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春晖

褚德三(台湾)
font print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一提起父亲就浮现他清瞿脸庞,瘦长身影,一口红红槟榔,一副好好脾气,尤其溶溶如海的春晖。

我八岁时就知道父亲是由他姑姑一手带大的孤儿,来自“诸罗”乡间。由于不识文字,缺少一技之长而从事挑砖石,铲砂土的泥水工人。

记得父亲夏天是箬笠、汗衫、赤足、短裤。冬天则布帽、夹克、长裤、胶鞋的在工地劳工换取一家人生活。

摸过父亲长年扁担压迫的肩上,紧握圆锹的掌中粗茧,以及手指、手臂给水泥浸伤的灰白白裂痕,默默数过父亲淋漓汗水,劳苦风霜是日复一日,年又年把鬓发染成斑白,也在额上多刻了绉纹──那时才四十多岁的父亲未老先衰了吗?唔!换成别人正当巍巍如山的壮年呀……/p>

当我国小五年级时的一个星期天,我和一群同学拥着老师去做家庭访问,就在途中一处工地看到父亲的瘦长影子……

当时的我不敢声张,甚至踌躇不前哪!人家同学的父亲很多是大官大业,开行设店的呀!我的父亲却在烈日下出卖劳力,还偏偏出现在我们师生大伙儿面前……

眼见父亲挑起一担砂石而颠跛几步,我才霍然惊觉父亲已经不胜负荷了?我因而激动得热泪盈盈,尤其忘了自卑,寒怆而连奔带跑去呼唤得一声重过一声……一声泣过一声……

父亲大感意外,慌张的放下肩上重担,又窘又羞的红了脸色……等到我的老师向前问候,一再赞扬我品学兼优得全年级第一名之时,父亲才惊喜笑容。同时一再向老师致谢,向劳工同事炫耀之后,再挑起的重担竟然空无一物似的健步如飞……

当我进入六年级之后,为了能考上初中(那时还没实施九年义务教育),无论学校、老师、家长、学生都情愿课外补习到深夜──天呀!我家在偏僻郊外,又喜听鬼怪故事听得胆子变小了……

是个冬夜,家家户户提早息灯沉沉睡去……我的父亲还在阴暗的郊外等着接我回去──否则呀!阴暗漫漫的郊外归途只要风吹草动,猫叫狗吠就会使我惊觉“鬼影幢幢”扑我而来……

冬夜的冷月,寒星苍黄了父亲的脸色。呼呼北风也飘起父亲依然一身单薄衣衫。而我却吃得脸色红润,穿得身子又臃又暖……

当父亲一手接过我那沉重书包,一手怕我受到惊吓的把我牵着,我才知道父亲在冷得发抖──但父亲忍着,忍着,却是忍也忍不了风寒发出了几声咳声……

到了半夜—-父亲还会抖抖起来看看我是否踢开棉被?有时也会为我更深寒夜出去──只为到彻夜市场买碗热气腾腾的汤面给我消夜。而后再把我轻轻拍着,拍着直到再度入梦……

记得一个狂风暴雨的深夜……我忽然腹痛如绞,又哭又叫,急得父亲一把将我背上,出去一家又一家诊所扣门求医……

我的身上披了家里仅有的一件雨衣,父亲自己给风雨淋漓侵袭,还得在泞滑泥土路中步履艰难……

总算有幸有个医师大人愿意在风雨深夜开门了(当然是被吵醒而满脸不悦)──我当时腹痛得昏迷状态,依然听得到父亲一家又一家扣门求医时的焦急如焚,哀哀欲泣声声……

诊断结果是“急性肠炎”──如果慢了一步,我的小命恐怕会……

当我痊愈了,一眼就看出父亲的眼圈又黑又深──那是彻夜在我病榻守护,送药送茶,问寒问暖,白天还得赶到工地劳工的结果……

不久……父亲终于积劳成疾的病倒了,还病得来势汹汹──就在我国小毕业的前几天。

毕业典礼那天呀!光临学校观礼的官员、来宾、家长很多多哟!我却一直寻盼不到父亲答应要来观礼的瘦长影子……

当我上台领取最高荣誉的“县长奖”之时,我在别人羡慕,祝福掌声中却有悲哀的泪水──父亲终究没来呀!难道病情使他难能下床吗?不然,一定会来的。我要把这份最高荣誉归功于教我导我的老师,更要献给生我养我爱我的劳工父亲……

转身过来呀!我才惊喜老师扶持我的父亲来到会场中央,同时当众介绍是“县长奖”得主的父亲──一个慈祥又劳苦功高,平凡中益见伟大的劳工父亲……

全场的掌声响如狂雷轰动了──我这才真正不以父亲是个粗俗劳工自卑。父亲的一脸病容尤其焕发欣慰、满足、骄傲光彩。但他病歪歪的身子却在摇摇欲倒……

父亲的病由重转危,终于一个凄风苦雨之夜息去生命的油灯──临终之际得知我考上别人巴望不到的省立初中,因而一种不甘又不忍,遗憾又无耐的凄然眼神把我望着—–望着—-他早已认定我是能够耀祖荣宗的读书种子,曾经立志再如何辛苦也要栽培我一路读到大学,甚至出国留学拿回博士回来 —而今“壮志未成身要先死”会影响到我无力升学……忽然激动得眼里泪光闪闪,口中喷吐出红红的鲜血……

父亲去世之后,我这贫家孩子真的无力读上难得考取的“初中”了──别人失学孩子那样去童工游漓,杂役来去……只是我感觉父亲老在我后面疼怜流泪,甚至在我梦里哭断了肝肠……

而今呀!父亲已经去世数十多年了—-唔!这漫漫岁月能使铭心刻骨的往事尘封蛛网,甚至渐渐淡忘而了无痕迹……我却还能把父亲的声容笑貌清晰映影……

其实呀!我与父亲只不过十几年“父子情谊”罢了。我为何如此不把父亲忘怀呢?唔!一则那是父亲给我的亲情、爱心春晖把十几年拉到千年万载的悠长。二则我今日是五个子女的父亲,必要天天劳力才能一家温饱──这不是父亲当年辛劳的翻版吗?我尤其比别个父亲多了一份心里负担──因为我五个孩子一样是读书种子,我也一样立志栽培孩子们得到最高学历,而后在各个专业领域发光发热──等于补偿父亲对我未竟的心愿一样……

总之︰尽管父亲已经长眠九泉地下不能相见,也幽明两隔无从呼唤。但他溶溶如海的“春晖”不会与草木、泥土同腐。反而会如同我的身影在旁时时跟随—-还不只在我的今生今世……还会一代一代的薪传下去……直到永远永远……@(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自由时报编译张其贤/综合报导〕男人做父亲后,会有什么改变?科学家发现,他们体内的睾酮素浓度会降低,使他们安定下来适应家庭生活。刊登在9日出刊的英国皇家学会生物科学学报上的一项研究显示,男人在结婚并有小孩之后,体内睾酮素浓度会因为这种“配偶连结”现象的出现而下降。而如果婚姻不幸福,男性的睾酮素浓度又会回升。睾酮素和男性的攻击性、主见与出外猎艳的内在驱力有关。
  • 【大纪元11月10日报导】︵中央社记者林于国香港十日电︶已故国画大师张大千的五十六幅作品正在香港大会堂展出,借出展品的收藏家为张大千生前好友、歌手钟镇涛的父亲钟石泉。
  • 【大纪元11月10日报导】(中央社记者李锡璋台中市十日电)搭乘救护车救人反被撞成重伤的替代役男陈铭杰,一直未能脱离险境,在立法委员沈智慧及台南监狱协助下,正在服刑的陈铭杰父亲陈国良,今晚获特别通融,戒护到台中探视病危儿子,陈国良夫妇相当感激这项安排。
  • 自由时报记者秦裕中、刘志原/台北报导女主播李娜亚家暴保护令案,台北地院昨首次开庭,李娜亚赴日出差,委由父母出庭,陈书贤则由父亲陈诗俊陪同出庭,开庭前陈书贤获丈母娘的拥抱安慰,但岳父李文忠在庭内怒斥他“一表人才还打人”,陈书贤立即反驳说没打人,是妻子常为小事和他吵,让他生气。
  • 【大纪元11月11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邱俊钦桃园县十一日电)桃园县八德市今天凌晨发生三十五岁的父亲潘文楠疑似财务与感情因素困扰,先喂食毒药让二子一女自尽后,再上吊自杀身亡;妻子江翠珊清晨结束大夜班,从工厂返家后才知道噩耗,内心极度震撼,至于死者真正主因,仍待警方进一步调查。

  • 国民党主席、台北市长马英九父亲马鹤凌逝世后,马英九这几天多回家晚膳,陪伴母亲。
  • 2005年11月9日,“章子怡写真展”在日本开幕,展览将持续到本月14日结束。本次展览展示了章子怡从处女作《我的父亲母亲》到最新作《艺妓回忆录》历年来所拍的影片剧照,以及她在《SAYURI》片中所穿的和服等实物。
  • 西班牙诞生一周的小公主莱昂诺尔(Leonor),在爸爸费利佩王储和妈妈莱蒂齐娅(Letizia)王妃的呵护下,与西班牙国王卡洛斯、王后苏菲亚及王储父亲费利佩(Felipe)在马德里的扎祖勒宫(Zarzuela Palace)合照。
  • 纽约时报11月12日星期六刊登了一篇关于中国司法制度的署名文章。这篇文章从一名60岁的老父亲为儿告状无门的侧面,分析了中国司法制度的一些明显弊端。文章肯定了中国司法改革已经起步,但是也指出,中国的司法体系同政权密不可分的状况将会严重阻碍司法改革。 (w2005-11-13-voa3.cfm)
  • 母亲最感兴趣的是唐人街的老人中心。那里是些七老八十的人,其中大部分又是台山人。在那里,他们可用台山话说长道短,从盘古开天地讲到乡下的喜庆婚葬,一时哭,一时笑,一时唱,日子过得挺快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