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风筝的孩子》观后感──救赎的心路

文/沉静
font print 人气: 109
【字号】    
   标签: tags:


电影《追风筝的孩子》剧照

电影《追风筝的孩子》(The Kite Runner),是根据全球畅销六百万册的小说改编的。虽没有原著细腻,但自然朴实的风格、悲悯之情,扣人心弦,小演员尤其可爱。

这是一个有关爱与背叛、恐惧与罪恶、愧疚和救赎的故事。12岁的富家少爷阿米尔和仆人儿子哈桑情同手足。1975年,他们参加了盛大的风筝比赛,密切配合,大获全胜。哈桑为保住风筝惨遭强暴凌辱。阿米尔目睹一切,却自私怯懦地逃避。对友谊的背叛,令阿米尔不敢面对哈桑那绝望而真诚的目光。他制造了偷盗假象诬陷哈桑,把他逼走。不久,苏军入侵,阿米尔跟随父亲逃往美国。

但关于哈桑的回忆一直萦绕不去,负罪感多年未减,二十多年后,一个电话让他重回阿富汗。为了赎罪,阿米尔终于再度冒险踏上塔利班政权下的故乡,为不幸遇害的好友尽最后一点心力。

战胜怯懦,自我救赎

每个人都有自身缺点。阿米尔的畏缩,不够男子气,让父亲不满又担忧:“一个不能保护自己的男孩,长大了之后什么都保护不了。”

在战乱逃亡途中,他的父亲为保护妇女免遭俄国兵奸污,挺身而出,义正词严:“我就算中了一千颗子弹,也不会让这龌龊下流的事情发生。”父亲的人格魅力在暗夜里闪光。

当阿米尔冒死搭救哈桑的儿子索拉博,被阿塞夫打得遍体鳞伤时,却感到多年来头一次的心安理得。不管多糟,做出了他应当的付出,战胜了怯懦,心病已愈。

在美国,他陪索拉博放风筝。“为你,千千万万遍!” ,当这句哈桑当年毫无保留的爱的语言,由阿米尔的口中吐出,噩梦结束,阿米尔完成了自我救赎。飞翔的风筝象征着纯洁和新生。

在生命中,无论有意无意,我们或多或少都伤害过别人。关键是要有那样宝贵的省思,发自内心的愧疚忏悔,救赎的愿望。克服自身弱点,真诚地力所能及地去弥补。

有位二战时的日本老兵,到中国谢罪,长跪不起。在大陆,不少员警默默地帮助法轮功学员……所有的良知发现,都是自救的开始。这也许是本片感动亿万观众的原因之一吧!@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著名女高音歌唱家阮妙芬( Nancy Yuen ) 在歌剧界拥有较高的地位。她主演的《蝴蝶夫人》,《茶花女》、《阿伊达》、《费加罗的婚礼》、《卡门》、《波希米亚生涯》,广受欢迎和赞誉。阮妙芬的歌声常萦绕飘飞在大型音乐会、艺术节上,她演唱的经典名曲《弥赛亚》、《创世记》、《安魂曲》和《C小调弥撒曲》,美如天籁,令人难忘。与她合作过的乐团有伦敦莫扎特乐团、英国广播公司音乐会乐团、新加坡交响乐团等。
  • (大纪元记者沉静新加坡报导) 10月在罗马举行的亚洲电影节上,华语电影《真相》(Truth Be Told)记录时代变迁,揭示繁华新加坡较不为人知的贫穷面,此片罕见的以社会学角度分析不断变化的新加坡,得到评审青睐,荣获“最原创电影奖”。记者专访了导演张咏中和制片人兼编剧林娟妮──这对志同道合的年轻夫妇。
  • (大纪元记者沉静新加坡报导)11月24日下午,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在新加坡美术馆举行座谈会。300多名观众挤满会场,座无虚席,中间、台边的席地而坐。两侧、后面的一直站着听。在美术馆馆长郭建超和翻译小姐主持下,高行健畅谈了他用美术、文学等不同的艺术形式表达的创作理念和心得,其间穿插放映了《八月雪》和《叩问死亡》的戏剧片段,最后回答听众的提问,笑声掌声不断。
  • (大纪元记者沉静报导)阔别19年,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再度来到新加坡,不仅办画展、演讲交流、还带来了第一部自编自导自演的电影《侧影和影子》。这部电影探讨的是人生终极的命题,交流的是更广泛的范围,大自然,美和爱,生与死,沧桑变迁,东西方宗教信仰对生命宇宙的不同理解……别开生面。
  • (大纪元记者沉静报导) “新加坡作家节2007”特别邀请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五位知名华人作家与诗人来新加坡,他们是流亡诗人北岛,中国大陆作家苏童和王安忆,台湾作家、文艺评论家蓝博洲,英籍华人女作家张戎。12月8日下午,在旧国会大厦艺术之家,举行了五场与读者面对面的交流会,受到热烈欢迎。
  • 香港导演黄浩然过去执导的两部作品《点对点》与《逆向诱拐》都表现了浓郁的香港情怀。《缘路山旮旯》作为黄浩然执导的第三部电影,是一部清新幽默的爱情小品,融合香港独特风光与生活细节,导演为近日低迷的香港写上一封动人的情书。
  • 日本动画电影《渔港的肉子》,是日本知名动画工作室STUDIO 4℃作品,由《海兽之子》导演渡边步执导,改编直木奖得主西加奈子同名小说,讲述一对居住在渔港的母女故事。海港之夏,小镇风情,以平淡质朴的日常故事,细腻呈现生命的明暗。视觉画面精致,渔港景色清新亮丽。
  • 当我们以为自己可以主宰别人的命运时,当我们为儿女操尽了心,安排他们的前途,指使他们这么做、那么做,不准他们违逆时,不就是自我膨胀,扮演起了天的角色。
  • 中学老师李静充实宁静的生活,被楼上新搬来的租客打破了。每天晚上备课到深夜的她,刚一睡着,就被楼上“砰”的关门声吵醒,之后再也无法入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