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市民:结束暴政 国人有责

人气 1

【大纪元5月2日讯】大纪元记者黄宇生香港报导/4月29日,1,500多名各界民众,包括法轮功学员、退党服务中心与大纪元义工、以及香港民主人士,手持反对迫害、声援退党的幡旗、横幅、标语和展板,浩浩荡荡地由铜锣湾的维多利亚公园出发,途经铜锣湾、湾仔、金钟、中环的繁华街道,抵达中环皇后码头,以抗议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灭绝人性暴行,并声援1千万勇士退党。在街道两旁围观的人们,除了周末逛街的香港市民外,还有趁“五一”假期到港旅游的中国大陆民众、澳门市民和海外游客。

游行队伍在维园出发时,有2位老先生专注地凝视着整齐的队伍。其中一位68岁的刘先生表示,他是香港人,他认为中共迫害法轮功是相当没有人性的。

惨案在更多劳教所发生

他明确地说:“活摘器官绝不止在(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一处,更多的劳改场可能都有类似的惨无人道的事情发生。”

刘先生表明自己不是法轮功学员,不过他认识一些法轮功学员,并指他们的心地都很好。他说喜欢跟他们站在一起,和他们交朋友。

另一位陈先生也认同刘先生的看法。他表示敬佩法轮功学员的勇气,赞扬他们帮香港市民说出心声。他说:“所有中华民族的每一个人都应该有一份责任,共同结束这摧毁人类的(中共)政权。”

两位老先生都看过《九评共产党》。陈先生说,中共领导人就像夜行人一样,没有胆量,背着满身罪恶想找更多的人一起陪葬。

刘先生和陈先生还向大纪元义工拿了一大叠《九评共产党》报纸,表示要加入游行行列,帮忙派报。

鲜艳的千万退党幡旗十分醒目。外国人观看游行。(大纪元)

参加游行的小朋友向观看游行的市民和游客(大纪元)

天威唐鼓队的大鼓率领游行队伍浩浩荡荡地穿梭于繁忙的马路上,而整齐的中鼓和腰鼓安插在游行队伍中,市民和游客都被吸引,有的人拿起摄录机等拍摄。(大纪元)

最爱看九评退党游行

80多岁的谢先生是一位退休教授。他说自己没有什么嗜好,唯独最喜欢看九评退党游行。他每天都看《大纪元时报》。他也看过《九评》,指《九评》暴露中共“假恶斗”本质,“说得太好了”。

谢老先生还建议增加两条标语:“爱国必先反党”、“爱国必先退党”。因为他认为中国共产党是全世界最大的黑社会,有近7千万成员,所以只有退出,才能瓦解它的存在。

他还表示,他的妻子是中国大陆人,所以了解这场针对法轮功的迫害,也相当同情法轮功学员的遭遇及处境。

打压信仰真善忍者不妥当

一位中国自由行人士表示,对于退党游行及抗议中共活摘器官暴行的事情感到“惊讶”。对于中共打压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他说:“的确有不妥当之处。”

游行沿途有几位由新加坡来港的旅客,当他们了解游行的诉求后,都深表认同。还有外国人认为游行是“human rights(人权)”,批评共侵犯中国人的“human rights”。他们并点头对游行诉求表示理解和支持。

游行完毕,游行人士分为两组,分别到尖沙咀和铜锣湾向市民和游客传达千万人退党和中共活摘器官暴行的讯息。在尖沙咀,法轮功学员和大纪元义工沿着弥敦道和梳士巴利道马路两旁,拉起表达不同诉求、各式各样的标语和横额,组成退党长城。

市民和游客都被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吸引,有的人拿起具拍照功能的手机等拍摄。(大纪元)

市民和游客都被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吸引,有的人拿起照相机、摄录机等拍摄。(大纪元)

市民和游行伫足于马路旁细阅横额、标语、展板等的内容(大纪元)

愿更客观地认识法轮功

在九龙公园,记者遇到一群来自广州的学生,他们请一位路人帮他们拍照。当他们知道对方是来自台湾的法轮功学员、台湾有40万人修炼法轮功时,都表示很高兴认识对方。他们聊了一会儿。学生说该名法轮功学员是位善良的好人。

还有一位在香港念大学的中国学生,他表示,他的父母告诉他中共政权宣传法轮功的不实内容,他好奇地问了许多问题。最后,他表示愿意更客观地认识法轮功和阅读《九评共产党》。

他说:“如果更多被蒙蔽的中国人也愿意给自己一次兼听则明的机会,就不会让迫害持续这么久了!”

游行队伍沿途经过多座天桥,上面都站满市民和游客观看和拍照。图为金钟连接太古广场的天桥。(大纪元)

大纪元义工沿途向市民及游客派发中英文版的《九评共产党》和有关1千万人退党和中共活摘器官暴行的特刊。图为其中一名市民接过特刊后,也友善地与义工握手道谢。(大纪元)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看清邪恶本质,退出中共恶党 (11)
看清邪恶本质,退出中共恶党 (12)
读者投书-《九评》
中国社保基金境外投资正式启动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起源于狂热探险家  Fjallraven Kanken亚马逊有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