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凌华湛:在法国遭中共特务迫害全过程

人气 3866

【大纪元2024年06月24日讯】(大纪元法国记者站报导)近期,法国多家媒体相继报导了中国异议人士凌华湛,在法国险遭中共特务遣返的事件。凌华湛日前接受新唐人专访,详细谈到了中共特务威胁、收买他,并对他拘禁、殴打、酷刑折磨的详情。他呼吁法国政府,依法抓捕并驱逐那些对异议人士实施跨境镇压的中共间谍和海外警察。

中共出10万欧元收买凌华湛当间谍

凌华湛说:“我在中国上海厕所里面写了反对习近平的一些话。后来是我参与了王靖渝‘六四’拍纪录片的事情。”因此,他引起了中共对他的“关注”。

去年2月份,“我当时还在荷兰,王靖渝带了一个德国媒体记者来海牙拍在中共大使馆的抗议。”

几个月后,中共特务在网上联系到凌华湛。6月5日,一个名叫张鹏的人在社交平台电报(Telegram)上第一次与他联系,“要求我必须和他们合作,当时他们就拿我家人威胁我,还说要给我钱,我当时确实没钱,就答应了他们。”

“张鹏,他自称是一个中共驻柏林大使馆的人,他也给我看过他的外交护照,上面放了一笔钱。”凌华湛告诉说:“说是欧元。就是说,只要我跟他们合作,这些钱都会给我。”

“他当时转了,在Paypal上转了10万欧元(给我)。”凌华湛说,“他们要求,让我多去监视王靖渝。让我在荷兰订一些酒店,冒充是王靖渝、还有异议人士苏雨桐,并说有炸弹。还有套出王靖渝当时在荷兰的住址。”

凌华湛感到良心不安。“我就感觉这笔钱收得不安心,因为我就感觉这笔钱来得太容易了,又在欧盟进行了一些犯罪活动。”

“还有就是,我觉得中共是不可信的,因为他们随时可以把你抛弃,我就觉得中共是说谎言的政权。”

“9月6日,我就去了德国联邦警察局,投案自首,并且向德国警方提供了一些特务名单。”

“后来我就把这过程发到推特上去了,这就惹怒了中共,他们就不接受这个‘叛徒’,他们就想办法把我骗到法国来了。”

在法国遭中共特务迫害

2024年2月到3月份,到了法国后的凌华湛分别受到“爱心团”协会、中共海外警察局的“教育”。

他说:“这些行动就是董浩这个‘爱心团’、这个海外警察局(所组织),他们非法拘禁我,殴打我。还让我到(巴黎9区)云南三和食府、小四川餐馆里面也就是接受他们的教育。”

“(中共人员)欧阳平就把我拖到那个地方,就刚才你们也拍到了,这个也是有法国电视台报导过的。就拖到那地方,他用这个小米辣、辣椒,朝我脸上抹。就说他手里拿个手套,他手里就是一个小米辣椒,朝我脸上抹、裤子里面抹,然后他们也把我关在他们餐厅里面。我当时也拍了视频录下来了。”

3月22日,七名中共人员将26岁的凌华湛带进巴黎戴高乐机场,准备将他强行送上当天飞往广州的航班。凌华湛拿到之前被中共没收的护照后,在登机的一刻逃跑,随后获得王靖渝和一位法国记者的及时相助。

凌华湛说:“(我)让法国媒体拍下他们对我跨国镇压、跨国在戴高乐机场、跨国遣返我的视频出来。相关证据都拍下来了,并且在法国电视台曝光他们了。他们就感到非常愤怒了。”

事后,“他们还是想要迫使我跟他们继续合作,录制一些视频,让我承认是被法国记者、王靖渝一起指挥,这些都是造假的,承认这个法国爱心团是帮助我的,还要我承认去餐厅是闹事,是要1000欧元的,他们还要我必须写一封邮件,在邮件上写明,说我这些都是自愿的。”

“而这个邮箱呢,是发到他们一个之前联系好的、法国内政部的一个官员的邮箱。”

“大概4月13日,他们拿我哥哥来威胁我,想要我承认一些事情,我当时也很愤怒,就一时冲动去了他们餐厅要个说法,有什么事找我,不要伤害我哥哥。”

“结果,没想到这个欧阳平,小四川餐馆的中共海外警察局局长,还有个叫杨岳华,他们把我的手机给抢了,这台手机是法国情报部门DGSI给我的一台三星手机。”

“后来,我到这两家餐馆一起维权,要求他们把手机还回来。”

“没想到4月19号,这个云南三和食府,他们这个中共海外警察局的副局长陈宇杰,叫他们的两个服务员,想夺了我的眼镜,他说我这个眼镜有微型摄像头。”

“眼镜被他弄掉地上,我想要去捡,他们就叫两个服务员用暴力驱赶我,殴打我。当时我就采取了一些正当防卫措施,但还是被他们赶出餐厅了。”

“他们还让一个路人报了个假警,说是我先殴打了他们的,我跟警察解释清楚了,到法国警察局解释清楚了,人家才把我放出来。”

凌华湛呼吁法国政府依法抓捕中共间谍

让凌华湛担心的是,国内亲人遭到中共的迫害。

凌华湛说:“我亲戚跟我说,我哥哥已经被他们抓进湛江那个国安、这个拘留所里面去了。”

“我一个亲戚被他们弄到了西班牙,我到西班牙跟他见了面后,我现在不知道他的下落,可能现在被他们也绑到法国来了,就不知道在哪个地方。”

面对中共在法国施展的种种行为,“我感到非常震惊”,他说,“因为法国是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他们对我这样,而且也是使用了很大的财力来镇压海外的反对中共的声音,我感到非常不幸,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敢在法国(这么做),但是我感觉还是非常震惊非常害怕的。”

凌华湛表示,在德国决定去自首之前,“我没有考虑那么的清楚,就感觉没有考虑到中共会用那么多力量对我进行镇压,当时就希望德国政府可以保护我。”

凌华湛还强调,在法国,中共还对其它异议人士进行迫害,“他们不仅这样对我,5月份的时候,他们抓捕一个维吾尔族人,他们开一辆黑色轿车,车是挂着中共大使馆的牌照,他们跑到人家难民楼下去抓人,我感觉他们是特别嚣张的,在法国街头都敢去抓人。”

“我呼吁法国政府和法国警方依法抓捕这些中共间谍、中共海外警察,该驱逐的就要驱逐出去。希望国际上,对中共海外警察打击力度要加强。”

凌华湛表示坚持自己的理念,揭发中共暴行,“我现在依旧坚持,中共是说谎言的政权,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共一样)是有一个专门宣传机构来忽悠人民,他们是说谎言的政权,专制独裁的国家。”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法国警告:中共产业政策威胁全球经济
法国富维耶圣母院:19世纪新拜占庭式教堂
法国纪念诺曼底登陆  苏纳克缺席当日国际聚会
法国敦促欧盟采取行动 全面应对中国产能过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