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人们的收入发生了什么变化?

人气 410

【大纪元2024年07月09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effrey A. Tucker撰文/原泉编译)昨天,我造访了我最喜爱的本地食品杂货店,这是一家由家庭经营的精品店,出售来自世界各地的精美产品。该店以客户为中心,与供应商关系稳定,为顾客提供优质选择,因此该店生意极佳。正因为如此,它才能挺过这些艰难时光,包括使客户群受到冲击的通货膨胀。

我去买橄榄油。三年前,我喜欢的牌子的橄榄油一加仑是20美元,现在涨到了40美元,其中至少一半的涨幅发生在过去几个月里。我表示震惊和恐慌,店主向我保证,他从这个价格上赚到的钱并不比以前多。他的加价幅度未变,只是供应商的价格上涨了很多。

“相信我,我没赚到钱。”他说,“恰恰相反,这价格也让我们苦不堪言。”

好奇之余,我发现橄榄油的问题是全球性的,它重创了欧洲的经济,以至于一些国家取消了所有橄榄油的销售税,尽可能保持价格低廉。即便如此,每个人都感受到了痛,这不仅打击了消费者,也打击了零售商和供应商。

原因何在?人们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的解释,从歉收到气候变化,再到供应链断裂。但没有真正说明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通胀,它源于一个根本问题:中央银行发行了太多的货币,侵蚀了现有货币的购买力,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为什么通胀对橄榄油的打击如此之大?这是个谜,但在高通胀环境下,为什么有些产品和服务受到的冲击与其它产品和服务不同,这始终是一个令人费解的问题。新货币进入经济并以不可预测的方式流动,产生了18世纪经济学家理查德‧坎蒂隆(Richard Cantillon)所说的注入效应,人们无法预测货币对经济活动的影响。

三年多来,印钞病毒以令人震惊的方式袭击了各个行业,然后突然消失,转而袭击其它行业。这就像打地鼠游戏,愚蠢的东西随时可能出现在任何地方,它重创天然气,然后价格下跌,接着又转向鸡蛋,情况变好了,转而影响到纸板和铜,然后又消失了,但也只是在影响到公共事业之前,依此类推。

这就是通胀难以计算的原因之一,它从来都不是均匀的,它是零散的、疯狂的、不可预测的。现在,通胀让中产阶级完全买不起房了,那些勉强凑够钱买一栋价值35万美元的房子的家庭,却发现每次出价都被现金买家以高价买走。

受到冲击但通常不被视为通胀的领域是金融业。因为某种原因,人们总是对股价上涨感到兴奋,即使这会使股价变得更加昂贵。当基础价值不变时,这只是通胀的另一种表现。只是在这种情况下,人们认为这是好消息而不是坏消息,这实际上是一种错觉。

现在说说核心问题。人们的收入是增加还是减少了?也许是增加了,但有人很快补充说,购买的所有东西也都涨价了。当然,人们应该用通胀的数字来调整个人幸福感。但由于没有真正可靠的数据,这就很棘手。你去找雇主,要求通胀调整,但唯一可用的是美国劳工统计局(BLS)提供的数据。

劳工统计局提供了一个估算值,但这个估算值很奇怪。它受到大量“享乐主义”调整的影响,以至于明显的上升实际上会被认为是下降,因为经济学家们说你得到了更好的产品或服务。数据分析网站ShadowStats.com的人仍在用老方法计算通胀,得出的数字一直是政府所承认数字的两倍。

ShadowStats得出的数字看起来很高,但实际上可能非常低。消费者物价指数(CPI)中的排除因素也很显著。CPI不包括税收、所有利息、大多数类型的保险和新形式的费用。它无法考虑购买方面的大量替代品,也无法考虑缩水式通胀(指的是商品的大小或数量减少,而价格不变)。它通过一个复杂到无法检查其可靠性的统计模型来计算住房和房租。健康保险也是如此,如果你能相信的话,劳工统计局说,健康保险在过去三年有所下降。

这些激进的误判对人们来说是毁灭性的。他们希望调整自己的工资,但最终得到的调整与实际物价涨幅相差甚远。但请记住,这也会影响到供应商和企业。我开杂货店的朋友最怕员工要求涨工资,因为其它一切也都在涨。

例如,上周他的几台冰柜坏了,损失了数千美元的产品。修复冰柜的费用几乎是上次的两倍。买新的绝对会让他倾尽所有。他目前的工作重点就是不让商店亏损太多,这并不容易。

供应商不必乞求买方来提高价格以应对通胀,通胀就这样发生了。但涉及到工资时,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工资涨幅取决于雇主,雇主不愿在成本上升的情况下增加支出。

三年来,个人收入根本不可能跟上通胀。劳工统计局利用不准确的通胀数据进行计算,得出的结论是三年内通胀率基本持平,但仍高于2020年的水平。我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

人口普查局的趋势线更准确一些,每年只在9月份公布一次。即使CPI数据不佳,我确信秋季公布的结果将是毁灭性的,这条新闻会像往常一样被掩盖。

数据:圣路易斯联储经济数据(FRED);图表:Jeffrey A. Tucker。

是的,收入大幅减少。人们不断催促我,就三年内的通胀率给出一个数字。根据我所能了解到的一切,我估计自2021年以来,通胀率为35%—50%,也就是说,美元可能已经贬值了一半。如果情况属实,我们必须相应地调整GDP,这意味着自2020年以来,我们国家的GDP减少了13%。

这不是更贴近于人们的亲身经历吗?换句话说,我们从未走出2020年的经济衰退。这是四年的艰难衰退,只有通货膨胀的401(K)(回报率)可以证明这一点。这是对正在发生的情况的现实理解。至于你自己的实际收入,除非你非常幸运地处于财富大转移的另一端,或许在债券交易公司或大型金融公司工作,否则你的生活水平正在急剧下降。

前几天,一位朋友穿了一件黑色T恤,上面印着白色字母“不满”(Disgruntled)。这在一定程度上概括了这些日子里弥漫在空气中的情绪。我们对媒体、政府、学术界、整个精英阶层以及我们所生活的体制中许多方面都感到不满。然而,在这一切的背后,我们的生活水准正在下降。这点很神秘,因为我们知道这是真的,但官方信息不断否认这一点。

作者简介:

杰弗里‧塔克(Jeffrey A. Tucker)是总部位于德克萨斯州奥斯汀(Austin)的布朗斯通研究所(Brownstone Institute)的创始人兼总裁。他在学术界和大众媒体上发表了数千篇文章,并以五种语言出版了10本书,最新著作是《自由抑或封锁》(Liberty or Lockdown, 2020)。他也是杂志《米塞斯之最》(The Best of Mises)的编辑。他还定期为《大纪元时报》撰写经济学专栏,并就经济、技术、社会哲学和文化等主题广泛发声。

原文:What Is Happening to Income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干净世界推出新变现计划 创作者可得80%收入
收入减少 加州今年赤字或增至730亿美元
四口之家过得舒适 在美国各州需要多少收入
【名家专栏】增税并不等于增加政府收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