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大观
红蜀忆事(21)按时回来也挨批判
面对排得像长龙的买粮队伍,他们熟视无睹,慢腾腾地收着钱和票,慢慢地拨打着算盘珠子,慢慢地掌秤称粮……
小小说:遗落在派出所的柿子
历史长河中英雄人物层出不穷,故事亦荡气回肠千古流芳,然而在当今这样一个鱼龙混杂、是非颠倒的时代,我恋恋于那些平凡人物的故事。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很短却让人久久不能忘怀,各位看官且斟一杯清茶听我娓娓道来。
【小说】红莲舞(6)旧尘
三年前的夏末,再寻常不过的一个黄昏,淡妆纱衣的将门千金在莲池边翩然自舞。
【小说】红莲舞(5)故园
司瑶一怔,忍不住抬头看他,迎上了那人无比欣喜的俊朗双目。这是一张斯文端正的面容,不同于楚云舒萧散落拓的凄清感,他完全是朝堂士人温润敦厚的气度。只是,完全陌生的声音,完全陌生的相貌,司瑶没有半分记忆,能和眼前男子关联。
红蜀忆事(20)活人展
这些“走资派”虽然高矮胖瘦不一,但一个一个都是常人长相,并不像报纸上说的那种牛头马脸,面目狰狞的阎罗殿恶鬼。
【母亲节征文】北大荒少女与两匹野狼
突然一只狼说道:“其实,狼有狼的法则,狼也有爱心,甚至会扶养人类婴孩,当然也不会攻击未成年女孩,何况女孩为了救羊,决定以身喂狼,这是感天动地的故事,那二只瘫下的羊,为救牧羊女也愿意舍身喂狼,这些自我牺牲精神,令狼群感动!其实,狼与人类本可谐和相处的⋯⋯”
【小说】红莲舞(4)重回
踏出春水阁,已是阳光高照,夏日暑气渐次浮漫开来。迎风的酒旗五彩招摇,大门外素白窈窕的身影时隐时现。
【小说】红莲舞(3)对峙
曙光熹微,水莲花披上泛着金光的红衣。庐州城渐渐苏醒,只有霓裳坊难得一片静寂。空荡荡的春水阁,只有伙计洒扫的身影,但是那些靠色艺立身的妙龄女乐,早早排练起来,期待着当夜盛宴中拔得头筹。
【小说】红莲舞(2)难诉
“小舒,小舒⋯⋯”沉黑的昏睡中,一声声轻柔的呼唤似在咫尺,又似在天涯。重伤的男子斜倚在床头,如玉山之倾。他眼睫低垂,脸白如纸,双唇更没了血色。
红蜀忆事(18)活人的追悼会
这是我一生中唯一参加过的一个人的两次追悼会。但愿今后不再出现类似的情形。
【小说】红莲舞(1)惊舞
夏历六月,是城中赏荷的最佳时节,一池红莲灼灼盛放,暖风微醺,半城皆是清甜的香气。莲池之畔,是霓裳坊最大的酒楼春水阁。三重高楼平地而起,雕栏飞檐仿佛玉宇,楼中一方高台临窗而建,正上演着一支长袖舞,窗外就是飘香的红艳风荷。
红蜀忆事(17)小偷(下)
那时候,集体的什么都是宝贵的,只有人才不值钱。公社大队的干部可以随意骂人打人,打死了人往山沟里一扔就了事。
红蜀忆事(16)小偷(上)
三年困难时期,我们生产队的社员每一个人几乎都是小偷。一年四季,只要地里有吃的东西,我们就都去偷。
红蜀忆事(15)饱食鬼(下)
他爸爸在土坑里铺上席子,慢慢走上坎来,伸手夺下二狗的尸体,一边往坑里放,一边说道:“让他胀着肚子到那边去吧。做一个饱死鬼,总比在这边做一个饿死鬼强。”
红蜀忆事(14)饱食鬼(上)
我们已经整整三个月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许多人的身体肿得像发面馒头,亮晃晃的,手指头按下去,一按一个窝。
红蜀忆事(13)放卫星
我是最后一个上台汇报产量的人,在我前面的人已经把产量报到一万多斤了。我一听慌了神,我到底该报多少产量呢?
红蜀忆事(12)大炼钢铁
有一些地方,山上树木稀少,不够烧炭,干部就叫社员去挖祖坟,把埋在地下的棺木挖出来作燃料,连躺在地下的死人也要为大炼钢铁贡献自己的力量。
纪实文学:失业奇遇记
刘佳听到“为它卖命,能好吗?”这句话,感觉自己从牢笼里跳出来似的,大声说:不好,当然不好,我就是被这个邪党害苦了!从小到大听它的话,结果怎么样?拚命工作,刚到中年还被一脚踢开!让多生孩子,生了养不起了,还不是自己的孩子受罪!它哪个政策是为老百姓着想?瘟疫来了,全国封控,控制不住了又全面放开,拿民生当儿戏。
纪实文学:岔路口
茂利一边装菜,一边对大车司机说:这岔路口把两块地分开,东边的老地用老法子种,菜好看还好吃,我们西边的差点误入歧途,我就是听了好人言,三退了,得到神保佑了。人活着啊,走什么路,选哪边太重要了,你选正的神就保佑你,你给坏的邪的站队,就没个好。遇到岔路口,可得好好想想走哪边。
红蜀忆事(11)公共食堂
那些年代,人们对吃一顿饭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有钱也买不到吃的东西,生产队长掌握着吃饭大权,社员们连炊事倌也不敢得罪。
红蜀忆事(10)评比台
大跃进的评比站队,根本不需事实依据,完全凭借谎报的数字决定。那时候,没有办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
红蜀忆事(9)胡吹乱搞
我们的某些领导后来提起大跃进,不但不总结教训,反而把“自然灾害” 四个字念得字正腔圆,把他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那几年天不旱、地不干,四季风调雨顺,请问哪来的自然灾害?
红蜀忆事(8)记忆中的“大跃进”
为了形式上的轰轰烈烈,公社书记经常把全公社的劳动力调到一起,几千人挤到一条山沟里搞大生产,实行大兵团作战。所到之处,只见山上山下红旗招展、锣鼓喧天
红蜀忆事(7)抄出来的“右派”
正当他洋洋得意,满心欢喜的时候,一场暴风骤雨似的反“右派”斗争开始了。
红蜀忆事(6)轰麻雀捉老鼠
天刚麻麻亮,各种鸟儿还在树枝上熟睡,它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一场灭顶之灾已经降临到它们头上。
小小说:去东北看雪
友人说以往都要下几场雪,前一场没化,后一场又来了,所以林区的雪常要没膝,那景致是格外美丽的。为了等到几场雪,我住了下来。那天,友人家来了一位特殊的亲戚。
红蜀忆事(5)我的两个孃孃
有一天,一个媒婆兴冲冲地找上门来说,她给大娘找了一个好婆家,家庭条件好,男人脾气也不错,嫁过去肯定不会吃亏。她说那个男人姓管,世代单传。家住小于坝,离县城只有十几里路。他家不仅有五十亩田地,在太和镇街上还有两间铺面。祖父怕媒人说谎骗人,第二天步行四十多里路赶到小于坝进行明查暗访,证实准确无误后,才同意媒婆前去提亲。
纪实文学:花缘
老蒙在离休前是个“长”,“平稳着陆”退下后,买花草,认识了老郑。一来二去熟了,老蒙跟老郑说,现在朋友多数相互利用,称兄道弟也不见得为情谊,我们的花缘比金子珍贵。
红蜀忆事(4)“将军”之死
今天还站在台上斗争别人、对别人拳脚相加的人,明天就被揪上台去被别人斗争的事情经常发生。
红蜀忆事(3)
上课迟到了要反“右倾”,完不成作业要反“右倾”,上课不认真听讲要反“右倾”,说了怪话要反“右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