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头一时无两的中金公司为何面临消亡

人气 4277

【大纪元2024年07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易如采访报导)在过去改革开放时代,中国的金融业一直模仿西方的行业标准,但在中共与西方越来越趋于冷战的情况之下,它们首先成为中共的改造对象,华尔街模式面临走向消亡的前景。

改造中金公司

中金公司可能是大陆曾经最国际化的一家金融机构,从诞生起便对标华尔街顶尖投行,目标是成为“中国的摩根士丹利”,曾经在朱镕基和王岐山等人治下一时风头无两,早年中金公司承接的往往都是大型国企的IPO项目,一度被称为“贵族投行”。

如今中金公司的市场主导的坚定信念也消失了。彭博社报导,现在中金公司内佩戴共产党员徽章的队伍日益壮大,银行家们纷纷宣誓效忠党,据称该公司大约三分之一的银行家现在都是共产党员。而在过去,在金融圈共产党员曾经是一个被视为禁忌的话题,一些银行家拒绝入党。

随着党的影响力不断扩大,一些老员工感到担忧,士气低落,许多人也开始提早下班。

最糟糕的是,由于美中关系的紧张及北京对经济活动的控制欲,中金公司的生意已经枯竭,随着IPO交易量暴跌,2023年中金公司的利润和收入继续下滑。过去两年,中金公司在香港上市的股票市值下跌近46%。

今年4月,中金公司将大陆员工的的基本工资将减少25%,大多数人在2023年都没有收到任何奖金。而在过去,推崇华尔街文化的中金公司,其高级银行家的薪水几乎与高盛或摩根士丹利的同行一样多,现在只有后者的一半左右。

中金公司还准备在2024~2026年削减三分之一的境内投行员工;由于国内交易的下滑,中金公司计划扩大在东南亚的业务。

就在几年前,中金公司员工还频频炫富,但近日中金公司传出一名30岁女员工因为降薪,还不起房贷而轻生身亡,给人一种强烈落差感。(先前报导:大陆券商现降薪潮 中金部分员工工资打三折

2023年1月17日,位于纽约市的摩根士丹利总部大楼。(Michael M. Santiago/Getty Images)

台湾云林科技大学财务金融系教授郑政秉对大纪元表示,中金公司成立时很风光。那时在朱镕基、王岐山的牵线之下,让摩根士丹利入股,替它提供很多技术服务。但中金公司是所谓龙头国企,内部非常僵化,一直高高在上,想要主导大局,迫使摩根士丹利退出了,它自己又缺乏专业知识与国际关系网,相对上竞争力就下跌。

“另外中金公司虽有很多特权,但灵活度、多元性、对于中小企业、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不足,这方面中信证券、东方财富都优于中金公司,所以中金公司的行业排名2020年左右都已经掉出三名以外了。”

郑政秉表示,中金公司2023、2024年的获利都是急剧下跌的,已经到了无法平衡的地步,必须要做一些彻底的改变。

他说,它现在已支撑不起华尔街式薪资结构,表明它的情况非常差,华尔街IPO的困难度越来越大,香港IPO的功能也大幅下降;国内的经济情况很差,股票市场跌跌不休。中金公司的问题都非常的严重,更悲观的预估就是它有可能面临消亡。

“现在中共又迫使金融业要接受党的领导,这一政策对整个金融界的伤害都会很大,何况已经遥遥欲坠的中金公司。”

 “中国特色金融发展之路”

中金公司是中国从改革开放时代往红色共产中国倒退的一个缩影,中共为了维持政权,不惜牺牲经济与民众利益,执意要发展出“与西方金融模式有本质区别”的、所谓“中国(中共)特色金融发展之路”。

根据2023年底党刊“求是”文章介绍,所谓“中国(中共)特色”,就是加入马列与党魁思想等外来政治因素,核心是“坚持党中央对金融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

台湾云林科技大学财务金融系教授郑政秉(郑政秉提供)

郑政秉表示,党来决定金融运作的目标跟方式,本身就非常奇怪。在西方社会里面,不要说党,就是政府领导金融就已经很离谱了,它们的金管会或中央银行都是独立于政府之外的。

“金融业本来诚实的交易、诚实的订定契约、诚实的执行契约、诚实的做金融判断。党是一个私心非常重的机构,为了自己的存活,会把很多东西加进来,大局上就是违反市场机制与金融运作的机制。这对金融业根本就是一个噩梦,大家都觉得未来中国很可能会有金融风暴。”

分析人士指出,在中共三中全会前夕要金融重新定义,一共六条:首先是不对标美国金融模式,不能单纯以盈利性为目标;要强调金融的政治性、人民性;要学习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金融理论;强调金融的服务业定位,为实体经济服务,不鼓励把金融业发展作为经济发展的优先地位;金融业不能搞特殊化;不需要太多金融中心,香港和上海就够了等等。

前中国资产管理公司首席合规官梁少华资料照。(马尚恩/大纪元)

美国加州陈闯创律师楼职员梁少华对大纪元表示,几十年前中国开始发展金融,大量的政策手法都是学欧美,但是党魁习近平上台之后敌视金融业,一直在整顿金融业,包括裁撤保监会,剥夺证监会的权力,抓捕一些金融机构人士等。

“他首先想到的总是加强什么党的领导,他要把所有权力抓在手里面,一切是为权力服务的,其它都是捎带的东西。”

郑政秉表示,中共越走越偏,现在重新定义金融六条,基本上想要有共产党全面领导金融业。

他分析说,第一条强调盈利性必须要服从功能性,所有的金融都是以盈利为目标,金融可以间接促进经济发展,把功能性大幅标举出来,实在有点离谱;所有实行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国家,经济都一塌糊涂,金融都惨不忍睹,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学习;要破除金融精英论,实际上就是要打击美国西方的金融精英。所有敢说真话的金融专家,在共同富裕、反腐打贪的打击之下噤若寒蝉,留下来的都是一些听话的、能力平庸的。

梁少华认为,中共的目标可能是把一切与国外沟通比较多的行业,慢慢地脱离。它害怕改革开放几十年形成同情改革开放的技术官僚和精英在各个岗位仍然发挥作用,所以要加强控制与清洗。

未来险途

现在中共也想打造自己的世界金融中心,一方面是觉得有制造业,金融业也得跟上来,另一方面受到了西方的金融打击。

郑政秉表示,金融发达的国家都有一个特色,必定是法律健全、伦理道德高尚,而且完全按照商业逻辑跟市场机制去走。

“现在中共也想追求成为一个金融中心,但法律体系、中立客观的执法系统,从业人员的道德品性,都差太远了。包括法律系统、会计系统、交易系统基本上都是藏污纳垢的,喜欢做假账、财报作假,使得中国公司在华尔街已经不受欢迎了,去美国上市的困难度越来越高。”

郑政秉表示,中共成立北京证交所,希望中国新兴公司可以在中国IPO,实际上中国的经济体量虽然很大,但民间很穷,资本市场规模跟西方比小了很多。所以一旦跟西方关系紧张,中国上市公司过去动辄融资规模天价的情况,就一去不返了。

他说,香港金融市场也一落千丈,一直在跌。而且中国富人对把资本放在中国大陆,有高度的不安全感,尽可能把资金移到海外。所以中国的金融市场,想要创造像华尔街那样的资本融资规模,基本上差非常远。早期它想成为世界第一,现在连维持都维持不住了。

香港的金融市场也一落千丈,已被新加坡超过了,还一直在跌。图为香港股市交易所。(AFP)

在这种情况下,中共继续加强对金融业的控制与清洗,指定可以扶持哪些公司和行业,不能扶持哪些公司和行业。据彭博根据官方公告计算,仅2023年就有至少130名金融官员和高管受到调查或处罚。

梁少华表示,金融风险是实体经济风险的累积,现在包括地方政府债、城投债、一带一路,大量的实体投资反映到金融上就是烂账,会形成无法解决的债务。中共无力解决,但它舍本逐末去控制金融,实体经济的根已经坏了,它现在要去修剪依附在实体经济上的花朵,只会让情况更坏。

“未来金融的自由度会越来越低,会慢慢地失去市场作用,包括金融业从业人员、市场容量、活力可能会慢慢地萎缩。有可能回到改革开放之前,在改开之前,中国银行都不是真正的商业银行,都是财政部的一个分支机构,贷款没有任何的自由,造成了大量的坏帐。”

郑政秉表示,中国金融业目前处在恶化的状态之下,它不走正路,还想走过去毛泽东的老路,用党来领导金融,现在房地产业出了问题,金融业最大的放款就是房地产业,估计中国银行的呆账的比率会急剧的上升,中小型的银行会倒闭,资本市足率会大幅的下降。

他说,习近平第二任的时候,很明显拿回香港跟台湾是他主要的目标,他也意识到跟西方的关系会处于对抗,不惜牺牲掉经济上的成长。在经济遇到问题的时候,也不走以前胡温那种大刺激路线,反而走向很奇怪的回头路,就表示他原来的目标跟动机不同了。

郑政秉表示,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情况就会越来越糟,中共政治的稳定性跟统治的合法性,都会出现巨大的问题。

责任编辑:林妍#

推荐阅读:
相关新闻
中金预测十估九错 专家:中国经济很难救了
中金总裁吴波卸任 据报其兄是证监会主席吴清
中金再砍成本 传高层银行家遭降职减薪
709九周年 当事人揭傅政华主导抓捕内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