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局长杀书记 谁是烈士?(四)

【大纪元3月3日讯】(新唐人电视台采访报导)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局长杀书记,谁是烈士?”欢迎您打我 们的热线号码提问或发表意见,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中国大陆的免费号码是4007128899再拨8996008663。我们首先接一下加拿大李先生的电话,李先生请讲。

在线收看
下载收看
李先生:主持人您好!两位嘉宾好!刚才那位丁先生说不要丢中国人的脸,我完全不同意。不是丢中国人的脸,是丢共产党的脸。应该结束共产党的流氓行为,那是狗咬狗,是罪恶的行为。

为什么共产党杀人民就不丢脸呢?而共产党它们自己互相残杀就丢脸?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我再说一件,共产党在柬埔寨支持红色高棉杀华人,那又怎么解释呢?我讲到这里,谢谢!

主持人:谢谢李先生!我们现在再接一下乌克兰孙先生的电话,孙先生请讲。

孙先生:安娜小姐好!两位嘉宾好!这个事件非常有趣,使我想起以前看过的一部法国电影叫做《虎口脱险》当中的一个台词:“他们开始自己打起自己来了,看起来他们是要走到头了”。依我看简而言之,就是因为这帮“捞钱狂”之间分赃不均、杀性大起,这帮渣子的丑行我们已经看够了。

这次有趣的是“烈士”的头衔,贪官杀贪官,死者叫“烈士”?这个烈士手握四套房,孩子还留学英国,这又是一幕 21 世纪世界上最大的“黑色幽默”,大师中共的首创。

这个烈士头衔,胡总书记想必也签阅首肯过,这又是胡总的真实写照,他像是生活在火星上面,俯视着中华大地的芸芸众生,不鸣则已,一鸣便不知所云、胡言乱语。在中国社会矛盾如星火燎原的时候,他说这是“和谐社会”;上下行政脱节、各自为政,他又胡诌叫什么“科学发展观”;贪官杀贪官,死者又称“烈士”。

中共现今很爱将持不同政见者送进精神病院,我看胡总应该首先自己主动进精神病院,检查一下自己的脑子是否浸水了?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孙先生。刚才孙先生说的很有意思,《虎口脱险》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喜剧,您对二位观众所说的有什么看法呢?

陈破空:我说一下中共官场之间互相残杀的问题,我们举个例子,山东省济南市人大主任段义和把他的情妇用汽车炸弹给炸死了。我们知道汽车炸弹是国际恐怖份子所用的,中国老百姓再凶也不会用汽车炸弹。结果这个市政人大主任、堂堂一个济南市人大主任,还当过政法书记,却用汽车炸弹把自己的情妇给炸得粉身碎骨。

另外在湖南省郴州市,不到7 天之内有两个高官被杀,一个是政协委员,他在大酒店门口的轿车上被炸死了;还有一个是市府副秘书长,他是在酒店内被人用石头砸死。

7 天之内发生了二件事情,老百姓就要问,为什么你别的地方不死却死在酒店门口?你别的地方不死,死在酒店里,你为什么自己的家不回?你在酒店里干什么?你怎么在酒店的601房里被炸死?因为这些人本身就在贪、在骗、在色,他们连这些案件都不敢公布,一公布出来都是丑闻。

这是我接刚才王军涛先生的话,补充了几句。另外刚才李先生也讲:“不是丢中国人的脸,而是丢共产党的脸。”的确是这样,人杀人是不好,但是我们看到一个情况是民主制度建立之后,是要讲法治,讲一切依法办事,要讲良心,不能够诉诸于暴力、仇富、仇恨心态。

但是在民主制度建立之前,在共产党制度之下,共产党带头这么干,它们一直这么干。像共产党那些高官…林彪怎么死的呢?高岗怎么死的?饶漱石怎么死的?彭德怀怎么死的呢?这些都可以说是他们互相之间仇杀、残杀的结果。  

由于上行下效,毛泽东和中国高官一直带头这么干,干下来之后,目前各地的官员,县长杀县委书记也好,副局长杀局长也好,局长杀书记也好,市长蒙市委书记也好,等等等等,这些东西不外乎就是共产党半个多世纪以来所一直在干的。

这的确不是丢中国人的脸,如果说丢共产党的脸,那是!而且共产党也不觉得丢脸,因为它本性就是这样子。同时这不是老百姓失去了道德底线的问题,而是共产党一贯主张这么干的,这种互相残杀已经到了越演越烈的程度,令人目不暇给。

现在我拿个单子来念,我都无法背下来这是哪个市、哪个县。到这种时候,我想这不是老百姓的心怎么样的问题,不是我们主不张主张的问题,我们当然不主张,这是共产党自己在干,它干成这个样子。这就是中国的危机,这本身就是中国社会或中国政治一个生动的写照。

主持人:我们接一下纽约何先生的电话,何先生请讲:

何先生:我节省时间,我是1984年9月1日到美国的,1984年的9月24日柏杨到美国爱荷华大学演讲,他有二段话我现在念出来:

“多少年来,我一直想写一本书叫《丑陋的中国人》。我记得美国有一本《丑陋的美国人》,写出来以后,美国国务院拿来做行动的参考;日本人也写了一本《丑陋的日本人》,作者是驻阿根廷的大使,他阁下却被撤职了。这大概是东方和西方的不同,中国比日本好像又要差一点。假如我把这本书写出来以后,可能要麻烦各位到监狱替我送饭,所以我始终还没有写。”

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写,后来他又这样讲:

“大陆在反右之后接着又来文化大革命,天翻地覆的,自人类有历史以来还没有遇到过这么大的一场人类的浩劫,不仅是生命的损失,最大的损失是对人性的摧残和对高贵品德的摧残。人如果离失了高贵的品德就和禽兽没有什么区别,这样的浩劫使许多中国人变成了禽兽,这样的民族品德都堕落到这种地步,怎么还能够站得起来呢?”

我想回答前面那位先生说的话,说“中国人不要丢中国人的脸”,我想还是听听柏杨的话。这二段话我印象很深刻,在我手边,一个字都没有改。

主持人:谢谢何先生,刚才何先生谈到了中共对人性还有高贵品德的摧残是非常厉害的。中共多少年来,一直是以“杀”在打天下,在维持它的天下。那您觉得这几十年来,它这个“杀”的特点有什么不同呢?王先生。

王军涛:共产党的“杀”,我觉得是有些变化。第一个,在过去的“杀”,比如在战争年代杀的时候,它还是根据战争的需要而杀,那是为了它赢得天下。

比如它对民主党派或对很多人,那就该拢的拢,该拉的拉。到了它建国、大权独揽之后,它就开始根据自己的政治需要而肆意杀人。先是杀在战争年代和它作对的或者支持过它的或者没有支持它的;后来又杀掉跟它合作而它不喜欢的、给它提意见的;再后来杀的就杀掉那些说错话的,马屁拍到马蹄上的它也要杀;还有到后来它觉的你有危险,它也要杀。

比如像林彪集团中很多人现在要翻案,为什么翻案呢?他们说毛泽东这个案子给我们定的是冤案,为什么呢?我们当时没有反对毛泽东,我们当时没有反对共产党,所以这是个冤案。这可以看出来,它把对它忠心耿耿的人也要杀掉,就像刘宾雁先生写的一篇文章叫作《第二种忠诚》,忠心耿耿的人也杀。

这个“杀”到后来越演越烈,而最主要是制度问题。像丁先生您所说的,您确实希望中国人少杀中国人,其实如果国家制度不好的话,在这种制度下这种情况只能越演越烈。

第二个改革开放之后,情况是有些变化,杀人这个情况现在确实是不像毛泽东时代那么多了,但是另一方面我觉得很多地方杀的也越来越烂了。

你可以看到过去毛泽东时代互相整,比如田家英被暗杀,一本正经的还有什么条文,这样给老百姓、给人的印象好像官场上还有点森严,还有点秘密。

但是,现在你看到了,像刚才破空先生讲的,现在我们都背不下来,我们要查、要看。其实我觉得你不要背,这被掩盖还太多了,我们就是都把它背下来,那掩盖的更多。我估计所有的县、所有地区、所有的省都在杀人;所有的官都在尔虞我诈,你争我斗的在那儿杀。

现在主要是手段比过去更烂了,比如有个书记叫黄金高,他说要穿防弹衣上班,那还是叫纪委把他绳之于法,把他给处理了。到后来这些案子,我觉得都有这么一点,就是刚才孙先生所说的,“闹到这样是不是到末世了、走到头了,互相在杀来杀去?”我觉得确实就是这样,整个国家比以前是乱了套了,整个党现在也乱了套,也确实这个听起来像是个黑色幽默。

胡锦涛在这边讲和谐的时候,事实上中国现在大量的不和谐被揭露出来。国家在镇压人民、镇压异议人士先不说,就连官场现在互相在闹着矛盾,出点什么问题的话,解决冲突的方式都已经到了这种极度的不和谐、极度残酷,这个我觉得胡锦涛确实应该要好好的想一想。

主持人:我想其实在中共内部它们也应该知道,也许今天它就在这位置上,在很高的高位上,明天就变成阶下囚。像过去林彪是毛泽东的所谓接班人,还有刘少奇贵为国家主席,也都一样成为阶下囚。那它这样一路杀去,它自己也一样是未来难保,它为什么非得要杀不可,不杀不行?

陈破空:“今日座上宾,明日阶下囚”,这种戏码在中共这50多年来一直在上演。我们不举远的,就举文化大革命:80%以上的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省委书记、省委高干都受到毛泽东的迫害,而其中大多数人被迫害致死,这都是它们自己干的。

原来我就说过,古代封建统治者有一个哲学,中国人都觉得深恶痛绝,叫作:“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但是共产党把这个哲学发展了,叫做:“逆我者亡,顺我者也亡”。支持它们的也亡,包括那些左派、刚才军涛提到的林昭等等。

这些80%的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省委书记都是它们自己的人。它们曾经都在土改中手上沾有血,在内战中手上沾有血,杀自己的同志,结果后来还是被自己的同志所杀。

举例说彭德怀,我上次看到《世界日报》有个小消息,其中回忆他死之前的一个状况。说那么威风凛凛的一个大将军,动不动就带百万大军征战的一个人,在朝鲜战争中威镇美军的一个人,后来整个被毛泽东折腾成什么样子呢?给关起来,几十年的关起来,说什么话都挨打,连一个普通的警卫都对他拳打脚踢。

这就把一个统率百万的将军吓得真的像老鼠一样的生活,每天缩在墙角,顺着墙角走,晒一下太阳都不敢晒,就到了那个程度,完全被吓破胆了。

所以这种制度,迫害的不仅仅是民众,迫害的不仅仅是党外的人,倒过来那是一把双刃剑,你损害的也是体制内部的人,把自己的人也迫害了。所以刚才何先生讲的丑陋的中国人,我必需诠释一下,你说共产党统治下中国人丑陋,这完全是给定于一了。

但是我记得一个德国军事家看了中国的《孙子兵法》,感叹了这么一句话,这个人是二十世纪的人,他说:我佩服中国人,但是我佩服的是古代的中国人,不是现在的中国人。

我们也可以看一下,日本人现在是优秀民族,但日本人以前学唐朝,为什么?他看到唐朝那种强盛、仁政、万方来朝那种盛世,他肃然起敬,他觉得应该学习中国。接着当唐朝没落,陷入五代十国时候,日本马上放弃学唐朝,马上就开始自己搞一套。

所以讲丑陋的中国人的时候,我们看到在共产党统治的这五十几年,尤其是文革这么一搞,中国人那真是丑陋到极点,但不能把古代的中国人或者文化带进来。

王军涛:我接着讲,共产党的杀,原来叫“顺我昌、逆我亡”,后来到了顺它,它也要杀。我记得我走上异议人士的路,我很大程度上也是在当年看到了一批批判斯大林的书,其中有一个南斯拉夫人写的一篇文章说:都说资产阶级是无产阶级的死敌,问题是全世界的资产阶级加起来杀的共产党人也不如斯大林一个人杀的多。

如果我们看中国共产党就更有意思了,中国共产党的这些将军、这些人起来的话,你可以发现这些人大概都是打内战出来的,没有几个是真的对外作战起来的,都是打自己同胞起来的,这是第一。

第二、他们的升迁和不升迁很大部分取决于在内部他们能不能杀自己人,那我们再看看共产党建国以后八大、九大这些人、这些共产党员,你可以看出这些共产党员,真正死于自己人手中的远远超过死于国民党手中。也就是说共产党自己杀掉的将军和元帅比国民党杀掉的要多的多。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

第二个,破空刚刚举的是彭德怀,其实我觉得周恩来算是另外一个例子,周恩来算是位高的吧,对毛泽东算是忠心耿耿吧,你看他晚年多凄惨,你像后来高文谦的《晚年周恩来》中写的…

主持人:我还有一个问题,这些人即使被中共迫害成这样,甚至有杀父之仇、家人被杀这种仇恨。但是一旦他不被迫害,他被放出来,被平反了,他反而对中共感恩戴德,那又是为什么呢?

陈破空:这我们已经说过了,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所以我觉得中国人不要靠别人,更不要靠迫害者,应该靠自己。你如果要是老靠别人,人家要把你捏扁就捏扁,要把你捏碎就捏碎。就说这样也是感谢、那样也是感谢,那不如把你杀了算了,杀了你也是感谢,有人在死之前还在说感谢组织,真是糊涂到极点。

主持人:谢谢陈先生,谢谢王博士,也非常感谢各位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我们希望像陈先生所说的,我们都要为我们自己带来希望。谢谢各位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热点互动】谈中国过渡政府成立(上)
【热点互动】局长杀书记 谁是烈士?(二)
【热点互动】局长杀书记 谁是烈士?(三)
【热点互动】科索沃独立与古巴易人的启示(1)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