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三晓:怀念父亲

成三晓(加拿大)
font print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4日讯】2005年2月26日,我日夜思念的父亲突然辞世家中,没留下一句话,一个字。带着深深的遗憾和牵挂,他永远的离开了他眷恋着的孩子们。他走的如此匆忙、如此沉默,使我更加悲痛难忍。因为五年来我没有履行我对父亲的许诺。

从记事起,我们就目睹了父亲母亲一生所吃尽的苦头、把我们姐弟六儿拉扯成人的艰难历程。其间我们经历了孩童时期的60年三年大饥荒的死亡之旅、不堪回首的文化大革命和近期的六四惨案和镇压法轮功全民政治运动。 孩童时的我们都是在父亲费尽心血的关怀下,闯过了难关。我们感谢父亲在过去的岁月里为我们所付出的一切努力。我们的成长都归功于我可敬的父亲。

我为有一个好父亲而深感自豪。父亲是个普通工人,但他有高贵的人格。童年里,我善良的父亲就是我心中的红太阳,他付出辛勤的劳动换给我们食物和奇缺的糖果。他用实际行动激励我们做好孩子、学好文化课。父亲虽然不是永远正确,但在我心目中他永远是伟大的父亲。

记得一天晚上,我们姐弟六个坐在炕上,满怀希望地等待爸爸下班回家。也许我们等待的不完全是爸爸,我们真正盼望的是爸爸能从他沾满油污的工作服里掏出七块小黑糖给我们吃。每次爸爸伸开他的黑手时,上面总有7块小黑糖!!二姐讲话不注意,她每次一见到下班的爸爸时就大叫:“黑糖大救星回来了!黑糖大救星回来了!” 瞬间7块小黑糖就被抢空。然而这天晚上,爸爸虽然还像往常一样,先伸进头来,等我们欢呼他。可他进了屋,手没有往口袋里掏,我当下就意识到,今天爸爸没有糖给我们。果真,爸爸面带难色说:“今天中午,我用给你们买糖块的钱给一个要饭的男孩买两个烧饼吃。他好像快饿昏了。” 顿时,我二姐就大喊道:“你是那男孩的大救星!” 大姐赶紧纠正二姐说:“不对,只有共产党是我们的大救星,我们老师说的!!” 没想到,我小弟一看爸爸今天没有糖,当下大哭起来了。

把我们养大成人后,岁月留下的痕迹也开始陪伴父亲,他变老了。但他竭尽所能帮助他的儿女。他开始买菜、做饭、做家务、盼望儿女的到来。同孩子们在一起似乎成了父亲生活中最大的快乐。当然,父亲的爱恋对在外奔波一天的儿女来讲永远是莫大的安慰。然而他最眷恋的是离他最远的女儿和外孙。

五年多前的今天,我忍着悲痛告别了老泪纵横的父母亲,离开了养育我的故乡,来到了加拿大。临别前,我多次许愿,两年回一次国看望年迈的老父。 两年刚一过,老父就开始掐指点算,“再有两个月我的女儿就回来了!” 可从四月捱到六月底,仍不见他女儿的面。他在苦苦的煎熬中等待。万般无奈的我,意识到自己不能尽孝心,陪伴陪伴父亲。只好拨通越洋电话给父亲,安慰他:“我今年暂不回去了,因为很多法轮功朋友,在进入中国海关时,都被拒之门外,强行塞入返加的航班。连机场都没给出。” 父亲“阿??”一声,便呜呜大哭起来了。那绝望是如此感天动地,催人泪下。我安慰他道:“形势很快会好转,别难过,你看,很多64流亡学生十多年也盼望回国看看他们的父母!”

我先生很体谅我们父女的处境,便迅速给我父母寄去了来加探望我们的邀请函。然而,背运的事情好像都让我父亲摊上了。就在他递交“护照申请表”后的第三天,两个国安局的人找到我父亲,警告说:“我们知道你女儿在加拿大炼法轮功,我们管不了她,但是你去了不能炼,否则找麻烦。”

估计国安局的这番话,给父亲的精神致命打击。后来听母亲说,我父亲已经放弃了来加探望我们的打算。他说怕将来回国说不清楚。后来他吓到不敢看CCTV新闻联播。因为播音员总是“气正言辞”说法轮功自杀、杀人、同共产党争夺群众、亡党亡国……。老妈安慰父亲:“别死心眼,国家总有一天会给他们平反的。”父亲问:“国家?共产党都没给“六四”平反,哪能那么快轮到法轮功!”

与此同时,我在京的妹妹也受到了两个来自国家安全局特工的威胁。他们的威胁同样令人毛骨悚然:“你不得再与你炼法轮功的姐姐有书信来往,否则,你必须在你的工作和你姐姐之间做出选择。” 小妹惊恐万状,生怕丢了工作,便就范了。之后她在电话中对我说:“我们姐妹之间从现在起有约法2章。第一:不寄信,第二:电话不提法轮功。”她那口气,好像突然变成了个六亲不认的“女党委书记”。

得知家人为我遭遇这么多的不幸时,我这个海外游子真是万念俱灰,心如刀割。我不敢想像父亲所承受的心灵打击。我恐怕这个为共产党卖命一辈子的老人,真要被它折磨至死了。然而我内心的恐惧和担心最终变成了事实。父亲还是没能熬到见我的那一天,就永远地走了。

回想起父亲在风雪交加的冬夜背着发高烧的小弟往医院里跑,在炎热酷暑的7月里为我们扇扇子、驱蚊子。即使在生活负担如同“三座大山”的年月里,他依然充满对每个孩子的爱恋。他的爱源于他善良的人性,是永远不能用金钱衡量的。

多少个日夜,我企盼著有一天能回到家乡,那时刻萦绕在心中的故乡,看望我年迈的父亲,以报答对父亲的养育之恩,哪怕是一点点也好。然而,多年来,我一次又一次被迫放弃了回乡看望年迈父亲的打算。今天即使父亲去世,我也不能为他送行,这永生无法弥补给父亲带来的心灵创伤。我只能,带着无限的遗憾、悔恨和伤感,默默地站在大洋彼岸,我向父亲道一声,爸爸走好,三儿给你烧根香!以告慰父亲在天之灵。这当然远远不够。

希望有一天我能回到阔别已久的祖国,探望我孤独的老母亲和我思恋已久的故乡。我希望我家的悲剧不再重演。愿好人一生平安!

三晓
2005年3月3日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自由时报编译陈成良╱综合22日外电报导〕年仅三岁的日本小公主爱子(见图,美联社 )未来有望继承父亲皇太子德仁皇位,成为日本两百多年来首位女天皇。据共同社报导,日本政府一个专家委员会讨论王室继承法令,将在今年下半年作成结论。
  • 《议报》编者按:本刊独家发表的这份文件,是赵紫阳子女1月25日与官方打了近十天交道后,给中办递交了四点意见,这是他们兄妹对于他们的父亲丧事的共同意志,也是与官方的全部分歧。至于最高层怎么定夺的。具体办事人又是如何做如何为的,请看后续报道。
  • 一项研究调查显示:如果父亲和母亲都肥胖的话,女儿也会跟着肥胖,而且女儿肥胖的比率,比不肥胖父母子女的十三点七倍。
  •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和老布什星期天访问印度尼西亚的亚齐省,亲自了解去年12月26日印度洋地震和海啸对十几个国家造成的破坏情况。他们此行的目的是让捐助者在灾后的重建阶段继续关心灾区。

    *捐款分配防腐败*

    星期天,这两位美国前总统会晤印尼总统尤多约诺,然后访问亚齐。他们讨论了捐款分配如何实现责任化和透明化的问题。

    印度尼西亚被评为全世界贪污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不过尤多约诺再度向这两位美国前总统保证,将谨慎的使用捐款。

    随后,老布什和克林顿飞到几乎完全被海啸摧毁的亚齐省上空。当地的道路和桥梁被冲走,有些社区整个被卷走。

    *复原需待三五年*

    克林顿说,他从来没有见过像亚齐省这样的破坏。他估计要三年到五年的时间当地才能恢复过来。

    这次灾难至少造成29万人死亡,大多数死者是亚齐人。另外有100多万人流离失所。

    老布什说,他希望他们的访问有助于捐款行动。“我们希望能做到的是,维持美国民众和私人企业的关心,这样他们才会继续慷慨解囊,支持对当地情况最有益处的努力。”

    布什总统指派他的父亲和克林顿主持推动美国的募款活动,目前捐款所得已经接近10亿美元。

    到目前为止,世界各国总计已经承诺了史无前例的50亿美元援助给受灾国,但是克林顿说,还需要40到50亿美元的援助才够用。

    老布什和克林顿随后飞达载运用水、食物和衣服给灾民的美国军舰麦克亨利堡号。这两位前总统已经访问了泰国,并且计划访问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

  • 车诚俊的母亲和韩静书的父亲是好朋友,诚俊和静书青梅竹马地长大,一种情愫正在蔓延的时候,原本与女儿静书相依为命的韩教授迎娶女明星邰美罗为妻。邰美罗带来了和前夫所生的一对儿女泰华和友莉......
  • 车诚俊的母亲和韩静书的父亲是好朋友,诚俊和静书青梅竹马地长大,一种情愫正在蔓延的时候,原本与女儿静书相依为命的韩教授迎娶女明星邰美罗为妻。邰美罗带来了和前夫所生的一对儿女泰华和友莉……
  • 【大纪元2月25日报导】(中央社记者卢健辉香港二十五日电)香港太阳报今天报导,已故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子女,就赵的丧事安排�
  • 澳洲政府将遣送一名已居住在澳洲多年的学童回泰国,肇因这名学童的父亲申请永久居留权遭到否决;此一事件已使得澳洲的严格移民法再度受到瞩目。
  • 车诚俊的母亲和韩静书的父亲是好朋友,诚俊和静书青梅竹马地长大,一种情愫正在蔓延的时候,原本与女儿静书相依为命的韩教授迎娶女明星邰美罗为妻。邰美罗带来了和前夫所生的一对儿女泰华和友莉……
  • 继周杰伦前女友蔡依林表态后,同属“失恋阵线联盟”的侯主播前男友连胜文,前日也托父亲连战办公室主任丁远超发表五项声明。声明中不脱祝福,但没全然否认曾与侯交往,此声明的意义,应在于“连、侯散啦”,大家以后别再问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