罄南山之竹作笔 倾东海之水做墨 也写不完共产党的罪恶

张国亭(丹麦)

人气 6
标签:

【大纪元2月15日讯】(根据《大纪元时报》一月二十二日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主办的“评共产党研讨会”演讲录音记录整理, 经本人审阅补充。)

我大半辈子是被共产党在监狱里奴役的。前后22年,连头带尾23年吧。也就是说,我从还不太懂事那会儿起,就被共产党抓起来,关起来了。一直关到胡子一大把,奄奄一息 ,留着终身残疾。那么也就是说我的整个人生都毁在共产党的手中。所以说,我对共产 党的邪恶本质是最清楚的。

在三年以前,也就是2002年,我就在大使馆写出了那么块大标语:“中共是邪教,中共是魔党。” 当然实际上我心里对共产党的认识早得多。不用其他人来跟我说,我自己的经历体会,使我对共产党的认识最清楚,最深刻。所以我今天感到《9评》文章出来以后,写得好,写得太好了!

先讲讲我,从我的家庭开始吧!我悲惨的遭遇,就从我父亲这个成分开始。因为共产党讲阶级斗争,把百姓划分成各个等级。我父亲的成分,要叫我来受罪,这个在国外是不可理解的。出身不好,什么叫出身不好?就是因为我父亲是资产阶级。我父亲到了香港,去了台湾,我就成了反革命家属,我就是敌对的分子。事实也就是这样发生了。从小就把我投到少管所,监狱里去了。开始时候叫少年犯管教所,后来文革时我们把牌子砸了,就叫少年管教所。

什么叫劳教期限不超过三年?我们是没有期啊!因为是一群没罪的孩子,后来把我们改成了收容教养。就是说,他们想怎么样就可以怎么样的。我父亲去台湾他都隐瞒着我们,连我母亲都不知道,我姑姑、我叔叔都不知道,我更不知道,可是共产党知道!小时候有一本(电影)叫《羊城暗哨》,年纪大的人可能知道。就是说,有人跟着轮船偷渡去 ……,我们也可以这样去看我的父亲、你的母亲嘛!因为我有个同学他母亲在那里。看过几张香港风景照,随便聊聊。就这成了“企图偷越国境”!就这样我第一次是以“偷越 国境”罪,就给投到少管所去了。

从此我们这批童奴与社会隔绝,开始了漫长的被共产党奴役的真正地狱般的日子,那是不堪回首的日子,因为每当回想起来,无比痛苦,深深埋在心底,不愿讲的。可是受当年幸存者的来信来电再三委托,今天就把辛酸的经历和真相,告诉大家。

想当年,我们一共1191个“青少年”,什么青少年啊,有的才8岁啊!8岁懂什么事啊!晚间睡觉还尿炕呢,还没上学呢。他们发的鞋子那么大,把那个后跟一扎,就拖着,趿拉着鞋。也就是说,这些都是还没有成年的孩子。我还算里面比较大的,当时我是从学校里被带走的。还有更悲惨的。

山西有个少管所,58年从上海把“少年犯”拉到山西,办了个纺织厂,需要徒工。由于上海少年非常聪明,山西公安劳改机关想再多要些上海少年。于是通过公安部,用山西的煤炭跟上海公安局换人。他们要两千个,没有那么多孩子,不够怎么办?到遣送站去找,遣送站还不够怎么办?上街上去找。那个时候灾荒已经开始了,街上有很多流浪儿童。安徽、湖南、山东已经发生了很严重的灾荒。那些人逃荒到城市,逃难在街上就被抓。还不够怎么办?到学校去抓。我是资产阶级出身,再说我还有那些言论,好,凑个数吧。

说起来很奇怪的,有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真实故事。有个小孩他姐姐走了,弟弟要跟上去,“姐姐去哪里啊?噢,我也去。”还有仨兄弟、俩兄弟一起来的。“哥哥你坐三轮车,你去干什么?”“我去学徒。”“那我也去。” 好,那你也算上吧。三个兄弟。(一串人名)都是我们一起从小长大的,后来一个一个都死了!(抽泣)

他们跟我一样,开始水土不服,接着各种痢疾、夜盲症、溃烂等疾病都发了。饿了不说,最严重的是什么?是劳改干部的摧残。他们不把你当人啊,比牲口都不如啊。一批批地死去,那是怎么一种情景啊?有人腿烂了,没办法治,那就锯了,就成了没有腿的人了。我的背脊、尾椎、腿骨都烂透生蛆,见了白骨,才允许住在医务所。在那里眼看着今天一个,明天又是两个,草席一卷,就从后门拉出去了。那是谁啊?那是我们一起离开父母去山西,去学徒的伙伴啊!剩下的经过四五年以后,还不可以回家。

他们那些共产党干部讽刺我们那些自杀的人说:“你们海陆空部队都全了。”为什么呢?有上吊的,他们说是空军;跳水库的,说是海军……, 海陆空全有了!还有铁道兵的,为什么叫铁道兵呢? 一个小伙子,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很好学,学半导体,修半导体收音机。修着修着, 说他偷听敌台,他懂什么外语啊?他只不过是好学嘛,帮人家修收音机而已。结果进严管组,轮番的批斗。他实在受不了,怎么办,翻出围墙,火车来了,…… 撞上去! 你们看过什么叫血肉横飞吗?这就叫血肉横飞啊!那个头皮,一嘟噜一嘟噜的,铁道上、枕木上;那个肢体、那个五脏,挂在树上,挂在路边……, 你看看这个,那个时候你就体会到了,什么叫惨不忍睹!那时候,他们一个个被逼自杀的时候,才二十刚出头啊,都没有成家,还没有娶亲的人,都是跟我同年龄的人!这些事情,你可能想象不出来,但是我亲眼见了,我亲自遇上了。有的人死在你怀里的时候,你会怎么样感觉? 你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有些孩子仅仅是离开母亲,还不懂事,还没念过书。有的是刚开始念bo,po,mo,fo的,我教他们是从bo,po,mo,fo开始的啊。他们完全是不懂事的孩子,他们有什么罪?他们连“顽童”都算不上,他们究竟有什么罪, 被从小奴役! 但是共产党确确实实是这么做的! 这就是灭绝人性的共产党的邪恶行径! 刚才不是说到那些个自杀的人,“海陆空部队、铁道兵”都有,那是共产党干部形容、糟蹋我们那些自杀的人用的词句。

据我所知,他们枪毙人可以选择时间。为什么?共产党的干部需要换腰子,换眼睛,换其它器官,等这些共产党的干部适宜的时候,然后把你枪毙,……还冒热气呢,就赶紧给他换上。这些都是我们在公安劳改医院当男女护士的伙伴亲历,亲见的!

还有,枪毙人的时候还要选择地点,你们听说过没有? 我可是经历的。一个还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比我年纪大一点,是晋东南的人,在山西王庄枪毙。它为什么放到王庄呢?因为王庄的共产党的官的父亲要吃他的脑浆!枪毙了,把那个脑壳打开,把那个脑浆挖出来 ,给吃了。那是谁干的事儿?那是共产党!共产党人他爹!!打开脑壳吃脑浆。什么脑浆? 人的脑浆!! 你们见过没有?打开脑壳,把那个脑浆开开,蘸馒头吃, 据说是为了治什么病!!后来这个人平反了,平反怎么了? 人能再活了吗?!他的脑浆都给共产党人的爹给吃掉了。平反还有什么用! 我也两次被平反了,又怎么样?! 我一辈子都毁了,这能忘了吗!

今天我在这里说的都是活生生的例子。没有一个是道听途说的,我都是亲眼看的。在我跟前……(语咽,抽泣), 在公安部,在上海市公安局门口,我们去要求平反时,看见比我们更可怜的,你听听他们的故事,就知道了。那也就是说,共产党专制下的罪恶造成无穷无尽的灾难,那是数不胜数! 那是真正……,我看我自己够可怜的,他们比我们还要可怜,他们比我们还糟。那就是说,一个比一个可怜,一批比一批糟。说不完的罪恶,那是共产党造的孽啊,真的! 真的!!

我写了好多,可是永远也写不完。共产党的罪恶太多了,写不完,说不完。有句成语 “罄竹难书”,可以形容共产党。就是把南山的竹子,所有的竹子都劈下来,当笔;将东 海之水当墨汁,都写不完共产党的罪恶。有好多人跟我说,你可以写。我怎么写? 我一写, 就控制不住,那些死去的伙伴就在我眼前。甚至在我蹲监狱的时候,外面那临死的人还在叫张国亭。我一当回想起这些, 我怎能平静?在共产党专制底下被关被杀的何止千千万万呢,能说得完,写得尽吗! !

我接着说—-
为了要回做人的起码的尊严,为了要回自己应有做人的资格和权力。所以我们提出“要平反”。提到“平反”,实际上我一向认为提“平反六四”的口号,是很可笑的。为什么叫共产党来平反自己呢?让屠夫平反被害者?岂不可笑!那个时候我们也不懂,我们也要求平反,但是共产党,那些公安机关、劳改机关的干部认为:“这个张国亭是出头鸟,必须收拾”。于是就给我按成反革命集团的骨干份子,我就被第二次投到了监狱,罪名是“投敌叛国”。把我打成“投敌叛国分子”,把我绑赴刑场,我前面五个人枪毙了,我是第六个,胸前挂的牌子没打红叉,刑场边拉回来,判无期徒刑,算是死里逃生。

在共产党阶级斗争学说指导的专制统治下,多少人被剥夺了做人的尊严,我亲眼看到那些本应受到尊敬的优秀的高级知识分子们,被打成了“右派分子”。由于长期受迫害的缘故,他们变得极其自卑,他们的人格完全被扭曲了。这是很可怜, 很可悲的。

共产党就是这样要将人变成奴隶,变成没有思想的,驯服的动物。共产党运用邪恶的手段, 做到了这一点。那就是他们所做的“思想改造”和“改造思想”。何谓“思想改造”和“改造思想”?那是打我记事起,五十年代起流行的提法。通俗地说,就是洗脑。上海话叫“汰脑筋”。

共产党要统一思想,思想能统一得了吗?每个人有每个人自己的想法,但是共产党要把每个中国人的思想全部要统一。真是荒唐!但是共产党就是要这样做,为什么? 它就是要保证它的统治,就是现在它们叫作“稳定”。什么叫稳定?维持它的统治,这个叫稳定。它靠的就是欺骗、说假。刚才说了,历史它会假造,已经发生的事情它可以改写。它没有跟日本人打仗,它专门跟国民党抢地盘。但它说它抗日了,现在台湾出的许多历史记载书籍,香港,美国出的那些真实的历史书,包括《黄花岗》,他们把那些真相说出来了。共产党只死了一个叫左权的将军。而国民党为抗日,战死了那么多将士!历史能编造么?!什么叫历史?历史是过去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共产党居然可以伪造历史!可见它有多么卑劣邪恶。现实已经发生的事实,它可以说谎改编。共产党就是靠隐瞒真相,靠欺骗、靠谎言,来维持它的统治。

另一点,就是暴力。当你发现它说谎行骗,表示怀疑的时候;当你稍不听话的时候;当你不规规矩矩,不当顺民的时候;当它的谎言被揭穿的时候;有比较先进的知识分子清醒的时候;他们觉得共产党不对呀,事实上已经发生的事情不是这样的,现在发生的事情不应这样解释的。你不照它要求的去想,那进监狱吧。批斗,这是最起码的;株连九族;共产党是一贯地,时刻用暴力在镇压不同意见的人。古今中外的统治者,从来没有像它这样不择手段的。

为什么它们这样做,可以行得通呢?就是因为它们搞的一党专制。在一党专制制度下,政府是它的,国家机器是它的,军队是它的,警察是它的,监狱是它的。有了这些专制统治机器,国家专政工具,它就可以奴役人民,镇压人民,残杀人民。一党专制制度必然使共产党给中国社会带来无穷无尽的祸害,给中国百姓造成无穷无尽的灾难。

还有劳教制度。当然现在我们在争取废除劳教,我们在努力做这个工作。这个劳教制度,判人罪不用通过法律。一个村长,一个党委书记,一句话就把人送进了监狱。这些例子我太多太多了,因为我周围都是这些人。它用监狱、用警察、用国家的机器来维护它的谎言。它最主要就是用这两个办法:一个是欺骗,一个是暴力。

那么几十年来,被它摧残的人有多少?无法统计。说共产党执政以来,非正常死亡人数有七千六百四十几万。这让历史来做总结,由专家,由学者去统 计。当共产党自己灭亡的时候,那些为共产党做坏事的人,自己会出来揭露的。我们相信能够在今后做到这一点。

想起两年前,2003年,刘荻被抓进去了。我替她着急,一个年轻的姑娘,在学的学生,聪明的孩子, 写了一点东西,就被共产党给抓起来了!她不也得像我当年那样会被毁了吗?我们就赶紧呼吁,救援。我们在我们的网站上使劲呼吁,征集签名,要求释放刘荻。大概在十月底,刘荻被放出来了。可是刘荻刚被放,杜导斌被抓进去了,现在师涛,杨天水等人又被抓捕,被关押了。我们能呼吁得过来吗?共产党不断地抓人,它为什么要抓这些人?这些人在传播民主的思想,先进的理念。他们没有罪,有罪的是共产党!共产党为了它的专政,那个法西斯主义,共产主义,它就把这些进步正义人士抓起来。我们不能同意事情这样发生下去,所以说,我们要做的工作还很多。

事实上,一个好的政党,好的政府,会害怕批评吗?怕批评的政党,怕批评的政府,绝不会是好的政党,好的政府。一个会被批评倒的政党,会被批评倒的政府,肯定就不会是好的政党,好的政府。我们看看今天的共产党和它的政府,把批评它的人抓起来,人们对它的认识不就应该清楚了吗?

《9评》说得好,退党!我开始时觉得不可理解,退党是共产党之内的事,跟我们有什么关 系?就是要退党,因为共产党也利用,吸收了那些比较正派的人,它可以用他们来给自己涂脂抹粉。那么现在就应该退党,还自己的清白。你是个好人,那么你现在不要再做共产党,你还是继续做你的好人,清清白白的人。所以现在提出退党,意义就在这里。

《9评》写得好,《9评》写得真好!《9评》扒了共产党的画皮,揭露了共产党的本质。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出力,把《9评》传回去。把《9评》通过网络、通过媒体、通过广播,通过《希望之声》的声音,传回去;也可以制作成光碟,通过旅行社的朋友们,告诉来观光的大陆游客,传回到大陆的千家万户,每个人的手中,信箱中。这样可以使每一个中国人彻底认清共产党的本质。那么,共产党的彻底垮台就快了。

所以说,大家一起来干,把《9评》传回国内去!

谢谢大家。

注:文中提及均为事实:

被逼跳水库自杀者,安徽流浪儿出身,只因他没文化,不会唱“毛主席语录歌”而被批斗。
姓名:胡云周
地点:山西省霍县王庄煤矿
时间:1968年

被逼撞火车自杀者,上海少年
姓名:马德发
地点:山西省霍县王庄火车站(王庄煤矿煤炭转运站)
时间:1967年冬

被吃掉脑浆者,山西晋东南人
姓名:杨宝印
地点:山西省霍县王庄煤矿
时间:1970年5月(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不代表大纪元。

相关新闻
采访丹麦民运人士张国亭先生
丹麦首都举办首场“评共产党”研讨会
中共党员分析中国共产党
赵紫阳治丧委员会:保护赵紫阳故居及筹建赵紫阳纪念馆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小小智能守护 Apple AirTag有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