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全澳多处自来水发现致癌物 专家吁广泛检测

悉尼、纽卡斯尔(Newcastle)、堪培拉、维州、昆州等部分地区的自来水中发现了含有美国当局警告可能致癌的污染物。(Cate Gillon/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4年06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肖婕澳洲悉尼编译报导)全澳多处自来水中发现含有可致癌的化学污染物。专家表示,在今年4月美国环保局的政策发生重大变化后,对澳洲饮用水进行广泛检测必须成为当务之急。

悉尼、纽卡斯尔(Newcastle)、堪培拉、维州、昆州以及旅游胜地罗特内斯特岛(Rottnest Island)和诺福克岛(Norfolk Island)的部分地区的自来水中发现含有美国当局警告可能致癌的污染物。美国当局警告说,这些污染物“没有饮用的安全含量”。

美国当局发现饮用水中全氟辛烷磺酸(PFOS)和全氟辛酸(PFOA) 的含量没有安全水平,这些化学物质可能会致癌。

世界卫生组织的癌症机构去年12月得出结论,PFOA对人类具有致癌性。

曾在联合国专家委员会任职的反有毒化学品活动家劳埃德-史密斯(Mariann Lloyd-Smith)博士抨击说,现在澳洲自来水中允许的PFOA含量是美国允许的最高水平的140倍,这是“国家的羞耻”。

悉尼晨锋报分析的公开数据表明,自2010年以来,在多达180万澳洲人饮用的水中发现了这些化学物质,包括悉尼的北里奇蒙德(North Richmond)、奎克斯山(Quakers Hill)、利物浦(Liverpool)、黑镇(Blacktown)、 鸸鹋平原(Emu Plains)和坎贝尔镇(Campbelltown)区,以及新州纽卡斯尔、 巴瑟斯特(Bathurst)、瓦嘎瓦嘎(Wagga Wagga)、利思戈(Lithgow)、冈达盖(Gundagai)和亚斯(Yass)。

堪培拉、墨尔本内城的富茨克雷(Footscray)区、阿德莱德内城、昆州的凯恩斯(Cairns)和格拉兹通(Gladstone)、大霍巴特的金伯勒(Kingborough)以及遍布达尔文和北领地行政区的许多地方的自来水中也检测到了污染物。

最全面的数据来自2011年发表的一项由联邦政府资助的昆士兰大学的研究,该研究对全国34个地点进行了抽样调查。

近年来,各家供水公司都进行了自己的局部监测,证实这些化学物质仍在2011年首次发现的一些地方出现,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浓度更高。

但自2011年的研究以来,悉尼晨锋报未能找到任何由联邦机构资助的关于澳洲自来水的进一步广泛研究。

过去10年,联邦政府一直在为其在消防泡沫中使用化学物质的集体诉讼辩护,并否认它们会对健康造成“重大”影响。

在联邦法庭的专家裁定有充分证据表明这些化学物质可能对健康造成包括癌症在内的有害影响后的几周内,联邦政府与11个社区达成了第一项和解协议,总额3.66亿澳元。

去年,在北里奇蒙、纽卡斯尔和杰维斯湾(Jervis Bay)以及罗特内斯特岛的自来水中都发现了PFOS或PFOA污染物。

近年来的检测还发现,在维州、昆州、西澳、北领地行政区、诺福克岛以及堪培拉集水区的许多城镇的饮用水中,一个样本的PFOS含量是美国限量的7倍多。

诺福克岛以及昆州的艾尔(Ayr)、班达伯格(Bundaberg)和麦克纳德(Macknade)等城镇的污染物读数最令人不安,超过了澳洲和美国的安全界限。

以上四个地方受影响的供水系统现已在停止运作。

2020年,在诺福克岛一个现已停用的钻孔中发现的这类化学物质含量是澳洲安全限量的635倍,是美国强制执行限量的数千倍,该钻孔被用于向医院、机场候机楼、消防站、市政工程仓库和公共厕所提供自来水。

上财年,超过3.2万人到距离悉尼东北1600公里处的诺福克岛旅游过。

今年4月,美国公布了饮用水中PFOS或PFOA的最高限量为万亿分之四,这是供水商能购切实执行的最低目标。

这与澳洲2018年制定的饮用水指南形成鲜明对比,该指南允许PFOA为万亿分之560,PFOS含量为万亿分之70。

悉尼晨锋报联系了所有23家受影响的澳洲饮用水供应商,回应是他们的水是安全的,因为检测到的水平符合澳洲的饮用水标准。

悉尼大学医学与健康学院高级研究员沙特尔(Nicholas Chartres)博士说,这些化学物质对澳洲人和美国人的健康构成的风险一样大。

专家们严厉批评澳洲未能进行广泛的监测,而是专注于检测污染热点附近的供水。

卫生部一位发言人说,就像对待其它水安全威胁一样,根据不同供水系统中全氟和多氟烷基物质(PFAS)的不同风险,各供水公司的检测各不相同。

PFAS被称为永久性化学物质,因为它们永远不会在环境中分解,并在人体内停留多年。

昆士兰大学2021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废水处理厂是“PFAS问题的核心”,因为它们往往是消费者和工业产生的永久性化学废物的最终目的地。

研究发现,这些工厂只能“部分有效”地去除废水中的PFAS。如果被污染的水被释放回环境中,最终可能会重新污染食物链和饮用水供应。

澳洲《饮用水指南》由国家健康与医学研究理事会(NHMRC)制定。这些指南指导各州水质监管部门和供水商如何监测和掌控对饮用水质量的威胁。

随着海外事态的发展,该理事会正在审查其 PFAS指南。

墨尔本水务局(Melbourne Water)一位女发言人说,这项研究发表至今已有13年,从那时起,采样方法已发生了变化。

她说,该市的饮用水质量是世界上最好的,在两轮主动检测中,99%的样本不含PFAS。

北里奇蒙德是悉尼水务局(Sydney Water) 唯一定期检测PFOS的地点,最近在1月份还发现了这种化学污染物。

悉尼水务局一位女发言人说,在其饮用水集水区没有已知的PFAS热点。

“悉尼水务局定期与我们的原水供应商新州水务(WaterNSW)及新州卫生厅协商,以评估PFAS对悉尼饮用水供应的潜在风险,”她说。

负责堪培拉集水区的堪培拉水务公司(Icon Water) 证实,曾有一次发现PFOS含量为万亿分之20,另一次则为万亿分之30。

堪培拉水务公司发言人说:“我们一直采取预防措施,紧跟科学发展,并继续提供符合澳洲饮用水指南的饮用水。”

责任编辑:岳明

了解更多澳洲即时要闻及生活资讯,请点击 dajiyuan.com.au
(本文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网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