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援港人士澳墨爾本集會遇暴徒騷擾 警方介入

2019年8月16日晚,援港人士在墨爾本舉行集會。(Rebel Jom)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趙亨義澳洲墨爾本採訪報導)8月16日晚7點,為呼應當日港人向英美領事館請願集會,維州香港專上學生聯會(Victoria Hong Kong Tertiary Student Association,簡稱VHKTSA)聯合悉尼、阿德萊德、布里斯本民眾,在墨爾本市中心州立圖書館(State Library)前舉辦「全澳同行,主權在民」集會,為香港爭取「普選」、「港人自治」的基本權利。

在集會現場,數百名香港學者、學生以及民主人士手持「FREE HK(讓香港自由)」、「SOLIDARITY with HK(與香港和衷共濟)」等標語,表示堅決支持「反送中」的決心。

集會上,香港學生提出三項訴求:「首先,我們支持今晚香港的『主權在民』遊行;第二,我們呼籲國際社會以及各國政府,特別是澳洲政府,敦促香港、中國政府回應抗議者訴求;最後,我們想向香港以及中國(中共)政府說明,無論你嘗試如何暴力鎮壓香港人,施加多大壓力,我們都不會屈服於暴力與恐嚇。」學生們強調「永不屈服」,引來人群歡呼。

此外,學生們重申港人五大訴求——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收回暴動定義;撤銷被捕人士控罪;追究警隊濫權;立即實行民主制度。

7點30分左右,援港民眾先後唱響英語及粵語版歌曲《問誰未發聲》,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將「主權在民」的心願融入在堅定的歌聲中。

2019年8月16日晚,援港人士在墨爾本舉行集會。(Rebel Jom/大紀元)

集會期間,學生還搭制投影儀,以播放視頻的形式向民眾概述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以及《中英聯合聲明》內容,聲明中提到,香港所擁有的言論自由、新聞出版自由、集會自由以及法律制度在香港主權移交後會受到保護,而現在卻遭到中共政府全盤否認。中共堅持認為這是一份「歷史文件」,否認英國在這項雙邊條約中的權力、義務和責任。

當晚的集會受到數百親共示威者的騷擾,他們甚至與媒體攝影師發生肢體衝突。集會最後不得不在警察的干預下提前結束。

Pro-Hong Kong rally Melbourne
2019年8月16日晚,援港人士在墨爾本舉行集會,受到大批親共示威者騷擾。(Rebel Jom/大紀元)

然而在集會進行中,隨著一個親共示威者展開五星旗,一群親共者衝進香港抗議人群之中,雙方發生肢體衝突。

一名女子和一位澳洲廣播公司(ABC)的攝影師受到推搡,之後警察介入,將人群分離開。

一排警察齊刷刷面對親共示威者站立,防止他們進行攻擊,只有少數幾名面向援港團體。

Pro-Hong Kong rally Melbourne
2019年8月16日晚,援港人士在墨爾本舉行集會,受到大批親共示威者騷擾。(Rebel Jom/大紀元)

親共示威者大唱中共國歌,並用中文和英文高呼「一個中國」和其它侮辱性言辭。親共團體的人數在晚間不斷增加,聲音有時蓋過香港抗議者。

親共團體聚集在斯旺斯頓街(Swanston Street)的西面,《時代報》報導說,他們不願意透露姓名,也不願意接受錄音採訪。

2019年8月16日晚,援港人士在墨爾本舉行集會,受到大批親共示威者騷擾。圖為一名親共男子攻擊媒體攝影師。(Rebel Jom/大紀元)

香港抗議者聚集在圖書館草坪的北面,唱著歌並高呼「free Hong Kong」(讓香港自由)。

一個親共示威者喊道:「如果你不喜歡就離開這個國家。」挺港人士回應說:「我們是在澳洲。」

上述遭到推搡的女子名為卡米(Cami),她雖然受到驚嚇,但沒有受傷,她對《時代報》記者說,她來自香港,來參加集會是為了「拯救我們的城市」。

「我來自香港。抗議活動是因為《引渡條例》(又稱《送中條例》)開始的,但現在我們沒有民主。我們來到這裡來拯救我們的城市。」

墨爾本市民布拉德福德(Richard Bradford)對《大紀元時報》說:「看到那邊那個團體假裝支持中國大陸,而實際上是在支持那一小群暴力分子,這真令人失望。」

「這群暴徒已經證明自己就是暴力壓制者。」

「當你看到(中共)在天安門廣場所做的事情(六四事件),你真會擔心他們要對香港做什麼。」

「我們希望澳洲能全力支持香港抗議民眾。」 「希望中國能獲得自由。」

2019年8月16日晚,援港人士在墨爾本舉行集會,受到大批親共示威者騷擾。圖為前來支持香港抗議者的布拉德福德(Richard Bradford)。(Henry Jom/大紀元)

週五白天,支持香港民權運動的人士也在悉尼和布里斯本舉行集會,期間親共示威者也與他們發生了衝突。#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