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亲母亲福利披露 新西兰掀轩然大波

标签: ,

【大纪元7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陶意综合报导)本周,有关新西兰政府社会发展部长葆拉.贝内特(Paula Bennett) 公布两位单亲母亲所领取福利数目的新闻,引起社区极大关注。整个事件涉及现行福利制度、隐私权、社会公德等各方面。介入整个事件中的各方包括了个人、政府、反对党等社会各阶层。

学生们希望恢复争议中的培训津贴,当事人也认为此举是政府意欲阻止批评的做法。部长女士也有支持做法的法律依据和不少的公众支持。国会中反对党也借此发难,事件又发展成为政坛上的又一轮攻防。绿党认为此举是对领福利者的猛击,工党则已经就此事向隐私委员会提出投诉。工党社会发展事务发言人安耐特.金(Annette King) 还质疑是否有人破坏了防止部门员工接触个人信息的法规。

事件起因

本周一(27日) ,《英文先驱报》公布了来自社会发展部的数字,是有关两位单亲母亲每周所领取福利及其它各项津贴的总数。这两位女士此前在英文先驱报周日版的采访中,表示了她们对政府消减单亲接受高等教育培训津贴的不满,工党也以此在国会中对国家党提出批评。两位女士分别是汉密尔顿(Hamilton)的娜塔莎.福勒(Natasha Fuller) 和因沃卡勾(Invercargill)的珍妮弗.约翰斯顿(Jennifer Johnston) 。她们各自都有三个孩子,两人每周领取的各项津贴总计分别是715元和554元。两位女士批评政府消减培训津贴,威胁到她们重返工作的机会。

事件曝光后,社会各界的不同意见不断见诸媒体之上。本周三(29日) ,贝内特在与事件中一位单亲对话中,对整个事件的“丑陋”发展表示遗憾。

在与约翰斯顿的电话长谈中,贝内特表示,约翰斯顿谈到了津贴消减后的困难,但没有发火,也不认为这是隐私问题。她还邀请部长女士下次到因沃卡勾时见面一叙。

贝内特在29日也表示并不后悔公布两位女士的收入细节,但不会原谅将事件导向两位女士的行为,认为其间的一些绝对令人恐怖的争论已经非常个人化。

截至发稿日期,另一位单亲母亲福勒则拒绝与贝内特对话。福勒已经表示,她将向隐私委员会投诉,并接到支持她的电话。约翰斯顿则没有做出是否这样做的决定,但认为这样做没有什么意义。她在新西兰电台中表示,整个事件的问题在于威胁人们抗议政府的民主权力。部长这样做是很粗鲁的。她表示,她不是在请求免费帮助,而是希望贷款。她以后可以归还。

新西兰学生协会在29日也发出呼吁,恢复培训启动津贴 (TIA) ,认为此时消减如此重要的津贴没有必要。

支持或反对 无中间立场

由于事件涉及到现行福利制度与隐私两方面问题,各界人士的反应着重点也不尽相同。但事件的受关注程度却非一般事件可比,《英文先驱报》有关此事的网上论坛迅速增长,大有成为本年度最大事件的趋势。而且这场争论中没有中间立场,人们或赞成,或反对。

《英文先驱报》报社收到大量赞成部长决定的电子邮件。这些意见重点在于,由于两人接受纳税人的资金,人们有权力了解他们的福利细节,这就如同议员们的花费和旅行一样。

反对人士则认为,此事违反隐私法,缺少对需要帮助人士的同情。也有人士认为部长霸道,缺乏容忍,对隐私的违反是对新西兰言论自由的严重威胁。

部长:公众不应该指责她们

对于公布两位单亲母亲的收入细节,贝内特表示,这是出于进行一个全方面讨论的理由。她认为两位女士在向公众发声中,已经重复使用她们的个人信息。而且,她在公布这些个人信息前,曾经到隐私委员会的网站上进行核实。

在与约翰斯顿的谈话中,她也表示她没有道歉,因为她认为自己并没有将此事引领得太远。但对公众对单亲母亲的指责表示遗憾。她认为整个事件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教训,就是任何人如果公开说话,他们就应该公布他们所有的事实情况。

总理约翰.凯伊(John Key)也表达了对贝内特的支持态度。他表示,他虽然没有授权公布收入细节,但对她的决定感到满意。他也认为没有必要进行道歉。

部长公布个人信息的法律依据

根据来自隐私委员会的信息,贝内特公布两位单亲母亲收入细节的根据有二个:

一,权力机构不必通过书写。部长只需要在合理的基础上,相信个人已经授权公开,可以通过口头或声明的形式;

二,当一个人公开个人细节、提出指控时,部长希望在反馈中增加更多细节。一个人向媒体公布了大量细节时,他(她) 要冒这样的风险,即可能带来令人不快的公开性。如果部长只公布了与该个人所公布问题有关的信息,那么该个人不能够就此进行投诉,认为部长的公布带来比他(她) 公开的信息更多的损害。(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新西兰境内毒品及原料大多来自中国
新西兰反对党吁改失业救济政策
新西兰多党派要求调查银行利润
新西兰人海归增多 或有利经济复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