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虎狼之教,还是公民之教?

人气 1

【大纪元3月11日讯】前几年一些有识之士在反思中国的教育时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中国的教育是给孩子喂狼奶。狼奶论的看法一经提出,就得到了大家的普遍认同。因为教学内容和考试内容中充斥了大量的反人性、反文明的东西。而狼奶的本质就是非人化、反人性。当大家都在探讨如何把喂给的狼性之奶逐步换成人性之奶时候,教育部又做出了一件令人瞠目之举:勒令全国中小学生天天高唱革命样板戏。

文化大革命是中国现代历史上最黑暗、最没有人性的时代,而样板戏正是这个时代的文艺推进器。样板戏是暴力、仇恨、乌托邦的样板,是文明的人变成没有亲情的魔鬼的样板,宣扬的是阶级斗争、血腥暴力与全面专政,灌输的是愚忠,为野蛮乌托邦张目。样板戏本身就是染红鲜血的样板。没有对传统戏曲的彻底否定,没有对传统戏曲艺人的夺命摧残,就没有全新的、一花独开的样板戏!

按理说,中国文革之后的改革开放进程是中国在精神上疏离文革和回归文明与普遍人性的过程,是放弃暴力、仇恨回归和平、博爱的过程。然而,自文革结束以来,对文革的否定始终停留在口头层面,并且一直是权宜性的,对文革罪孽从未认真清算过。现在,教育部的举措更是告诉人们,文革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中国,而且一直在后台躲着,并伺机杀回。再往深处看,产生文革的意识形态土壤、基本法理框架根本就原封未动,而文革的奶水哺育的一代青年今天已是权力栋梁。由这些人来为文革招魂最自然不过的事情。他们在想用手中的权力再造就一代代像他们那样的只有血性没有人性的”革命新人”,通过灌输暴力和仇恨来毒害少年儿童,督导他们高唱:仇恨入心要发芽、血债要用血来偿、誓把那反动派一扫光、革命到底永不下战场!

教育部的逆施是现行教育体制的必然结果。他们是在利用现行的大一统体制所赋予的权力来对青少年进行精神绑架。通过样板戏事件,我们不仅要看清这些人的面目,而且更要看清其背后的体制的性质。教育问题的本质是由全体公民付费来造就政治接班人。当学校的目的是为了培养人才或为政治事业培养接班人的时候,教育事业就变成了政治事业的一部分,学校就变成统治机器的一个组件。这样的教育制度不把每个个人当作”人”,而是当作”才 “,当作国家建设的原料,当作国家机器的螺丝钉。教育也由此把人性从人身上分离出来了。

其实,在文明社会,学校的使命不是为社会人才,不是为党和国家培养栋梁,不是为伟大事业培养接班人。教育事业的使命是要把个人变成有自由精神的独立个体,而不是为了把个人变成为权力服务的”才”,更不是充满仇恨的暴力工具。教育应该培养人格的独立,培养自由的公民、自主的个人、理性与道德的公民,而不是让个人变成国家的暴力工具。

长期以来,中国实行的政(治与)教(育)合一,导致包括整个教育事业高度政治化、官僚化。国家掌握学校的政治与经济命脉,教育听命于政治权力。教育与学校便成了权力的附庸,教育和教育机构便失去了自主性与独立性。样板戏只是问题的冰山一角。教育无权对学生进行政治灌输,更无权对学生进行错误的政治灌输。唱什么戏,读什么书,那是公民私人和学校的事情,不是国家的事情。国家可以依法消极制止公民的或学校的违法作为,但是无权对学生进行积极灌输。如果德国公民私下读希特勒《我的奋斗》,那是公民的自由,没有错,但是如果德国当局勒令学生必读《我的奋斗》,特错!公民个人爱好或学校偶尔组织唱样板戏,即使样板戏的内容有问题,那也没什么错;如果教育部逼迫学生唱样板戏,那就特错。教育部干了一件它无权干的事,而且是一件大错的事!教育部无权给学生灌奶,更无权给学生灌狼奶!所以,中国教育的问题、乃至中国的问题,是建立在暴力与专政基础之上的大一统的体制问题。教育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中国问题的出路在于改制,在于放弃大一统,包括高度中央集权的教育大一统!只有这样,中国的公民教育才有可能真正走上文明的轨道,从培养残暴的虎狼转向培养文明的公民。

──转自《公民月刊》(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司想 :品读《三国演义》之“神秘文化”
孙如风:一个文化神话的终结
天乐:神韵艺术-神赐与人的礼物
文革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经典和舒适 Clarks带你迈进春天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