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劫後餘生的肩膀康復了

吳騰芳醫師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患者叫美雲,三十歲女性。兩個月前車禍,騎機車不慎擦撞大卡車,送醫後只發現體表撕裂傷,X光檢查醫院並沒有提出任何異常報告。

但美雲在醫院時,就一直喊著右肩膀痛,請主治醫師察看了幾次,他只淡淡的表示,止痛藥多吃幾次沒關係,不會傷胃的,然後就離開了。她出了院以後,肩膀痛並沒有緩解,所以才請鄰居詢問而來診。

當我第一眼看到美雲時,她臉上表情極度不悅,我發問的任何問題都由她父親回答。我問她父親:「她是不是車禍傷了聲帶或是耳膜破了?要不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呢?」她父親說:「她在生氣,分明肩膀很痛又一點都不能動,連手指頭也沒法動,醫生還說她沒事,休息幾天就會好。到現在已經兩個月了,越來越嚴重,所以她不再相信醫師了,也就不講話不想說了。」

既然如此,我就查看肩關節X光片,結果發現右肩關節脫位達兩公分。也因病情延宕兩個月,右肩關節四周肌肉已漸萎縮。即使右肩復位完成,也會自動再脫開。這樣一來,非得先使肩膀肌肉恢復肌力及韌性,使萎弱的肌肉群膨脹,增加血液循環,才能回復以往的功能與感覺。

我首先想到的是物理治療中的電療,可讓肌肉不自主活動,喚醒受傷的神經組織,強化及訓練肢體活動,恢復病患日常生活自主能力。

就在我接上了電療貼紙,剛啟動電源後,非常微量的毫安電流/千分之一安培,美雲發出了極度淒厲的哀號聲。我急忙的問道:「妳怎麼啦,美雲?」我只隱約聽見她回答說:「很痛。」

我頓時腦袋一片空白,為什麼會痛呢?充其量電流通過體表感覺就如螞蟻在爬一般,因為用了多少電量我最清楚。我關掉電源,安撫一下美雲,換另外的部位再試試看。結果又是一樣,這時美雲的爸爸說話了:「女兒呀,再怎麼痛妳也得忍一下嘛。人家還要做生意呢。」美雲接著答腔說:「我已經非常忍耐了,不然你來電電看,就知道了。」

美雲再次慘叫時,我並沒有立即關掉電源,而是觀察她疼痛的耐受度,調節電流。說也奇怪,三分鐘過後,美雲再也不叫了,只見肩膀四周的肌肉群繼續在抽動。

門診結束回家後,想了一晚,也找遍相關資料,這才發現,肌肉萎縮後神經的敏感度會增強,所以當外界刺激體表,神經的感受會高於或過度反應。但刺激量一旦持續,神經傳達到大腦的痛感值會下降,以至感覺麻木,不再有痛覺。

現在總算清楚美雲慘叫及停止的原因了。這樣,把美雲門診時間排在晚餐時刻,以免又嚇壞其他新病患。因每次電療及部位更換,慘叫的情形都維持在三分鐘左右。當然隨著治療的次數增加,這方面的反應也就越來越減輕。

前後電療及針灸的治療時間大概三個半月,每天二十四小時托肩,維持肩關節穩定,也就如此,第一個月,手指已可微動。第二個月,手臂手肘已可活動,到第三個月的某一天,美雲突然對著我說:「吳醫生,我的肩膀與手大臂已經可以動了。」她就甩著整肢臂膀作大車輪的動作給我看。當然,我也明白,她真的復原了。◇【現代醫案】 (──轉自《新紀元周刊》本文網址:http://mag.epochtimes.com/073/4793.htm)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