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公所SCM大楼难处理

董事会爆发争议 各方激辩

【大纪元11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仇锦光波士顿报导)纽英仑中华公所24日董事会时,现任主席何远光在董事会进行到下半场时,以不合程序为由,指责董事陈灼鋆和外界会商SCM大楼发展的可能性时的不恰当做法。此言一出,引发了多方面的争辩。

主席何远光拿出一份由华埠青年会董事陈灼鋆呈交的关于SCM大楼物业发展可行性报告,指责陈在未经公所的授权之下,在文件中自称受物业小组指派,去和发展商ED Fish探讨SCM大楼发展计划。在多达七次的会议中,先后接触了发展商、建筑师、波士顿重建局(BRA)计划部主任及波士顿重建局局长,讨论会中甚至有中华颐养院基金会董事长陈逢想等人出席,下一步就要和波士顿市长万宁路开会。“而中华公所和公所的物业小组全然不知情,一直被蒙在鼓里。”

何远光强调,不在乎SCM大楼发展这份计划书如何,主要是陈灼鋆董事本身不是物业小组的成员,在未经中华公所授权下这样做不合程序,违反了中华公所的章程。对此,何远光向陈灼鋆发出严重的警告,并已向华埠青年会作出了投诉。

他表示,中华公所不会认同这些属于“黑箱作业”的行为,并再度强调今后中华公所一切运作必须在董事会的同意下才可以进行。

对于这些指责,陈灼鋆毫不示弱。他首先反对何远光把“指派”一词硬套在他身上。他表示,物业小组认为他和发展商比较熟,因此征求他找发展商了解该地段发展的可行性。所以每次物业小组会议他都会去参加。

陈灼鋆表示,是被邀请帮忙的情况下,才找他的私人朋友ED Fish等等去洽谈。而一切都只是在土地如何使用的问题上,他没有承诺过什么,更没有签署任何有法律效力的文件。他表示,目前的计划是新建两栋二十层的高楼,约有200个住宅单位,140张颐养院床位,还有停车场、超级市场、餐厅或图书馆等等。

对此,谢中之董事发问:“陈灼鋆向何远光提交的文件是否具有法律效力?”主席何远光当场回答:“没有。”

董事陈家骅对于何远光的批评有不同看法。他认为物业小组成员黄述沾每次会议都是和陈灼鋆一起参加,甚至在今年九月份也是两人一起向何远光递交这份报告。他质疑,为何主席何远光只单单指责陈灼□个人?对此,何远光回应,连管这事的五人小组全不知情。

据陈家骅回忆,去年八月份起,中华颐养院就向中华公所提出该地的发展计划问题,而物业小组已经多次开会研究,只是这么多次的物业小组会议却没有及时向董事大会报告,这已经成为一个诟病。

陈家骅认为,黄述沾和陈灼鋆两人在不花一分钱的情况下,获得了这份价值数万元的研究报告,本来是好事。如果中华公所花钱去做的话,将会使用几万元。

董事刘启祥表示,我们不想再回到1992年,而且感到很惊奇。到今天为止,董事会的成员都不是很清楚。无论这个计划好还是不好,我们是不知道。我不明白为何两位只向陈家骅董事汇报,而不是向五位负责此案的成员或主席汇报。无论(这块地)是卖或者合作,都应该由我们四十七个人(董事)同意才能去做。

刘启祥特别强调了董事会对公所物业拥有的自主权,发展权。陈家骅其后回应说:“因为我是物业小组成员,而你不是。”

陈仕维董事认为,公所其实一直都没有回应(SCM大楼)如何发展,转了一年,也还是没有结果。而陈灼鋆和黄述沾用他们自己的时间,用他们自己的努力去获取了这样一个好的结果。而且他们也没有向发展商承诺过什么。作为物业小组成员的他和李厚鹏,确实口头上邀请陈灼鋆找机会探讨发展商的意愿,对中华公所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作为物业小组召集人陈国华表示,陈灼鋆是属于自由人身份,不需要经过批准就可以去做,只不过,他的动作比中华公所走得快了些。他本人也是在口头上邀请陈灼鋆去了解情况。

翁宇才认为;将来SCM无论如何都是要经过全体董事的会议才能生效。其实,两位(指何远光和陈灼鋆)都没有错,都是为中华公所,其中有些误会。◇


董事黄述沾(立者)在发言。(摄影:仇锦光/大纪元)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陈倩雯顾雅明拜会中华公所
乔州大学生再度面临学费增加
中华公所共同主席选举    刘秀美为候选人之一
炎洲质疑亚化董事会抵押买地 亚化澄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