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H1N1可怕吗?看看古人怎么说

淑萍

人气: 39
【字号】    
   标签: tags:

现今大家一听到H1N1就人心惶惶。据说它的传染力比其它流感大好几倍,传播速度非常快,虽然目前致死率并不高,但万一与高致死率的禽流感结合、变种,那后果就不敢想像了。这也就是为何专家学者们一直呼吁民众注意防范的原因了。

其实,殷鉴不远。古今中外也有过多次大面积瘟疫的经验,当时的人面对瘟疫如何处之?他们又从中得到什么样的启示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法新社图片

之一 药石非绝对

古代有一个叫做顾庸山的先生,得了一种病,在后背长恶疮,这让他痛苦万分。最后,他花了很多医药费、请了很多名医,才终于把这个病治好。而就在同时,住在隔壁有一户贫穷的邻居,也得此相同病症。但因为没钱看医生,只好每天喝些薄粥度日,可是就仅只是这样,那位邻居的病竟然也好了。

清代张廷玉听到这件事,给他很深的感触,他感叹的说:“天下万事,莫逃乎命,命有修短,非药石所能挽。”也就是说,“命”是有定数的,医疗能否奏效,并非那么绝对啊。

之二 善良人不惧疾

从前有一个人叫瘐兖,他的家乡发生瘟疫,造成村里大面积的传染,两个兄长都因此而病逝了,二哥的病情也很危急。

由于整个村里疫情日益严重,所以父母和弟弟们打算逃到外地去躲避,唯独瘐兖不肯离去。母亲力劝他离开,父亲也强力喝斥要他跟着一起走,可是瘐兖却说:“我天生不怕病,我要留下来照顾二哥,你们要走就走吧。”

于是,他独自留下来,不分昼夜的照顾病重的哥哥。

如此数十天。后来,村里的疫情渐渐消退,家人才返回。他们回家后,看到瘐兖二哥的病已好了大半,而瘐兖本人则好端端的完全没有被传染,大家都很诧异。

村里的父老们知道此事,很感叹的说:“这孩子守人所不能守,做人所不敢做之事,真是‘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他的人格真是令我们敬佩啊。”

村中的人从此也知道了一个真理:正直之人,是疫疠百病所不能入侵的啊。

之三 孝妇有神助

顺治甲午年3月,在晋陵这个地方住着一个人叫做顾成,他的媳妇叫做钱氏。一次就在钱氏返回邻村娘家的时候,顾成这个村里却发生了瘟疫,到处都有传染的情形甚至连亲戚都不敢路过、不敢探访。

顾成也得到这种瘟疫,不久,顾成的几个儿子和媳妇一共8人,也都陆续染病,整日卧病在床,奄奄一息。钱氏得知这个消息,急忙要赶回夫家照顾他们,可是钱氏的双亲为了她的安全,极力的劝阻,希望她不要回去。

钱氏说:“丈夫当时娶我进门,不就是为了能孝养年老的公婆吗?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岂能置公婆于死地而不顾呢?如果我明知他们病危而竟忍心不回去,那我跟禽兽又有何差异呢?我一定要回去照顾他们,就算死也没什么可遗憾的。”

于是她便赶路回去了。刚到家,就听到有鬼的说话声,说:“众神都护卫着这个孝妇钱氏来了,我们速速回避吧!”没多久,顾成一家人果然都痊愈起来了。

之四 瘟疫来临时


黑死病

公元541至591的50年中间,强盛的罗马帝国,遭到4次毁灭性的大瘟疫侵袭。而这4次大瘟疫,使罗马帝国的百姓死伤无数。由于病因不明,所以这些人死的 情形也不相同,当时的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亲眼目睹了这些瘟疫死难者的死状,他说:“在有些人身上,发病是从头部开始的,眼睛充血、面部肿胀,继而是咽喉不适,再然后,这些人就永远的从人群中消失了。有些人的内脏流了出来。有些人身患腹股沟腺炎,脓水四溢,并且由此引发了高烧。这些人会在两三天内死去。”

当时到处都是满坑满谷的死尸堆,无人掩埋,整座城市就像一座鬼城。历史学家约翰记载说:“在君士坦丁堡,死亡人数不可记数…… 尸体只好堆在街上,整个城市散发着恶臭。”


瘟疫中的死伤惨状

但是,即使在这样一次又一次的瘟疫袭击之中,有些人却幸运的毫发无伤。伊瓦格瑞尔斯说:“每个人感染疾病的途径各不相同”,“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当中,并且还不仅仅与被感染者、而且还与死者有所接触,但他们完全不被感染。还有人因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亲人而主动拥抱死亡,并且为了达到速死的目的、 而和病人紧紧靠在一起,但是,仿佛疾病不愿意让他们心想事成似的,尽管如此折腾,他们依然如故。”

种种迹象显示,在这一次次的瘟疫中,人得不得病,并非有一定的公式。

以上这几段故事,恰巧都表现出一个共同特点,得不得病,能不能治,似乎与医药、营养、运动等的关系不是那么绝对。是否真如张廷玉所言:“命有一定,不系乎疗治也”呢?面对H1N1来势汹汹,以上的故事也许可以给自诩医疗发达、进步的我们,提供另一个新的视角。@*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