掸封尘:摆平红领巾佩戴之争的最佳方案

人气 1536

【大纪元2024年06月09日讯】近日,中共少先队的小江湖风波乍起,围绕红领巾的佩戴方法打起口水战。起因是山东聊城共青团发布了一个视频,演示了一种红领巾的新系法,看上去有点像是“戴披肩”,并已在当地学校推广。视频一经曝光,便在社交平台引起广泛热议,反对声浪强势登场。

反对派的理由主要集中在两点:

一是说,新式样明显改变了以前一直沿用的佩戴式样,感情上不可接受!并把毛泽东当年佩戴红领巾的照片搬出来助阵,一口咬定“毛主席咋戴就咋戴!”。

二是说,新式样酷似日本学校的校服系法,被称“日本三角巾”,这种操作和“毒教材”一样居心叵测,还说有不法分子渗透之嫌等等。更有不少网友直言坏分子说不定就在全国少工委……

这第二点理由,一下子把分歧升级到敌特的性质,甚至要闹成把日本都牵扯进来的国际事件?

6月7日早晨,全国少工委慌忙出面“救火”,在其公号发布《关于红领巾佩戴方法说明》作出回应,原原本本重申了既定的佩戴红领巾的四个步骤。但对分歧双方,既没有肯定谁,也没有否定谁,玩起了“骑墙术”。

笔者把红领巾新、旧佩戴式样跟“四个步骤”仔细对照,发现若从技术层面来讲,都是合规的。

少工委玩“骑墙术”,对垒双方互不相让,看来这少先队的小江湖一时半会还消停不下来,口水战或有升级的可能。

不过,若依笔者愚见,摆平双方的最佳方法,不是怎么佩戴,而是根本就不佩戴。原因如下:

1.  少先队名不符实。

少先队,顾名思义,它是少年儿童的先锋队。理应由先进分子所组成(只说字面意思,并不一定是实际情况)。但现如今的学校,都是小学第一学年刚一入学,就让入队“大波轰”,良莠不分,鱼龙混杂,没有任何先进性可言。

2. 所谓“共产主义接班人”只是个笑话。

马克思共产主义已被公认为一种“破产的意识形态。”事实胜于雄辩。全世界曾有实践马主义的国家23个,目前只剩5个了。若是按照正宗的共产主义理念来衡量这5个国家:中国不伦不类;越南正在出轨;朝鲜、古巴和老挝半死不活,共产主义运动正在走向彻底失败。由此可见,喊了上百年的“共产主义接班人”不仅是骗人的鬼话,而且是天大的笑话。

而事实上是,中共官僚集团掌了国家权,红二代接了红一代班,红三代接了红二代班。而作为万千普罗大众,只不过是接了韭菜、屁民、漂族甚至“屌丝”的班。

3. 佩戴红领巾不吉利。

红领巾为什么红?因为它是红旗一角儿。中共常说:我们的旗帜,是千千万万个烈士的鲜血染红的;我们的江山,是千千万万个烈士的头颅换来的。总之,中共的红色旗帜、中共的红色江山,都是来源于死人堆。所以,红领巾和死人息息相关。

应该明白,死人就是死人,都归阴曹地府管,属阴间,并不能因为是烈士就属阳间。与之相关的东西,都带有死人的阴森晦气;死人血就是死人血,想想吓人,看看恐怖,绝不会因为是烈士的鲜血就可爱,就吉祥。

那么,把一块用死人血染红的红布(起码在精神与文化内涵上是这样)挂在孩子脖子上,是好还是坏?若是按照传统文化来看,这东西只能给人带来霉气,招来祸殃。

3.  不该让孩子向血旗发毒誓。

我们知道,在中共的入党、入团誓词里,都有“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毒誓。中共也许是因为让少年儿童直接发这样的誓言太骇人,所以就换汤不换药,来了一句“时刻准备着,为共产主义贡献力量!”。这其实跟“奋斗终身”半斤八两。这就等于向中共血旗发了一个毒誓,同意把自己的小命儿献给它。

这种做法,主张者用心歹毒;参与者后果严重。而作为孩子的家长,让孩子从小背负如此生命不能承受之重,于心何忍哪?

4.  让未成年人宣誓不严肃、不合法。

少先队入队誓词是:“我是中国少年先锋队队员。我在队旗下宣誓:我热爱中国共产党,热爱祖国,热爱人民,好好学习,好好锻炼,准备着:为共产主义事业贡献力量!”

中共规定,入队的适龄为6~14周岁,让一个刚刚6岁的懵懂儿童举手宣誓,这也有点儿太滑天下之大稽了吧?

请问:他知道什么是誓词吗?他知道为什么要发誓吗?他知道发誓意味着什么吗?“我热爱中国共产党”,他知道这党是什么吗?“为共产主义事业贡献力量”,他知道这主义是什么吗?如果这些他一概不知道,那这发誓不是瞎胡闹吗?

问题的更深层在于:一个刚刚6岁的懵懂儿童,他是具备了法律规定行为责任能力的人吗?那么,这种宣誓是不是有违法之嫌呢?

5. “藏字石”示警。

2002年6月,贵州省平塘县发现一块“藏字石”,引起轰动,新华网、央视等100多家媒体竞相报道。中科院院士在内的三批科学家对“藏字石”科学鉴定的一致结论是:未发现任何人工痕迹,纯粹天然。巨石形成于2.7亿年前,大约五百年前一分为二,断面凸显“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被称为“天书”。

“藏字石”所在的景区已被开发为国家地质公园,公园门票正面就是用“藏字石”作的招牌,“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完整、清晰可见。(合成图片)

那么,这个“藏字石”应该怎样解读呢?如果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的话,说白了,它是上天下达的《中共死刑判决书》。这个《死刑判决书》,起底悠远,来历非凡,神来之笔,浑然天成,实话石说,指向精准,一字不多,一字不少,言简意赅,赫然醒目,字型方正,排列均匀,不由得你不相信似有天意承载其中。

从2002年6月至今整整22年了!我们真真切切听见老天爷的声声呼喊——

“神的子民们啊,中共大厦将倾,还迷失在共产主义谎言中的你们啊,赶快醒来吧!赶快逃出这座就要倒塌的魔窟吧!千万不要给它陪葬啊!”

中共分为党、团、队三级组织,少先队是其中最小的一个。既然上天判了中共死刑,中共组织内的成员就有性命之忧。怎么办?顺天意而行,远离中共,退出少先队,是保全性命的唯一方法。

6. “三退大潮”

命悬一线,生死一念。目前蔚为壮观的“三退大潮”,那是为曾经加入过中共邪党组织的人们开创的“退党保命”的宝贵机缘,是值得万分珍惜的。截止到2024年6月,在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三退”的人数,已超过4亿3千万人。望还在中共贼船上没下来的中共党、团、队员们,赶快“三退”保平安!

7. “红领巾”或成“绞命索”?

中共少工委规定的红领巾四步系法,无论是老式样还是新式样,都是围着孩子脖子打个结。

这些年来,坏人利用“红领巾”之便,勒死少年儿童的恶性事件时有曝光。例如:2012年,家住昆明市呈贡新区倪家营村的倪某某,由于感冒没有赶上校车。在步行前往离家4公里的学校时失踪。5月21日,在距学校700米的一个防空洞中,有村民发现了倪某某已被烧焦的遗体。

检方查明,5月15日上午7点左右,15岁的阿平在倪某某上学的路上,将倪某某强行带至倪家营村昆河铁路的一个防空洞内,用红领巾将其勒死,后焚烧尸体并逃离现场。

8. 苏联垮台后的少先队结局。

苏共时期,每个学生都必须参加少年先锋队。苏联的红领巾最初为深红色棉质,后期改为化纤材料,任何对红领巾的不敬,都可能受到非常严厉的惩罚。

苏共在全国专门为少先队员修建了数以千计的活动站、夏令营以及少年宫。1991年,随着苏共的垮台,倾巢之下,焉有完卵,苏联少先队宣布解散;众多少年宫、少年活动站以及营地要么荒废,要么挪作他用。

行文至此,小结一下:

红领巾不是怎么戴的问题,而是戴不戴的问题。

红领巾不是戴不戴的问题,而是少先队入不入的问题。

少先队不只是入不入的问题,而且是入了的孩子该不该退出的问题。

史实如镜,天意昭昭,愿诸君三思而善行。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清远:坚决反对孩子佩戴红领巾
苏州小学建校舍缺钱 学生不捐款不给红领巾
红领巾勒死9岁男童  民众愤怒吁取消
红领巾又夺人命!江西13岁男孩离奇身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