卫星网 恐引太空竞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