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國大選對澳抵禦中共有何影響 澳專家分析

2020年10月22日,美國田納西州納什維爾(Nashville),總統川普與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右)在貝爾蒙特大學(Belmont University)舉行第二場總統候選人辯論會。(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10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睿悉尼報導)隨著11月3日的臨近,美國總統大選進入最後衝刺階段。美國兩位總統候選人川普拜登不同的施政重點對澳洲反擊中共干預會帶來什麼影響呢?10月28日,澳洲知名社會學家、悉尼大學副教授巴博斯(Salvatore Babones)在接受新唐人澳洲記者站採訪時表示,美國大選結果會影響澳洲反擊中共滲透和干預的力度。

澳洲知名社會學家巴博斯( Salvatore Babones)認為美國大選結果會影響澳洲反擊中共的力度。(孔昭/大紀元)

巴博斯表示,澳洲因帶頭呼籲對冠狀病毒(中共病毒)進行獨立調查,導致中共不滿。目前,澳中關係處於外交低谷。

由於澳洲過度依賴對中國的出口、澳洲的大學在很大程度上也依靠中國留學生維持其財政健康。因此,澳洲非常容易受到中共的壓力和影響,中共在澳洲政治上的干預一直是真正的問題。

他認為,如果川普連任,其政府會明確支持澳洲反擊中共。他說:「在澳洲,大家似乎都喜歡川普的政策,那就是對中國(中共)採取強硬的態度。他們感謝美國海軍陸戰隊進駐達爾文港,讚賞美國向印度施壓,讓澳洲參與四國和馬拉巴爾軍事演習(Exercise Malabar)」。

「如果拜登當選,其政府會改變基調,口頭上不會那麼明顯、公開地反對中共。雖然拜登政府會支持澳洲的民主」,他說,然而澳洲面臨著真正的挑戰,即中國(中共)的影響和干預。

巴博斯表示,俄羅斯、伊朗甚至敘利亞對澳洲的影響和干預與中共對澳洲的完整性及民主所構成的挑戰相比顯得微不足道。

他認為澳洲必須要自己面對這些挑戰,美國可以幫助澳洲解決外部安全問題。但澳洲需要解決其內部的問題。

中共干預美國大選

巴博斯認為中共和俄羅斯肯定在試圖影響美國大選。「但影響大選的最大企圖來自中國(中共),(中共)企圖讓川普下台。因為中國(中共)預見到雖然拜登政府仍然會在很多方面向它施壓,但不會像川普政府那樣全方位地、無所禁忌地反擊它(中共)」。

他認為,中共、中共政府本身和中國軍方就一直在努力通過網路破壞美國選舉的完整性,資助干預美國的行動。中共一直在試圖影響美國華裔投票群體、推動宣傳「黑人命也是命」運動(Black Lives Matter,縮寫為BLM)。

然而,巴博斯認為中共干預大選不僅不會成功,就像任何外國勢力試圖影響美國大學一樣,最終會適得其反(美國全面禁止中共的孔子學院),因為美國人非常愛國,任何外國干預的努力最終都會把選民趕走,而不是吸引選民。

執政當務之急:川普的「重振經濟」

巴博斯表示,如果川普連任,他會繼續其「美國優先」的執政綱領。在經濟上,川普政府會把首要任務放在振興美國經濟,不遺餘力地專注於促進經濟增長。經濟是一個外交政策問題,從某種意義上說,美國經濟越強大,美國在世界上越有影響力。

他表示,美國是經合組織國家中在經濟上對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做出最成功反應的國家之一。美國今年的GDP預計將下降3.5%,但與歐洲國家、澳洲和新西蘭所遭受的經濟萎縮相比根本不算什麼。

「這麼說可能聽起來很瘋狂,因為美國是經合組織中唯一沒有大規模提供經濟救援方案的國家。美國參、眾兩院一直未能就經濟方案達成一致意見。事實上,正是因為缺乏政府的干預才導致美國經濟對疫情的反應更有效」。

「如果川普連任,他將採取減稅,放鬆管制等常規做法,加倍努力促進經濟更大增長」。

巴博斯認為川普會將經濟上的成功作為外交後盾,因為「美國經濟越強大、美國技術越強大、美國的國際影響力就越強大」。

責任編輯:宗敏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