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一梟
生命小宇宙,宇宙大生命。儒佛道三家都是融天地萬物為一體、貫宇宙人生為一源的,這是中華文化的共同點。
金庸《飛狐外傳》有個小情節給我印象極深:胡斐小時在商家堡給商少爺痛打,有個叫馬春花的姑娘為他說了句求情的話:「商少爺,請你放了阿斐,別再為難他了…。胡斐小小心靈之中便植下了一份深深的感激,十多年後,依然清清楚楚的記得馬春花那句話,當馬急難臨頭時,他挺身而出,幾次三番捨身相救。還有漢朝韓信,一飯之恩,千金以報,這都是大丈夫本色,令人好生相敬。
道德與利益、自已利益與他人利益、個人利益與集體利益在儒門中是可以取得一致的。要破解這個困住了中外學者的囚徒困境,道德既使不是唯一、也是最佳「手段」。
文章摘要: 連古代酷吏都知道“其治尚寬”(尚,崇尚之意),“遇強而酷、遇弱而仁”,當今政府更應“吏治從嚴,民政尚寬”了。在不能保障各項公民權利的時候,至少對老百姓好一點、寬一點、仁慈一點,去奢省費,輕徭薄賦,與民休養生息。以“鐵的決心、鐵的手腕、鐵的紀律”對付官吏權貴可以也應該,但以之對付超生者對付普通民眾,卻萬萬要不得!
班香宋艷從頭說,劍膽琴心徹底清----師友贈聯選輯
與浙江鄉賢嚴正學不曾相識早相知:知道他是一個極富俠義精神的著名維權勇士及作家畫家行為藝術家。知道他曾幾十次發起或參與公民維權活動,不顧自身安危幫助弱勢群體,曾九告司法局終獲勝訴……。我曾將他曝出的台州市水利局水政監察員楊春紅遭局長丁林超毀容一案的林料附在梟文《敦促胡錦濤拜師的公開信》之尾,並應邀在他發起的有關呼籲書上簽名。
多年未曾回故鄉過年了,今年準備回去與父母弟妹團聚。這幾天,不由得頻繁想起獄中友人和同道,想起他們的父母妻兒弟弟妹妹。有些獄中人如師濤、楊天水、郭飛雄、鄭貽春、嚴正學等,與我曾有過網絡交流。鄭貽春在《漢語文學網》常跟我貼(我曾整理髮表),楊天水多次贈詩於我,且是為林案寫呼籲文章最多的人;師濤曾向其所供職的媒體推薦拙作(未用),還在電郵中說過一句話:你是我網上最...
反民主的儒家路線是錯誤的,必愈走愈狹。不要再自己下自己的套、自己使自己的壞、自己破自己的相、自己絕自己的路了。大道曠且夷,蹊路安足尋。
在一個正常社會裏,任何偷盜行為都是一種罪惡和不義,但在貧富懸殊、特權橫行的極端不公平的國度,偷盜是否惡行,需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首先,與那些竊權竊國、堂而皇之地竊取國家財產和公共權力的大盜相比,一般小偷小竊,不道德、負道德的程度相對較低;其次,這種不道德行為並非都是絕對的負道德,至少有一部份人員及行為是「符合人民的根本利益的」、合乎道德或次道德的要求的。
很長時間來,人權是忌語,現在可以談了,還創辦了中國人權雜誌、網站,而且“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有望首次寫入我國憲法了,這無疑是一大進步。然而,中國人權網站、雜誌上,反人權的老調子、大打“人權”嘴巴的言論依然比比皆是,最著名的是“主權高於人權”論。這是極端反動的理論。
其一 自笑無聊甚,求真不顧家。 甘遭韓信辱,敢賣王婆瓜。 彈劍龍蛇走,揚眉神鬼嗟。 生平真大憾,一敗願終奢!
看過一些關於楊振寧的是是非非及他與李政道先生之間恩恩怨怨的報導,覺得此君人品實在不怎麼樣,可謂“科學上的巨人,道德上的侏儒”,近來楊振寧的一些言論,更堅定了我對此君的這一評價。有論者指出,楊振寧在東南大學演講時的一些話,枉顧中國人民的利益,一味討好高校領導和教育官員!連中央政府都不斷提出體制要改革,他卻不顧我國多少孩子的上學成問題,不顧多少孩子上學後也沒有能...
日玩文山夜筆耕,癖深文字俗緣輕。氣豪勝養三千客,書富如屯十萬兵。異想非非參妙諦,癡心耿耿系蒼生。未成事業成詩業,古道何人伴我行?
縱慾唯私世俗情,誰知本性大光明? 雲遮霧蔽無蹤跡,一耀東方萬象新。
根據古聖昔賢之論,契以自己的感悟和印證,拙文《一言性善發天心-----中華文化大啟蒙書之七》深入人性探幽抉微,盡破其它各種人性觀,唯倡性 善,在此性惡論甚囂塵上之時代,不啻一濟清涼,拙文發表之後,異議者、質疑者不少,有必要就人性問題作進一步的闡析,故續論之。
樓高好與白雲俱,地僻恰宜詩客居。 夜覽奇書如中酒,朝尋靈感那騎驢? 青沉眼底山常見,綠滿窗前草不除。 不愛浮華愛清靜,此心唯向古人舒。
孟子曰:「君子有三樂,而王天下不與存焉。父母俱存,兄弟無故,一樂也;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二樂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樂也。君子有三樂,而王天下不與存焉。」《孟子盡心上》
前一陣子,民主和維權的陣營中產生了一些觀點分岐,如維權政治化和非政治化之爭,民運的有信仰和無信仰之論等。高智晟有一次來電聊起,我告訴他我是「兩面派」,我支持高智晟郭飛熊們第一線的維權行動,也支持余傑們為言論信仰自由而進行的抗爭。雙方大方向是一致的,至於具體方試路徑如何,是言論吶喊還是行動衝鋒,是政治化維權還是非政治化維權,乃至有沒有宗教信仰,信仰哪一種宗教...
一這是「有關部門」第四次「傳」我了。為避免自我炒作之嫌(在一些網友和同道眼裡,我是炒作大師呢),前三次我都沒有公開,僅寫了簡單記錄自我備忘而已。對我的「騷擾」從去年我到北京為林案召開研討會前夕開始(記得那次傳訊結束後要求我書面保證「在法律許可的範圍內行使和維護公民權利」,我把「法律」改為憲法,寫了。其實,中國社會多數問題都是中共特權階級不能在憲法許可的範圍內...
說到中國大陸文學界思想界學術界(如果大陸真有這類「界」的話),那真是牛皮馬屁,中人欲嘔,瓜子滿眼,笑料百出,頂著儒家帽子的學者隊伍也不例外。例如,不少儒者不知自由為何物,分不清積極自由與消極自由、經濟自由與政治自由、意志自由與社會自由之間的區別,對諸西哲關於自由的學說的理解差以千里。
自由我所慾也,文化亦我所慾也,熊掌與魚,都想兼得,念茲在此,無日或忘。袁紅冰發起中國自由文化運動,大契梟心,大慰梟懷,當然要全力以赴地支持。前不久接到通知,《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將於 2006 年 11 月在澳大利亞召開,邀我赴會。義所當往,能不「捧場」?乃去辦理護照。
共有約 394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雄渾的鼓樂、整齊的步伐 、一眼望不到頭的橫幅……一支氣勢磅礴,由數千人組成的「金色」隊伍橫貫市中心,震憾美國首都華盛頓DC。 7月11日,來自美國東部地區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這裡舉行「7.20」反迫害大遊行,呼籲「解體中共,停止迫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