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華裔博士善意之舉遭圍攻 紅色暴力禍延澳洲 

2019年8月17日,鍾錦江博士在親中集會上被辱罵及圍困,他擔心各種各樣的紅色暴力會在澳洲蔓延。(安平雅/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安平雅悉尼報導)「警察保護了我,從他們的圍困中把我和他們分隔開」。在澳洲從事研究工作的華裔鍾錦江博士說。

近日,悉尼再次出現澳洲人並不陌生的「紅海洋」,被澳洲媒體稱為「親中」團體舉行的活動中,鍾錦江博士差點被襲擊,那麼他不畏威脅接近「紅海洋」的目的是什麼?

緣起事情發生的前一晚,8月16日,鍾錦江參加了悉尼市中心馬丁廣場香港學生舉行的靜坐集會,「在集會上我親眼目睹了一撥大陸留學生出現在那裡,用最粗鄙的語言攻擊香港人,這也是我第二天想去和那些學生聊一聊的原因,我想告訴他們,這是在澳洲,你們應該學會尊重他人。」

鐘博士表示,他第二天是抱著一種善意去的,他希望大陸留學生珍惜在澳洲社會裡言論自由的權利,「我希望他們可以藉此機會體驗西方的民主、自由與人權,在他們將來學成時,可以將這些體驗、感受帶回中國,用在中國,也希望將來有一天他們可以在天安門前自由的表達他們的意見。」

2019年8月17日,在悉尼的親中集會上,警察保護着鍾錦江博士離開圍困他的人群。(安平雅/大紀元)

「我就是想去跟他們聊聊天,沒顧及到那麼多,也真的沒想到有人就想攻擊我,想動拳頭」。他說。

鐘博士描述了當時現場的情況,「我到了他們的集會現場後,拿出《關於香港民權運動致澳洲華人的公開信》發給他們,有人接過後撕了,我從地上撿起紙屑。他們發現我不是他們一方的人,很多人開始辱罵,有一個人想從背後用身體撞我,現場有很多媒體注意到我們這邊的情況就圍過來了,該集會的一個組織者也過來阻攔想動手的人,他們不想發生對他們不利的情況。後來警察就過來把我帶出人群。」

曾有被洗腦的相同經歷 能理解大陸學生

對於大陸學生的言行,鐘博士表示,「我實際上非常理解他們,我從小也是接受那樣的教育,從那樣的環境下成長起來的,我也曾經有過與他們一樣的反應。其實那就是被洗腦後的言行。」

他說,生活在大陸的人接受的完全是中共的那套教育,其中一點就是,如果你有不同意見,他們就會把你當作敵人來對待,他們就要動拳頭。這些學生缺乏西方社會保障言論自由這樣的意識,這也正是他想和他們交談的一個原因。

「那天在他們的活動現場,我也對他們說,如果你們不是被背後某種勢力左右的話,是在你們的自由意志之下,你們有權利表達你們個人的聲音,但是我希望你們也要尊重與你們持不同觀點的人所擁有的表達權利。」 他說。

鍾錦江博士抱著善意參加了8月17日悉尼的親中集會,他希望大陸留學生珍惜在澳洲社會裡言論自由的權利。(安平雅/大紀元)

憂中共輸出紅色暴力 籲政府制止事態惡化

鐘博士注意到,7月25日布里斯本中領館發出支持愛國的「粉紅」們來對抗香港請願學生後,他感到, 「粉紅」們近期在澳洲的動作有加劇的趨勢,越來越多的「粉紅」在這裡搞活動,他比較擔心的是這些人的暴力傾向。

「在南澳大學,他們用那麼粗俗的語言集體辱罵香港學生,在悉尼市中心的Town Hall他們公然叫囂『留島不留人』,並不停使用粗話。他們所持的態度和窮凶極惡的樣子讓我非常擔心各種各樣的紅色暴力會在澳洲蔓延。我擔心有領館勢力的支持。」他說。

鐘博士也擔心澳洲這個平和的環境會被污染,「我也想呼籲澳洲政府謹防背後有中領館勢力支持的這些『粉紅』們以愛國名義,輸出各種形式的紅色暴力。也希望澳洲政府對此有所反應,能制止事態的惡化趨勢。」

對於澳洲中領館在親共勢力組織的活動中所扮演的角色,「我相信週六的活動並不是孤立的,在其它國家、其它城市都有在這天舉辦活動,我相信他們是有組織的,紅色衣服、紅色旗子,如果真是所謂自發的,不會有這麼一個想要搞『紅海洋』的著裝和準備,從這裡我們相信是有紅色勢力在支持。現在他們真正背後的組織者儘可能不留下把柄。」他說。

鐘博士說,據他所知,以前搞什麼活動前,他們的組織者還要召集很多人開個會。但後來變成了一對一的、口頭的、儘可能不留下文字記錄的「面授機宜」的操作了。

香港危機的根源是中共

對於目前香港的局勢,鐘博士認為,「今天香港的局面是由於中共造成的,中共是香港危機的根源。中共想控制香港,想搞『一國一制』。如果中共像當初承諾的做到『一國兩制』,也不至於有2014年的占中運動,不至於現在港人感到言論和人身自由受威脅,在人人自危的情況下,香港人不得不挺身而出。」

他表示,中共用打壓、歪曲、抹黑抗議者的手段解決不了問題。還是要找出民怨的真正根源,順應民心。首先,林鄭月娥謝罪下台,緩解民怨,香港民眾還是要爭取真正的普選。

中共駐澳洲大使館8月17日發布聲明說「外國政府勿干涉內政」,鐘博士說:「《中英聯合聲明》屬於國際條約,是國際上具法律約束力的條約,應該接受國際社會的廣泛監督,國際社會需要監督中共真正的落實一國兩制,因為它是一個國際條約。那麼現在中共要把它的專制手段用在香港那裡,所以國際社會有權利發聲並監督,中共簡單地用勿干涉內政的說辭是想掩蓋(真相)。」

受攻擊的台灣人:慶幸未生活在中共體制下

2019年8月17日,在親中集會上遭遇暴力襲擊的台灣人蔡佳宏。(AAP)

同日在親中團體活動現場受到攻擊的還有一位台灣人,蔡佳宏。

「最近看到香港黑警打民眾,想去支持香港人,於是上週六,我做了個看板想去中國城轉一圈,沒想到在路上遇到了那群人,我覺得被嗆聲很正常,因為大家觀點不同,但後來發現越來越多人圍過來,至少二十多人吧,後來就被人從後面卡住脖子,還有人將我絆倒,大約幾分鐘後,警察過來。」 蔡佳宏說。

「本來很多台灣人對政治不太感興趣,因為香港的反送中,才令很多人逐漸有了危機感。中共不守承諾,說好五十年的『一國兩制』,現在只有22年就搞成這樣,讓我們台灣人看清沒有所謂的『一國兩制』這種事情」。他說,

這件事令他想到,「我很慶幸我們不是身處在中共體制下的民眾,我們是在民主體制下有文化素養的人,不會隨便動手打人。我們不要當了金錢的奴隸,而失去了尊嚴。」

死亡威脅、網絡霸凌現象增

自7月下旬以來,澳洲多地發生親中人士踢場香港人集會,並發生肢體衝突。除了澳洲主要州府城市一些大學的連儂牆遭到破壞外,近日在悉尼科技大學還出現了死亡威脅的海報,上面用中文寫著:「不想死的話,把港獨言論給老子收回去。」

華人記者Vicky Xu因在推特上發出關於上週六親中集會的一些影片後,在網絡和微信上遭到辱罵和威脅。她認為中共要對這些現象負責,這些都是在中共及其喉舌鼓勵下的激進行為。

上週五,香港留學生Aski參加南澳大學聲援香港的活動時沒有戴口罩,後來她發現她的個人信息和參加集會活動的照片被公布在微信群裡。#

責任編輯:宗敏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