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历史老师(1)

沉静
font print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一)

84年秋,高三文科毕业班换了个新班主任。一上讲台露面,同学们全楞住了——竟然是个老头儿。怎么会是他?一时间惊诧得悄无声息。以前值日清晨六点多钟到校,总看见他在操场边的树下打拳,还以为是锻炼身体的附近居民。原来他也是这个学校的老师?不像!说不出的迥然不同,一个相当古怪的老头儿。别说什么热烈的掌声,连个像征性的礼貌表示都没有,尴尬地冷着场。怪老头儿也不讨好我们,也不笑,他一身灰色中山装,冷硬瘦干的样子,短短的夹杂“银针”的寸发,全部倔强地竖起,他背着手伫立着,更怪异的是竟长着一对略微灰绿的眼珠子,就那么定定地注视着我们,有点吓人……过了一会儿,才低声介绍:“我姓顾,教你们历史,以后这个班就归我管。”没有废话,朴实而简单,就这么走进了我们的生活。

当天,同学们发现他就住在操场角落——垃圾堆旁边的新盖的简易红砖房里。三天后,大家探听到他原来是右派!天哪,当了二十多年的右派,平反后无处住,就将就着住在小砖房里。

他实际上才五十多岁,却显得苍老,像六十多的样子。同学们私底下都叫他老头儿老师。

他也确实不一样,没有通常新官上任的“三把火”——狠抓猛整,没有别的老师似的滔滔不绝的训话。他坐在那儿,静默着却意味深长。一抬眼,额头上三道深层的横纹就向上顶,冷锐的眼神,孤狼般坚忍;冲天的怒发,紧抿的嘴,剑眉,直鼻,脸上木刻般的简洁有力的线条,表达着刚毅,浸透着苦涩,写满了沧桑……像个苦役犯,非同寻常的苦役犯。他不苟言笑,我甚至觉得他不会笑。声音低沉,话很少,但说出来的都是大实话,句句在理,朴素得像饱经风霜的老农。

他的凛然使我们不敢放肆,他的寡言赢得我们好感。十多年来,我们被家长、老师们喋喋不休的教诲和训斥包围着,耳根生茧,不胜其烦。现在他来了,每天至少有几个小时,我们能从喧嚣的聒噪中突围出来。清静单纯的气氛,真难得宝贵。

到底要什么样的班主任呢?像四班的“笑面虎”马列主义老太太,政治课唠唠叨叨没完没了,我们避之唯恐不及;教数学的李秉凡老师没当上教导主任,灰心丧气,净用损招儿治我们,他那含讥带讽、不阴不阳的神色,真让人受不了;地理老师像个闷呼呼、灰溜溜的影子,上课没有任何生趣,对一切都漠然;语文老师刘翠英是个嗓门嘹亮的泼辣女人,喜笑怒骂,不绝于耳,闹得慌。

渐渐的,我们体会到老头儿老师的好处。慢慢的,他的脸也似寒冰解冻融化,有了一丝温暖的笑意。

一个多月后,好像交朋友的渐近深入,他觉得有必要长谈一次了。那是傍晚放学时分,黄昏的暮色悄悄从窗外围拢过来。他坐在讲台后,一双冷眼变得温和,透着暖意,环视着下面的学生,打开了话匣子。
咱们现在的学习劲头儿呵,就像那煤油灯似地忽闪忽闪的,劲头不足啊!有人说唉呀我已经够足了,昨晚拼到11点,今早头还昏沉沉的。我说你呀还差老了,这学习就像赛长跑似的,你得分配着使劲儿,别没考上,还把命给搭上了。

我以前在二中教学,那是53年,有这么个老伙计,他是实习生,叫我帮看看他怎么能把课讲得更好。这个人呢,很能干。由于工作关系,我和他接触最多,关系也挺密切。他原来是长春政法大学的,当时是满洲国,长春叫新京。一个政法大学、一个军事大学是最难考的,他能考上说明学习很不一般。他毕业后,就分到国民党部队里当文官。49年长春被解放军围困,他们这支队伍就投降了。后来他被下放到农村水田里插秧。国民党军官嘛,当时都要改造,劳改,这么干了四年。放出来后,又考学,这不,来当历史教师了吗?这个人呐,很能干又博学,我一直很尊敬他。

我就问他,你怎么学的?他说就是下上功夫。一天就睡4个小时。我说哎呀,那能扛得了吗?他说我锻炼哪!他家离学校大老远的,得走一个小时。他就这么快走,像竞走似的。另外抽出时间跑步、打拳,锻炼身体。他还拿年轻时的照片给我看。我一看就像举重大力士似的,光着个膀子,穿着短裤,掐着腰。这体格!听他这么说呀,我也锻炼,一直坚持到现在。去年三十晚上电视节目不少吧?就睡了两个点儿,我,嘿,也起来,大年初一猛跑。锻炼完了吭,很精神,才能应付一切,从容不迫。这个老伙计文革时不知挨了多少场批斗,别人都摇摇晃晃,晕倒的,上吊的,受不了了。他,嗨,咋没咋地,身体好,精神头儿足,顶住了!他家是中国式小房,是旱便所,就那么挖个坑就算厕所了。夏天热得扛不了,他就拿小板凳上厕所里学。让臭味儿刺激神经清醒,好往脑子里进,头上扎着湿毛巾,背日语单词。就这么干!他现在在外语学院日语系任教,叫冯志朴,不信去打听打听,我不是为了鼓励你们学习,在这儿泡故事。

这是一;再一个人呢,就是我二小子。

那时候在农村念书,什么玩意儿也没学着。一个县里当教师的几乎没有一个登大学门的,要有也是五七战士,甚至初中毕业教初中。说是问问化学老师这题怎么回事?我怎么没听懂?老师都悄悄告诉,你自己看吧,我也不懂。赶到上高中,学校在镇上,走八里路。听课听得更稀里糊涂,还三天两头,帮助贫下中农在田里劳动。我说你不稀念吧,你还不如回家给我挣几个工分儿。退学了,在生产队里干活,那可真是出苦力啊!抢收、挖坑、修水库、搭梯子盖房子……一顿饭能吃二斤。

一天晚上回家,二小子拿着报纸给我看,说是恢复高考了。77年不是恢复高考了吗?这回可不管什么成分不成分,右派不右派。原来都是运动中窜上去当红人的工农兵上大学,小学水准都能上。二小子告诉我:我要考大学!我说考什么考?告诉你那些数理化闲着没事看看,你不看,成天看小说、报纸。那时候文革什么书都烧了,他抓着一本书就看。我那个史地书都叫他给翻遍了。《参考消息》一字不落,人家冬天傍晚5点钟就睡了,他一直捱到10点多。

“嗯,我考文科。”“考文科?你看我!一来运动了,学文科的就最倒楣。那些学理科的,别看打成牛鬼蛇神了,公社机械厂还直用你,学文的没人理。”“反正我得考大学!”“好吧。”那时离高考只有40天了。我寻思,要考,考去吧!我知道他考不上,就当这40天,一天也就8、9毛钱吧,这40天工分全扔了。

好家伙,这就开始干起来了。成天翻弄书,好多不会呀!悄悄问他妈:“哎呀,我怎么忘了?”嘿,就这个水准!他和一个五七战士的孩子一起在西房炕上开始拼起来了。那40天,天天只睡三个小时。就这么着,高考分数离录取线还差几分。他怎么上那么快呢?因为刚开始大家都忘了。

这回不行,再考!他和青年点的几个知青一起,白天干活,晚上学习。都这么并排在炕沿儿上蹲着,一碗苞米糊糊,喝两口,抓几粒咸盐,根本就没油水。哎,这一年就考上了。他是让那种榨油般的生活给逼的。是光着脚下地呢?还是穿着皮鞋压马路呢?这是关系到子孙后代的问题。要考不上,我就完了。他怀着这么种信念拚命学的。

二小子上大学后,落实政策,右派平反。我家也搬回城了。大半辈子过去了!

我看咱同学,现在谁也没这么艰苦过,也就是条件环境强多了。什么社会主义人人平等?坐小轿车的,跟扫大街的能平等吗?好的位置都叫高干子女占去了。高考对下层老百姓的孩子来说,是一线希望,一个可以竞争的机会。过去皇上都重视科举制度,作弊泄题的都要严惩。就是要给平民百姓一条路,凭着自身的勤奋和才干,可以立足的可能性。肯吃苦用功才能把握机会。

他的劝学篇,娓娓道来,像话家常。朴素实在,言之有物,胜过任何说教。他的感叹期盼,感人肺腑。教室里静静的,像海绵吸水,我们全听进去了。

上历史课,他匆匆地领我们翻阅教材,时常不得以照本宣科,让我们背高考重点题,但在拐弯回头之际,他会半嘲弄半幽默地渗透真相实情,点评感慨,只要你用心去听。

弦外之音是我最爱听的。

他常借古讽今,很自然地引申点拨,轻哼冷笑道:“秦始皇焚书坑儒,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砸的庙,烧的书,老鼻子了!为什么呢?没什么书看,没有独立的思维和判断能力,好煽唬,好利用,更容易统治。运动来了,知识份子首当其冲,就是他们脑子里有自己的思想……很多人不堪侮辱,走上绝路。走在街上,只听着喊,同志们,永别了!‘嗙’地跳楼自杀了。”

“赵匡胤杯酒释兵权,让一块儿打天下的大臣告老还乡,以解心病。毛泽东把老干部全都打倒批臭,踏上亿万只脚,永世不得翻身。卸磨杀驴,兔死狗烹啊!”

这两个例子我印像很深。因为他讲的是真的东西,课本以外的真实世界。是出于良心必须让我们明白看清,不那么容易被愚弄。

他是我们见过的最真、最耿直的老师,难得罕见的、没被压垮的铮铮铁骨。“右派都是大好人哪!”同学们悄悄议论。

没看见他跟别的老师相互热络着聊天,也没看见他冲校长主任陪笑哈腰。孤高、淡远、不群。老头儿老师背着手,低着头,身体前倾,大步流星。在操场上的砖房与教室之间来去匆匆。他很忙,买菜做饭。有时,远远看见老头儿老师搀扶老伴出门晒太阳,他的老伴面色苍白,身体虚弱的样子。一天中午,刘晶像发现新闻似的向吃饭的同学披露:“咱老师真是模范丈夫。我刚刚路过他家,敞的门,看见老头儿正给他老伴洗头呢!”@*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为增进美国本地青年学生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亚洲战场史实的了解,大华府日本侵略史学会(Truth Council for World War II In Asia, TC)与蒙哥马利郡教育局(Montgomery County Public School, MCPS),继前四年成功的举办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史实征文比赛”,今年将第五度联合举办第二次世界大战史实征文比赛(World War II Essay Contest)。蒙郡教育局已发函通知蒙哥马利郡公立学校所有高中的历史老师及学生,征文比赛。今年继续扩大参加比赛的范围,所有在大华府地区的高中学生均可参加。
  • (大纪元记者洪峰报导) 对法轮功学员在中共设置的集中营里被活体摘取器官一事,10月23日东京医科大学八王子医疗中心脏器移植外科医生长尾桓先生接受本报记者的电话采访,他表示不赞成日本的患者到中国接受器官移植手术。
  • (大纪元记者赵子法报道)被称为“大胡子”的广东揭阳老访民张潮新和其他四名访民于14日遭当局刑事拘留,继当地已被判刑的二十多名访民之后,他们将继续遭到判刑。而揭阳访民林镇发在冒险向记者透露了大胡子等人的下落后,于当天晚间也失去了音讯。中共监狱从前几年法轮功学员是主要成分后,现在访民人数也渐渐上升,成了中共监狱的又一主要成分。
  • 10月26日明慧网登载其制作的录像片,报导石家庄法轮功学员王博一家因揭露中共的强制洗脑迫害和中央电视台造假惑众,而再次被捕,现被关押在河北法制洗脑中心。
  •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随着加拿大独立调查团拜会二十几个国家,已引起政府相关单位的重视。台湾政府10月27日为此特召开“中共摘取器官暴行暨相关人权问题”因应对策研商会。副总统吕秀莲会中表示,中国大陆进行不法器官移植,要用尽任何宣传方法谴责中共此举是违反人权的行为,且要引起媒体注意;她建议组成委员会,结合政府单位及法律、专业各界人士跨国界,为维护人权普世价值共尽心力。
  • ( 大纪元记者娄娜报道)1999年10月28日,就在江泽民7月20日对外声称“对法轮功学员和风细雨教育”而私下计划“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的时候,30多名大陆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在北京成功召开了首次“中国大陆法轮大法新闻发布会”,第一次大规模向国际社会揭开了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在国际上引起强烈震撼。有媒体评论说,该发布会是打在江泽民脸上的一记响亮的耳光。
  • 山西省科技专家协会秘书长贾甲先生以壮士断腕的决心毅然投奔自由,与中共决裂。不料,在中华民国(台湾)寻求政治庇护失败,令人震惊。贾甲在被遣送回大陆途中,在香港被法轮功学员带出。现在处境险恶。
  • (大纪元记者黄蓄蔚高雄报导)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与台湾法轮大法学会,举行的欢庆1500万勇士退出中国共产党活动,28日下午来自南台湾近2000多位法轮功学员及各界正义人士,集结在高雄农16公园游行,呼吁社会大众关注中国大陆目前退出共产党的情势,同时了解中共7年来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制止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利。
  • (大纪元记者王宇心休斯顿报导) 休斯顿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大纪元、法轮功等团体与当地民众10月28日在中共驻休斯顿领事馆前举行集会,声援山西省科技专家协会法人代表兼秘书长、全国专家网络中心主任贾甲与中国共产党公开决裂,声援1400多万中国民众退出中共。
  • (记者黄蓄蔚/高雄报导)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与台湾法轮大法学会,举行的欢庆1500万勇士退出中国共产党活动,28日下午来自南台湾近2000多位法轮功学员及各界正义人士,集结在高雄农16公园游行,呼吁社会大众关注中国大陆目前退出共产党的情势,同时了解中共7年来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制止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