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八月特展 ■ 纸上展卷 ■

笑得真开怀——《虎溪三笑》(一)

向薇
font print 人气: 3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13日讯】如果有人问我:“中国绘画史上‘笑’果最强的作品是哪一幅画﹖”,那么我会很乐意向他推荐现在正在故宫(台北)展出的一件册页小品——宋人无款《虎溪三笑》(The Three Laughers at Tiger Creek╱Anonymous)。

其实要找到像画中主角们这样张着大口,还露出皓齿朱舌的画作,别说在东方,即使在西方画史中也是极为少见的。这让我想起同样藏于台北故宫,人物表情亦极为生动有趣的另一件册页—传宋人李唐《炙艾图》,在一株杨树下,三、五个小老百姓上演了一段精彩的传统民俗医疗过程。

宋《炙艾图》

《炙艾图》的内容是一名村医正专注的为一位背部有疾的长者以艾柱炙治疗,就看那患者必须由一名男丁、二名小童加以制服,可想那定然是十分痛苦的,难怪他非得张大了口放声哀嚎,方能稍释其无以名状的苦楚呀。

然而这与宋人无款《虎溪三笑》中的敞笑儿可不同,恰恰是一苦一乐的对比呢,只不过都张开了大口!

看看这《虎溪三笑》中的三位主角,好像已经笑到不能喘气的程度了……我们不禁要问:到底是为了什么,能让画中人物笑得如此灿灿天真、如此热烈开怀、如此的旁若无人、任自然…,这就得来谈谈这画的典故了。

话说典故

故事是这样的:话说东晋时期,享有盛名的净土宗慧远法师(公元334-416年)在庐山西麓(今江西省九江市),创建了一座东林寺。

慧远在寺中专注修行三十余年,史载其“影不出山,迹不入俗。”(注1)即便送客,也从不越过寺前的那条清澈泉溪—虎溪。据说一旦慧远不慎过了虎溪上的石桥,山上便有灵虎呜号。这真是蛮神奇的呢!

有一天,《桃花源记》的作者、著名的爱菊诗人陶渊明(365-427)与简寂观道士陆修静(406-477)同时造访,他们三人的性情兴趣都十分投合,因此一谈起话来便欲罢不能。直到慧远送他们离开时,依然无法止住彼此谈话的兴致。

慧远在不知不觉中破了戒,越过了虎溪。

当然,此时神虎就大声鸣吼了,三人这才惊觉发生了破戒情事;然而他们不是痛苦自责,反倒是彼此理解,会心的相视大笑。于是这过溪的场景、朗笑的刹那,便成为千古传唱的佳话,也成了历代画家喜爱描绘的作画题材了。@*

(待续)

注1:陈舜俞,《庐山记》卷二。转引自王耀庭,宋人虎溪三笑(图版说明-注2),《宋代书画册页名品特展》,页270-271。
<--ads-->


如果您有意见要反馈,欢迎利用以上skype管道(对不起其他即时通的用户了)。如果值班编辑不在,请您留下讯息,我们将尽力提供解答或参考方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隐逸诗人之宗”陶渊明是陶侃的曾孙,祖父外祖父虽是东晋的名士,但是到陶渊明时,家世已经衰落。然而自幼就贫困的他,并不以贫为苦,他一生虽没有显赫的功业,但他高尚的人格和诗文的成就,却受后人崇仰传诵不已。
  • 遇到所有的困难,都能乐呵呵的,恐怕只有修炼的人才能做到。
  • 【大纪元3月22日报导】(中央社台北二十二日电)中国潜水人员近日在湖南省桃源县沅江水下发现一处“奇洞”,专家初步认为,此洞能证明陶渊明“桃花源记”里记载的内容。
  • 义熙元年(公元四○五年),北府兵首领刘裕(即后来的宋武帝)经过多次征战,俘杀拥兵篡位的桓玄后,东晋王朝大权实际上落到了他的手里。为了庆贺胜利,他在建康(今江苏南京)将军府大宴幕僚。众人筹觥交错,开怀畅饮,喝得有几分醉意时,刘裕让大家谈谈抱负和志向。
  • 我们现在来分析一下画家如何想把这看似简单的笑声,长久回旋于一方绢素之上。首先要看的是构图,一般学者会用两种看法来分析:双一角交叉构图、十字构图。此篇先介绍“双一角交叉构图”。
  • 不知各位看倌发现了没有,画面因双直角三角形挤出了一个“虚”的倒三角形(请参考前文—图2),倒三角的尖端正向着仰天长“笑”的三位主角…。如果您曾经看过周星驰所导演的“功夫”一片,相信您对片中身怀绝技的房东夫妇一定印象深刻。…
  • 意大利伟大的艺术宝藏之一是位于帕多瓦(Padua)的斯克罗维尼小礼拜堂(Scrovegni Chapel)。是什么让小小的斯克罗维尼神妙不凡,且意义重大?
  • 丁托列托在自己画室的墙壁上写有这样的座右铭,作为灵感之源的提醒:“米开朗基罗的造型与提香的色彩”(Il disegno di Michelangelo ed il colorito di Tiziano)。《创造动物》这幅画是向两位大师致敬之作:丁托列托动态地描绘了神体,并满怀愉悦地赞美自然界。此画如今收藏在威尼斯学院美术馆(Gallerie dell'Accademia)。
  • 美国作家史丹利‧霍洛维茨(Stanley Horowitz)写道:“冬天就像蚀刻版画,春天是水彩画,夏天像油画,而秋天是综合四季的马赛克(镶嵌画)。”几世纪以来,诗人与作家用笔歌颂四季,而画家用色彩使之流传千古。
  • 聚会宴饮的传统,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早期。在古希腊,有一种称为“会饮”(symposium)的特殊宴会,是当时社会的有机组成部分。随后,宴饮在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十分盛行,并以不同的形式传承至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