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共利用加国大学培养军事科学家

人气 3585

【大纪元2024年06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与西方大学合作是中共“军事现代化”的重要途径。加拿大杂志《海象》(The Walrus)警告说,“由于天真和盲目相信学术交流具有普遍益处,加拿大一些顶尖大学为远东的军事化做出贡献。”

中共军方打着“学术自由”的幌子与西方顶尖大学或研究机构进行研发合作,并借此将国外先进科技引进中国。

另一方面,西方大学与研究机构因普遍面临经费压力,加上大批中国留学生去西方国家读书,以及中共为西方大学提供丰厚的研究经费,导致部分西方大学缺乏对与中共进行“不设限”学术交流风险的警觉。

《海象》杂志日前刊登长篇文章,介绍中共军方通过加拿大大学作为跳板,从西方国家持续引进尖端科技发展中共军事的现象。

中共采花酿蜜计划 派出卧底军事科学家

自20世纪70年代初加拿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PRC,共产中国)开始学术交流以来,加拿大政府认为,让中国留学生受益于加拿大在科技方面的知识和经验,是对中国经济和工业发展的一份礼物。

直到2019年,西方政府及其情报机构才意识到中共“国外采花,国内酿蜜”计划的严重性。

其实,早在2000年左右,中共就将“采花酿蜜”作为军方抓住并利用开发技术的途径,开始快速军事现代化计划。

随后,来自中共军工六校的六所大学的军方工程师和科学家开始以普通学者身份赶赴加拿大大学就读,从事研究生研究,几乎涉及所有具有军事应用的科学或技术。

“军工六校”分别是:中国国防科技大学、哈尔滨工程大学、南京理工大学、解放军陆军工程大学、解放军陆军装甲兵学院、解放军陆军防化学院。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国际网络政策中心(ASPI)于2018年发表论文说,美国、英国和加拿大是中共军方科学家选择留学的前三大目的地。其它被青睐的国家还包括澳大利亚、德国、瑞典、新加坡、荷兰、日本和法国。

这份名单是通过分析2006年至2017年发表同行评议学术论文,并核实作者的中共军方科学家真实身份后编制的。

在2019年,有84名在加拿大大学就读的中国研究人员被确定为是卧底的中共军事科学家。

对外国学生来说,进入加拿大的学术机构很容易为学生打开永久居民身份的大门,从而获得公民身份。而且不仅是学生受益,最终他们的直系亲属也可能受益。

加拿大2024年初宣布限制留学生数量,安省3月27日宣布96%的留学生名额给公立大学和学院。图为多伦多大学。(穆枫/大纪元)

研究揭50所加拿大大学跟中共有军事合作

美国战略情报公司Strider Technologies在2023年的一项研究中说,包括滑铁卢大学、多伦多大学、卑诗大学和麦吉尔大学在内的50所加拿大大学是中共军方的渗透目标。这些学校的研究人员与中共军方的科学家合作开展研究,并已发表数以百计的科学论文。

Strider发现,在过去5年中,加拿大10所一流大学的学者与中共国防科技大学(NUDT)的军事科学家发表了240多篇联合研究论文,主题包括量子密码学、光子学和空间科学等等。而参与联合研究的国防科技大学一些研究人员,是导弹性能和制导系统、移动机器人及自动监视方面的专家。

《海象》说,相比之下,美国在发现安全漏洞证据时会毫不犹豫地采取行动,而加拿大很少试图对中共的知识产权间谍活动采取法律行动。

一个例外是2021年1月,加拿大温尼伯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的高安全传染病实验室解雇了邱香果和她的丈夫成克定。据称,这对夫妇曾与知名的中共军事研究人员合作,研究和进行致命病原体的实验。据称,2019年3月,他们将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帕病毒的样本送到了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两个月后,这对夫妇失去了安全许可,加拿大骑警开始展开调查。

微生物实验室,示意图。(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加拿大开始堵国家研究经费的漏洞

多年以来,加拿大自然科学与工程研究委员会(NSERC)也投资中共军方与加拿大大学的合作研究项目,但后来改变了赞助政策。

2021年,联邦政府为NSERC引入更严格的指南,要求申请NSERC资助的研究人员必须完成安全风险评估。任何被评估为“较高风险”的项目,都将接受加拿大安全机构的国家安全审查。如果被判定风险过高,该研究不会获得联邦政府的资助。

但是,此政策没起到足够阻吓作用,加拿大仍有10所大学与中共国防科技大学有合作关系。

《海象》提醒说,限制加拿大政府为中共军方科学家提供研究资金并不能阻止跟他们合作。因为北京也在为加拿大和其它外国大学提供大量资金用于军事应用研究,加拿大研究人员仍乐于接受这些资金赞助。

中共官派留学生开始隐藏敏感信息

加拿大《环球邮报》报导说,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的一份日期为2021年12月21日的报告说,自实施限制以来,拿奖学金的中国学生在前往美国、加拿大和英国、澳大利亚等其它西方目标国家时,试图隐藏他们跟中共的军事联系以及掩盖他们研究的敏感性。他们到国外大学搞不会引发安全警觉的研究,但这些研究同样适用于军事应用。

该报援引了CSIS与加拿大五眼情报伙伴分享的文件说:“例如,一名学生在中国主修遥感。在加拿大,这名学生的专业是林业,但它使用的技术与遥感类似。”

CSIS报告提到,中共官方对在加拿大大学从事研究的中国学者提供培训,指导他们学习如何保持低调、如何避免引起加拿大政府的注意以及如何避免与其他学生和研究人员交朋友。

CSIS和其它安全机构一直警惕中共特工对加拿大国家安全构成的威胁,并一直在向政治领导人通报这一情况。但总有人说,与中国进行贸易的经济优势和与中共政权继续接触的短暂利益相比,任何威胁都微不足道。

孔子学院已渗透到德国社会的方方面面。(加拿大纪录片《假孔子之名》导演秋旻提供)

加拿大情报部门成功让大学关闭孔子学院

在多年警告被忽视之后,CSIS开始采取谨慎行动,选择不致于引起政治或商业方面反对的行动。

CSIS特工开始与加拿大大学管理人员交谈,这些学校已与北京达成协议——由北京资助在校园内设立孔子学院。孔子学院是一种金钱外交,但一些尚未设立中国研究中心的大学和学院仍误认为是一份礼物,但中共设立海外孔子学院的真正目的要险恶得多。

CSIS的调查显示,孔子学院是最近的中共外交办事处的“间谍前哨”,其真正目的有两个。一是监视大学,目的是窃取技术或招募有影响力的特工。另一个是监视攻读本科学位的中国留学生。这些学生受到密切监视,以防他们表现出接受政治或其它兴趣的迹象,例如宗教,这是中共无法接受的。

任何不按照中共要求行事的学生都会被立即带回国,未来前景受限。严密监视并控制中国学生的另一个原因是,如果有必要,能够派遣他们代表北京担任煽动者或抗议者。

《海象》说,在2019年政治和疫情危机之前,当CSIS特工提出对孔子学院的担忧时,大多数加拿大大学和学院的管理人员接受了CSIS的建议并终止了与北京的合同。对中国本科生的恐吓和迫使他们成为政治争端的棋子,显然违反加拿大人持有的对大学生活的理念。

2023年10月17日,“五眼联盟”在加州首次举行了“新兴技术与创新安全峰会”。图为“五眼联盟”的情报组织领导人首次一起公开亮相。从左到右分别为澳洲安全情报局局长Mike Burgess、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局长David Vigneault、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Christopher Wray、新西兰安全情报局安全局长Andrew Hampton和英国军情五处的处长Ken McCallum。(美国联邦调查局网站)

加拿大在规劝大学放弃跟中共军方研究上有困难

CSIS特工发现,和中方合作研究带来的风险问题,在和加拿大大学接触时,远不如孔子学院问题那样开放和被接受。

对加拿大一些大学和学院来讲,中国是除印度之外的第二大生源国,超过一半的学费收入来自外国学生。此外,加拿大当局对申请人的安全审查也更加严格,这也导致加拿大对中国学生的吸引力下降。

这使得这些大学很容易受到这类政策的影响。

安省理工大学(OTU)国家安全分析师兼教授丹尼斯‧莫利纳罗(Dennis Molinaro)告诉《环球邮报》说,在大学与中方合作研究的议题上,大学表示,需要政府明说他们的合作研究所带来的风险。

但目前,负责收集外国威胁情报的CSIS被禁止与加拿大人分享具体信息,就算是执法机构,能分享的信息也只是专用于与刑事犯罪相关的起诉。

“每个人都依赖对方做正确的事。也就是说,大学想知道存在什么具体威胁,这样它就不会有限制学术自由之嫌;情报部门则希望大学基于道德行事——与中国(中共)的机构合作是不道德的。”莫利纳罗说。

他建议,联邦和省政府出台更明确的学术合作指南;同时改革规范安全情报局的法案,使其能够更公开地谈论存在的威胁。

五眼联盟安全机构负责人首次公开聚会

CSIS主任大卫‧维尼奥特(David Vigneault)在2023年10月参加加州举行的五眼联盟安全机构负责人会议时说,CSIS注意到加拿大大学的这种防御情绪。

“我们不会告诉人们他们应该雇用或不雇用谁。”维尼奥特说,“但我们会告诉他们……如果你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共产中国)与中共军队有关联的七所大学之一工作,如果你也在(加拿大)大学里从事尖端技术工作,这可能不是一个好主意。”

五眼联盟安全机构负责人公开开会被视为是史无前例的。“五眼联盟”包括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

维尼奥特说:“但大家也需要明白,交战规则、游戏规则已经改变。他们(指中共)所做的事如此猖獗,他们窃取知识产权,他们干涉我们的民主进程,他们在校园里进行渗透,在所有领域进行干涉。”

英国广播电台BBC说,五眼联盟安全机构负责人会议是一次非常刻意的尝试,目的是加大对北京的警告力度,也因为担心许多西方公司和组织仍然不听劝告。

会议地点硅谷也是经过精心选择过的,表示五眼重点关注北京试图窃取西方技术的行为,或通过网络间谍活动,或通过安插内鬼。

美国华府乔治城大学安全与新兴科技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and Emerging Technology, Georgetown University)访问学者拉斯凯(Lorand Laskai)曾提到,北京“军民融合”政策的野心和触及范围已超越美国地区,对亚洲国家更是一项警讯。

责任编辑:林妍

推荐阅读:
相关新闻
加中民间合作被中共利用军事化 加国急需应对
波兰两所大学宣布关闭孔子学院
调转船头对准中共 西方情报机构誓言反击
美众议长:推动全面抗中共法案 应对威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