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中共加强控制非洲媒体 推反美宣传

人气 1521

【大纪元2024年06月24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Darren Taylor报导/原泉编译)两位研究中共在非洲影响力活动的权威人士表示,中共占据了整个非洲的媒体空间,严重限制了公民获取公正和准确新闻的途径,同时允许中共肆意散布反美信息。

位于华盛顿的非洲战略研究中心(Africa Center for Strategic Studies)的保罗‧南图利亚(Paul Nantulya)和美国外交政策委员会(American Foreign Policy Council)中国研究高级研究员约书亚‧艾森曼(Joshua Eisenman)的报告描绘了一幅令人不安的画面:中共政权在非洲成功地进行宣传、散布错误信息和虚假信息。

两位专家的研究表明,美国政府在对抗中共在非洲媒体领域的主导地位方面做得很少,而且,削减预算迫使美国政府的国际广播机构美国之音(VOA)关闭了非洲分社,还严格限制非洲的工作人员和自由记者进行报导。

南图利亚在报告中说,中共控制的媒体已“融入”到非洲各地的新闻和信息生态系统,“歪曲”真相,限制“获取独立信息,影响公民对治理、社会和经济等一系列问题的讨论”。

南图利亚和艾森曼的研究显示,中共招募了数百名非洲媒体人员,在中国四家主要新闻机构设在非洲的分社工作。

这四家新闻机构是新华社、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中国日报》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新华社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是中共的官方喉舌,而另外两家机构则由中共宣传部控制。

研究显示,中共招募非洲知名媒体人士,为他们提供高薪,以提高其宣传的“可信度”。

艾森曼总结道,“这四家媒体机构获得大量国家资源,这使它们能够利用各类媒体(印刷、电视、广播和网络)以联合国六种官方语言(阿拉伯语、汉语、英语、法语、俄语和西班牙语)报导大量的新闻。”

他说,各媒体都拥有“大量的多语种、面向外界的社交媒体账户,在Facebook、Instagram、Twitter和YouTube上拥有数百万粉丝,而这些平台在中国是被禁止的。”

艾森曼说,通过新华社、中国国际电视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和《中国日报》,中共资助许多陷入困境的非洲媒体,要求他们做“有利”(于中国)的报导作为回报。

他在报告中写道:“为了巩固中共的话语权,中共宣传部提供免费内容,与政府和私营广播公司谈判内容共享协议,支付丰厚的增刊费用,提供最先进的设备,购买一流媒体公司的股份,并提供培训。”

“培训就是中方出钱,非洲记者不断地前往中国旅行,在那里他们享受一流的待遇,还配有导游,向他们灌输(中国)积极的形象和体验。”

非洲的许多年轻记者在中国接受培训,并由中国媒体机构支付报酬。根据2013年由挪威研究机构CMI发布的一份报告,仅在肯尼亚,就有500名记者和当地工作人员受雇于中国媒体机构,每月传播至少1,800条英语新闻。

2013年12月,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一家印刷厂,一名技术人员在检查已印好的《中国日报》。(Tony Karumba/AFP via Getty Images)

无处不在

艾森曼说,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刚结束,中共媒体就开始“显着扩张”。他写道:“当预算削减迫使许多西方新闻机构减少海外报导时,中共却在全球范围内发起了一场耗资72.5亿美元的‘大外宣’活动。”

南图利亚说,“大外宣”在全球范围内持续开展,尤其在非洲,因为在不久的将来,非洲的重要性将变得越来越明显。

许多非洲国家蕴藏着大量的稀土、贵金属和矿物,这些都是制造替代能源产品,如风力涡轮机、太阳能电池、电脑、手机和武器系统所必需的矿产。

新华社是中国最高国家媒体机构,直接隶属于中共中央宣传部。

开普敦大学媒体研究系主任赫尔曼‧瓦瑟曼(Herman Wasserman)教授告诉《大纪元时报》:“新华社对非洲的报导反映了该社的宗旨,那就是只报导中国、中共和习主席的正面新闻。”

“新华社工作的一个重要部分就是对美国进行负面报导,比如新华社最近的一篇文章,聚焦拜登政府提高对中国能源产品的关税,称这一决定会对美国产生适得其反的影响。”

在非洲54个国家中,除14个国家外,新华社在其它所有国家都设有分社,新华社在非洲有40个分社,比非洲大陆任何其它媒体机构都多,有近1,000名员工,其中大部分是非洲人。

美国之音(VOA)在非洲大陆只剩下一个分社。

一位VOA资深工作人员告诉《大纪元时报》:“五年前,我们有五个分社,每个分社负责非洲的不同地区。”

“我们在约翰内斯堡有一个负责南部非洲的分社,在塞内加尔和达喀尔(Dakar)有一个负责西非的分社。此外,我们还在非洲许多主要城市设立了卫星办公室,我们始终有资金支付特约记者的工资。”

“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唯一剩下的非洲分社在内罗毕,我们几乎没有资金支付给特约记者,所以我们错过了非洲发生的很多事情。”

约翰内斯堡金山大学媒体研究系的格伦达‧丹尼尔斯(Glenda Daniels)教授告诉《大纪元元时报》,中共控制的媒体及其“非洲代理人”发出的“信息”正在定期传递给非洲大陆15亿人口中的至少四分之一。

例如,新华社与肯尼亚国家媒体集团签订了内容共享协议,该协议允许中共喉舌新华社使用东非和中非四国的八家广播电台和电视台;每月覆盖1,130万人。

南图利亚2020年在国会作证时称,该协议让新华社获得了2,800万社交媒体粉丝和9万份报纸的日发行量。

2016年1月28日,在科特迪瓦最大都市阿比让,人们观看国际刑事法院对科特迪瓦前总统洛朗‧巴博(Laurent Gbagbo)的审判直播。(Sia Kambou/AFP via Getty Images)。

VOA的各类非洲媒体服务据称每周有7,800万受众。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至少用九种非洲语言,从其位于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南非洲)、尼日利亚最大港市拉各斯(西非)和埃及首都开罗(北非)的地区分台进行广播。

2018年,中共中央宣传部将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中央电视台合并,对外统一呼号为“中国之声”。

南图利亚说,“中国之声”1.4万名员工的任务是“宣传(中共的)理论、方针、原则和政策”,“讲好中国故事”。

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在非洲大约有200名员工,大部分是非洲人,分布在非洲各地,他们“被要求只能说中国的好话。”

他强调CGTN对金砖五国(BRICS)的报导,金砖五国现在还包括伊朗、埃及、埃塞俄比亚和阿联酋。

瓦瑟曼说:“CGTN推动了金砖五国是七国集团(G7)的竞争对手、正在夺取西方经济力量的说法。”

“过去,他们的报导质量普遍低劣﹐如今报导质量很高,有高质量的图片、视频,主持人口若悬河,内容方面可以与BBC和CNN相媲美,这使得CGTN的报导显得极为可信。”

他说,但当我们仔细观察非洲的中共媒体如何报导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时,就会发现这层“伪装很容易暴露”,中共媒体“厚颜无耻地”宣称普京总统的入侵是合法的,旨在防止“西方扩张主义”。

瓦瑟曼说,CGTN和新华社的报导详细介绍了美国公司如何从俄乌战争中获利,表明美国让战争继续下去是因为在赚钱。

他说,中共的虚假信息在“整个非洲造成了严重后果”,并指出中共在2022年底援助津巴布韦执政党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ZANU-PF)。

瓦瑟曼表示,中共散布虚假信息,声称存在推翻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的阴谋,“为该政权监禁记者和活动人士创造了借口。”

巨额预算

他说,对于中共在津巴布韦乃至整个非洲的宣传、错误信息和虚假信息,美国“几乎没有愤怒地反击。”

在2022年12月举行的美国-非洲峰会(2014年以来的首次峰会)上,乔‧拜登总统承诺在2023年、2024年和2025年在非洲投资550亿美元。

2022年12月15日,美国总统乔‧拜登在华盛顿与出席美非领导人峰会的领导人合影。(Brendan Smialowski/AFP via Getty Images)

他说,其中一些资金将用于支持“民主的”非洲媒体来对抗“虚假信息”。

丹尼尔斯教授和瓦瑟曼均表示,他们并不知道在非洲有任何主要由美国政府资助的媒体项目。

丹尼尔斯说:“比尔‧盖茨为非洲的一些媒体提供资金,美国捐助者‘如公开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s)也有资助”,“但我不知道是否有专门致力于对抗中共在非洲宣传的媒体。”

2023年3月,美国国际媒体总署(USAGM)首席执行官阿曼达‧贝内特(Amanda Bennett)向国会拨款委员会陈述时表示,“尽管独立的全球媒体的运营预算仅为中共国有媒体预算的一小部分”,但USAGM的网络“在中共染指的地区发展媒体合作伙伴方面取得了显着进展。”

USAGM负责监督七个国际广播网络的运营,包括:美国之音、古巴广播办公室、自由电台、自由欧洲电台、自由亚洲电台、中东广播网络和开放技术基金。

贝内特女士强调了VOA的英语事实核查项目“揭谎频道”(Polygraph.info),该项目“用中文制作视频和撰文,应对中共的虚假信息,提供证据揭穿谎言。”

2023年3月,USAGM提出了9.44亿美元的2024年预算申请,为其所有七个机构提供资金。

贝内特在一份声明中说,预算是为了对抗“来自中国、俄罗斯、伊朗等威权政府的信息操纵和媒体压制策略而制定的,这些政府努力破坏美国价值观,在世界各地煽动政治、经济和人道主义危机。”

她承诺,美国之音和该机构的其它实体将继续提供“基于事实的信息,并在日益受到中共和俄罗斯政府恶意影响的市场中赢得信任,包括撒哈拉以南非洲、拉丁美洲和更广泛的太平洋地区。”

她说,预算申请中增加调查新闻和“事实查核实验室”的经费。

几位VOA工作人员告诉《大纪元时报》,非洲很少拿到这类经费。“我不知道有资金分配给非洲的调查新闻。”一名工作人员说。

2012年6月12日,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非洲部记者在电视台参加编辑会议。(Simon Maina/AFP/GettyImages)

“‘揭谎频道”时不时会报导非洲的新闻,但员工都在华盛顿特区,不在非洲。我们在非洲的员工所剩无几,只有零星的合同工。”

另一位员工评论道:“尽管拜登政府承诺在非洲与中共抗衡,但我们甚至还没离开起跑线,我们需要美国政府的资助,在非洲推出更多项目,增加预算以便招募可靠的实地记者。”

“看到非洲的预算被削减,连特约记者的工资都付不起,听到非洲记者接受中共开的高薪时,真悲哀……我们不能因此责怪他们,毕竟他们还要养家糊口。”

USAGM在3月11日向国会提交了2025年预算申请,要求拨款9.5亿美元。

贝内特女士再次表示,USAGM的“优先工作”旨在对抗来自中共、俄罗斯、伊朗和其它政权的恶意影响。

艾森曼在报告中说,2021年,VOA用于非洲报导内容的费用为3,200万美元,不到其2.53亿美元预算的13%。

2023年,VOA的预算为2.675亿美元,其中2,700万美元用于非洲,约占其预算的10%。

根据澳大利亚国际中国研究中心的数据,2014年,仅“中国之声”一项,中共每年就花费60亿美元。

2020年,美国智库“自由之家”估计,中共“每年投入数十亿美元用于对外宣传和审查”。

艾森曼在报告中总结道:“美国政府尚未公开反对中共在非洲的反美宣传﹐其主要原因是华盛顿两党长期以来对非洲的忽视。”

1948年3月12日,出生于俄罗斯的作家兼播音员维克多‧弗兰祖索夫(Victor Franzusoff)在纽约市美国之音演播室向苏联广播。(FPG/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美国‘远远落后’

5月29日,美军非洲司令部司令迈克尔‧兰利(Michael Langley)将军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将一些地区的反美情绪归咎于俄罗斯的虚假信息浪潮。

包括乍得和尼日尔在内的一些国家的政府支持俄罗斯军事人员和准军事人员进驻,并推动美军撤离萨赫勒地区。

兰利将军对媒体说:“过去几年,人们对我们最重要的盟友之一法国抱有负面情绪,所有社交媒体和各大媒体,很多负面情绪都是由俄罗斯的错误信息和虚假信息推动的。”

他说:“我们需要把我们的叙述传播出去。”约翰内斯堡的技术和信息分析师乔治‧博塔(George Bota)对此表示同意。

“美国在非洲的各方面都远远落后于中国(中共),甚至俄罗斯,美国必须警醒,现在是关键时刻,美国甚至没有为自己在非洲设立的媒体机构提供资金,更不用说其它媒体了。我们似乎还没有认识到信息在当今时代的重要性。”他说:“这让我感到惊讶。”

“如果你没有办法向人们传达正确的信息,就无法讲述你的故事,如果不能赢得人心,你做再多的好事也没用,没人知道。”

博塔强调了拜登政府的“洛比托走廊项目”(Lobito Corridor Project),该项目于2023年5月宣布,初步承诺投资3.6亿美元。

2021年12月4日,一名法国士兵在马里东部城市加奥(Gao)的街道上巡逻。(Thomas Coex/AFP via Getty Images)。

美国正在赞比亚修建一条340英里长的铁路和160英里长的公路,为刚果民主共和国生产的金属和矿产品提供一条通过安哥拉大西洋沿岸洛比托港口运往美国和欧洲的路线。

参与该项目的瑞士托克集团(Trafigura)表示:“将这些宝贵的资源从中非铜矿带运往西方市场对美国和欧洲来说至关重要,尤其是在能源转型的过程中。”

“这将为许多非洲人提供生计,但非洲人对此一无所知,好像不存在。”博塔说。

“中共资助记者报导他们的基础设施项目,美国也必须这样做,美国必须在非洲的信息空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否则就输定了。”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中共摧毁了中美友好关系
【名家专栏】中共在拉美的毒品战等非法活动
【名家专栏】中共在非洲争夺影响力
【名家专栏】中共发起反美联盟不对称战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