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無聲的入侵》作者剖析中共對澳大學影響

呼籲捍衛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

2019年8月28日,漢密爾頓教授在昆士蘭大學做題為「中共在澳洲大學的影響」的演講。(楊裔飛/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楊裔飛布里斯本報導)《無聲的入侵》一書作者的克萊夫.漢密爾頓教授於8月28日晚間在澳洲昆士蘭大學進行題為「中共在澳洲大學的影響」的演講,剖析中共統戰系統對澳洲學術界的滲透,呼籲澳洲大學不要為了經濟利益而犧牲學校的學術自由言論自由

中共長期滲透是造成目前衝突的重要原因

漢密爾頓教授在講演中說,統戰是中共所謂的「三大法寶之一」,目的是「為了在澳洲政治、商業、媒體和學術界主流(人士)中推行對其有利的觀點」。中共通過其在澳洲的使領館和其控制的組織,如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孔子學院等,向澳洲「輸出」中共的意識形態,壓制「對中共的批評」,灌輸中共等於中國的觀念,以操控海外華文媒體和海外機構的,同時滲透和影響澳洲主流社會及控制海外華人和留學生。

很多澳洲人對最近在澳洲和世界多地發生的親共民族主義人士衝擊、辱罵聲援香港反送中的香港留學生及其支持者的現象感到困惑。漢密爾頓教授表示,這些現象要放在中共海外長期統戰工作的環境中來看(就會明白),這是因為中共有意分化華人社團,令華人的觀點、觀念產生極大分歧和鴻溝,這是造成兩方學生衝突的主要原因。

參加2019年8月28日漢密爾頓教授關於「中共在澳洲大學的影響」主題演講活動的聽眾。(楊裔飛/大紀元)

中共不等於中國

演講當晚,一位自稱十年前從中國大陸來澳洲的聽眾提問時說,他非常不理解為什麼「澳洲對中國有那麼大的偏見」,他在澳洲的十年裡,只看到國外媒體報導中國不好,要中國人「不要愛中國政府,它是邪惡的」,中國人被「洗腦」,而他認為,香港留學生的辱華言論是導致衝突的原因,他還問漢密爾頓教授,今晚講的那麼多的事情,「你們的信息是從哪兒來的?」

他的表述和提問引起了聽眾的哄堂大笑,但是漢密爾頓教授鼓勵他,讓他完整地表達了自己的想法和疑問。

漢密爾頓教授對他解答道,自己為了撰寫《無聲的入侵》一書做了大量的研究和資料收集,書後的附錄裡詳細列出了資料來源,其中有許多資料是從中共官方公布的資料中引用來的。

「我沒有聽到對中國的偏見,我聽到的是對中共的批評。」 漢密爾頓教授說,(國外)媒體說的是要警惕中共對澳洲的影響,(是警惕中共)而不是中國人。中國人從早期的1820年代移民到澳洲,他們對澳洲的影響是正面的,他們為澳洲今天的富饒做出了貢獻,是澳洲「寶貴的財富」,「而我們擔心的是中共對澳洲的滲透和影響,這是我們所關注的。」

漢密爾頓教授回答後,聽眾席上響起一片掌聲。

昆士蘭大學與中共有多方面聯繫

漢密爾頓教授在演講中列出了昆士蘭大學與中共的多方面聯繫。早在2009年,昆士蘭大學與中共簽訂了在昆大設立孔子學院的協議;2013年,昆大校長Peter Hoj被漢辦(中共旗下的大陸組織)聘為高級顧問;2015年,中共副總理兼孔子學院總部理事會主席劉延東向Hoj頒發了「2015年度傑出人物獎」(2015 Outstanding Individual of the Year Award),以表彰他對「孔子學院全球網絡的貢獻」。

漢密爾頓教授表示,孔子學院宣稱開設語言文學課程,而昆大孔子學院詭異的一點是,該學院實質上成了孔子「科學技術學院」,以方便將澳洲的科技轉至中國。

昆大一華裔教授申恆濤,在中國開設了一間人工智能公司Koala AI Technology,其生產的監視系統涉嫌被北京用於監視維吾爾族人。此外,昆大還任命中共駐布里斯本總領事徐傑擔任客座教授。

用陽光消除黑暗 維護學術自由言論自由

Drew Pavlou是昆大學生,他在發言中表示,昆大香港留學生因聲援香港反送中而遭大陸留學生毆打,他們的連儂牆多次被大陸生破壞,參與抗議活動的學生的個人信息被人公布到社交媒體上。至今昆大仍未公布調查和處理結果。

8月28日,昆大學生講述自己被中共死亡威脅的親身經歷。(楊裔飛/大紀元)

Drew Pavlou說,在7月24日昆大大陸生打人事件中,他被打了,之後他收到了近千條涉及他本人和他家人的死亡威脅信息。

2019年8月28日,昆大港生講述抗議香港送中條例修訂而遭大陸留學生衝擊的經歷。(楊裔飛/大紀元)

另一位香港留學生Jack向聽眾表示,香港一些留學生的個人信息,包括學生證號碼、護照號碼等,被人人肉出來並公布到各大社交媒體上。港生非常擔心自己的安全,多次向校方申請保護,要求學校對暴力事件責任人進行處理,而昆大以隱私和保密為理由至今未向受害港生公布學校對暴力事件責任人的調查和處理結果。

一位藏人聽眾今年才剛獲得澳洲身分,他說即使在澳洲,很多藏人也不敢表達對中共迫害藏人的不滿,因為「家人在中國,還要回中國」。

漢密爾頓教授敦促昆大管理層聆聽學生的聲音,並採取切實措施,保護學校的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他說,有人表示不能激怒中共,否則可能激發與中共的貿易戰,使澳洲的經濟下滑,大學也害怕因此引致中國學生減少,影響學校收入。

他說,如果聽由中共的極權意識形態滲透澳洲大學,那麼今天抗議的香港留學生、西藏人、甚至希望捍衛普世價值和自由的中國大陸留學生、澳洲學生,都會成為中共滲透的受害者。很多人離開中國,是希望能逃脫中共的控制,但是中共已尾隨而來了。

漢密爾頓教授說,中共喜歡在暗處,進行台下交易。「西方的民主,或者說任何一種民主,它所能擁有的最強有力的武器就是『陽光』,」漢密爾頓教授說,我們今天在這裡的探討,「不是希望中國發生社會大動盪,而是希望把民主和言論自由像新鮮空氣一樣帶回中國,如同美國馬里蘭大學那位中國留學生所盼望的那樣。」

他呼籲,如果需要犧牲收入來保衛自由的話,「那麼必須要有人去這麼做。」

據悉,本次活動由昆大政治哲學經濟學會(PPE)發起並組織。發起人之一格林奧普-羅伯茨(Hamish Greenop-Roberts)先生表示,到場400多位聽眾有來自昆大的教職員工和學生,還有通過Eventbrite網站登記前來參加活動的校外人士。PPE希望藉此機會提供一個溝通平台,使人們了解昆大大陸留學生和聲援反送中的香港留學生多次發生衝突的深層原由,敦促學校管理層保護學生的言論自由和安全。#

責任編輯:堯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