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50年罕见大旱 村民为争水源险械斗

人气 2
标签:

【大纪元11月4日讯】9月以来,中国南方发生严重干旱,并且已造成经济损失40多亿元,720多万人出现了饮水困难,旱情目前还将加剧。以广东为例,至10月28日,广东省内包括晚稻、薯类、玉米等在内的粮食作物,受旱面积已达到1,033万亩。广东云安为争水源引发冲突,差一点引发大规模的械斗。

广东遭50年罕见大旱 1033万亩庄稼受灾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据广东省农业厅市场信息处的最新统计,至10月28日,广东省内包括晚稻、薯类、玉米等在内的粮食作物,受旱面积已达到1,033万亩。目前,除了深圳、中山、东莞三地没有旱情上报以外,各地均有程度不同的干旱出现。

省农业厅工作人员估计,近期若无明显降雨,干旱将逐日加剧,肯定会对晚稻收成产生影响,其减收数将在40万吨左右。全省晚稻受旱面积580万亩,约占晚稻田面积总数的4成,其中晚稻绝收面积达到了40万亩。

都市报详细报道了广东的几个地区,其中曲江区9月份降雨量仅有10多毫米,创下40年来的新低,造成10500多亩农田失收。49岁的农民韩杞泉家共10多亩地,就有一半禾田因干旱绝收,使他家经济遭受重创。

“明年儿子的学费肯定没指望了,原本打算收成后买肥料的钱也泡汤了。”韩的儿子现在在读初中二年级,由于家庭没有其他收入,韩杞泉就靠着农田里的收入,负担儿子的学费和生活费,没有料到的是,一场大旱,对平淡的乡村生活有如此大的冲击。

梅州市自今年9月中旬以来,局部地区也发生较严重旱情,该市目前农作物受旱面积达到二万公顷,部分地区出现人畜饮水困难情况,其中五华县有4万亩良田几无收成。

“这是一个没有收成的秋收季节,”梅州市五华县水寨镇黄井村的李老汉指着自己田里的水稻沮丧地说。李老汉的田里,第一眼看去不是看到禾苗,而是田里一块块因为干旱裂开的土地,土地的裂痕在稀稀生长的禾苗下面显得异常惊心。

而李老汉家的农田周围的270多亩田里,几乎所有的田地都干裂着,几乎所有田地里都是大片大片的白色。

化州市南盛、同庆、杨梅等地,种植的水稻有70%至80%受旱,其中有20%─30%枯萎失收。化州市南盛街道办南盛东村的村民说,他们村因为干旱,水稻亩产平均50公斤左右,

村民争水源 险发生械斗

云安县白石镇民福村委麻子田村共有村民580余户,该村地势较高,属于丘陵地带,周边数公里没有河流经过,当地村民完全靠着两个山泉水的取水点来生活。麻子田村的村长介绍,“在往年,就是其他地方不大旱,我们这里也经常会缺水,每年都会因为争水源引发冲突。今年又差一点引发大规模的械斗。

“就在今年9月底,因为长期干旱,供村民生活用水的一个取水点断流,全村剩下另一个取水点,由于这个取水点仅能维持200多户人的生活用水,距离较近的两百多户村民开始不让其他村民前来取水。”一个村民介绍,为了争夺水源维持生活,距离较远的300多户村民开始频频与水源较近的村民发生冲突。

10月1日,当距离较远的30多户村民拿着水桶前来担水时,距离较近的30多户村民纷纷拿着铁锹、棍子前来护卫,双方开始在取水点附近僵持,一场械斗眼看就要爆发。

一位村民见势不妙,忙将这一情况报告给当地镇政府。为避免冲突,镇政府不得以投资2万余元,打下一口深井作为取水点,冲突才暂告解决。

日常用水难求,吃的水贵如油

“用这勺水先把脚上的泥土洗干净,再上来洗澡。”汕头潮阳区西胪镇西二居委的居民陈二嫂,将一个盛着大半勺水的勺子递给7岁的孩子阿胜。阿胜洗完脚后,脱下衣服跳到了装了半盆水的澡盆上。陈二嫂说,这盆水,她刚才已给近6岁的孩子阿文洗过一次澡。两个孩子洗完后,陈二嫂将他们换下的衣服丢到盆里,按她的说法,这水还算干净,洗完衣服再拿去冲厕所。

据悉,西胪镇地处榕江下游西岸,全镇28个村居,其中11个村居共10万多人一直以来靠飞鹰水库供水。然而,今年来持续干旱,飞鹰水库接近干涸,致使连续几个月来十多万居民都靠买水度日,水稻也严重受旱,受旱面积达1.3万多亩。

一个居民介绍,为了能够得到日常用水,他们往往在凌晨2时许就要去排队。日常用水如此难求,吃的水就更是贵如油了。在西胪镇,每立方米水卖30元左右,每瓶水卖1元至1.5元。西二居委的居民陈如潮,自家备有近十个瓶罐和一辆用来载水的三轮车。他说,靠他自己一大早和小孩放学后去附近山村载水,每月最少需耗费50元,如果要靠别人载上门买,那每月得花200元。一名村干部告诉记者,他家5口人,每月买水需180元左右。

由于严重缺水,在潮阳区,打井成为当地最为吃香的职业。但是由于过量抽取地下水,也导致了一些村庄的房子结构性塌陷。@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西门町路上 出现一亩田
国家地理杂志: 中国经济成长的痛苦
亚洲最大沙漠水库 干涸见底
中国粮食安全问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