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技业内卷加剧 员工被迫忍受长工时

人气 1814

【大纪元2024年06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陈霆综合报导)随着经济增长放缓,中国科技企业正在裁员,雇主们正尝试在日渐减少的员工队伍上挤出更多的工作时间,对员工提出更苛刻的要求。

在最近一次对员工的讲话中,京东集团创办人刘强东警告,一些员工希望享受生活,视生活第一、工作第二,不想拼搏,他的公司不能容忍这样的员工。

“这个选择没有错,但只能说你不是我的兄弟”,刘强东说,“你的存在会让我们拼搏的兄弟们利益严重受损,这对仍每天战斗、在加班加点工作的人,是不公平的。”

他称,业绩不好、又不拼搏的人,公司一个都不能容忍,“都会逐步通过各种手段全部淘汰出局”。

这一警告并不罕见。目前,许多中国科技业面临低增长、竞争加剧,使许多企业开始裁员,并对剩下的员工提出更严格的要求。

随着经济增长停滞和股价下跌,中国五大上市科企的市值,从2021年高峰至今已减少了约1.3万亿美元。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电子商务集团拼多多是一个值得效仿的案例。去年,拼多多创造了600亿人民币(约82.63亿美元)的利润,相当于每位员工创造340万人民币的利润,这是腾讯的3倍,阿里巴巴的9倍。

但拼多多员工的工时非常长。三年前,有两名员工在事故中丧生,同事们认为这与过劳有关。

一位前员工曾说,她在拼多多工作的两年里,工时太长,她基本上停止了“社交互动、业余爱好,甚至恋爱生活”。

“我离职后,就像重新与社会建立了联系。”这位员工说。

为提高绩效,阿里巴巴和腾讯自2021年以来已裁员数万人。腾讯高管承认,他们在招聘时增加了“低成本人才”,这通常是指年轻员工。

新流行的委婉说法,掩饰了裁员的痛苦。公司说要“优化”员工队伍,员工则告诉朋友他们“毕业了”,或收到了雇主的“大礼包”,意思是他们被解雇,得到了遣散费。

对于35岁以上的技术专业人士,裁员是最痛苦的。在老板们看来,35岁以上的员工薪资较高,且由于要承担家庭责任,难以忍受长时间加班。

香港理工大学社会学副教授陈慧玲(Jenny Chan)告诉《金融时报》,科技公司正在“寻找大城市里时间灵活的年轻未婚人才,同时放弃年长且‘竞争力较弱’的员工……对于有家庭的人来说,工作和家庭之间的冲突非常严重”。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社会人类学研究所的项飙说:“总体经济不再增长,因此机会也不会增加。”

“怎么办?你只能从自己身上、从员工身上挤出更多的钱,不断加强努力,但却没有产生任何实际收益。”他说。

去年,就业平台“拉勾招聘”和咨询服务机构“壹心理”在中国大城市对2,200名专业人士进行了调查。调查显示,60%的人对职业前景不明感到焦虑,44%的人担心工作与生活无法平衡。

对中国的许多人来说,百度公关副总裁璩静上个月的一番话,充分体现了中国科技业正在“内卷化”。她在网上发布的视频中说,有员工因连续出差50天,担心影响家庭关系,她却认为“我为什么要考虑员工的家庭,我又不是她的婆婆”。

她还说出“工作没有假期”、“要求员工24小时手机开机,随传随到”等争议性言论。

在一系列视频走红后,百度解雇了她,并称她的观点并不代表百度的文化。但许多科技工作者告诉《金融时报》,他们从自己的主管上看到了类似璩静的态度,即认为工作永远是第一位的。

腾讯游戏的一位开发人员说,工作常让人疲于奔命。他说:“从外表上看,我非常平静。但压力很大,我们就像不停磨损的齿轮,终将因缺乏润滑而断裂。”

他认为,内卷化和缺乏独立的工会,加剧了这些情况。

“周末,如果不用加班,我会把自己关在家里两天,这样就不用说话了。”他说。

一位中国抖音员工说,科技业很多人都有抑郁倾向,压力非常大。她说,抖音的全球业务意味着工作永远不会结束,经常在半夜参加会议。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的高要求文化,对她来说比长工时更加难以忍受。

一位科技公司创办人坦承,他正考虑如何让团队更加努力工作,并补充说,他对一些员工在他下班前离开感到不满。

“一方面,我理解我的员工每天晚上7点半就下班,他们还要回家。但另一方面,我希望他们工作到9点或10点”,他说,“我们的竞争对手都是这样做的,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我们如何生存?”

(本文参考了《金融时报》的相关报导)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新闻
比亚迪又出事故 智驾失误导致车辆追尾
用地被拍卖以抵债 天誉置业股价不足2分钱
郑爽未履行金额超1亿 剧集出品方股权被冻结
传上海市向8所寺院借百亿 官方急“辟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