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保護高校學術言論自由 澳政要力挺修正案

2月24日,澳洲議會就《2020年高等教育支持修正案(言論自由)條例草案》進行了覆議。 多位議員表示,修正案將為澳洲高校的言論及學術自由提供更有力的保護。圖為澳洲大學校園。(Brendon Thorne/Getty Images)
人氣: 10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1年02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睿悉尼報導)2月24日,澳洲議會就《2020年高等教育支持修正案言論自由)條例草案》(The Higher Education Support Amendment (Freedom of Speech) Bill 2020)進行了復議。多位議員表示,修正案將為澳洲高校的言論及學術自由提供更有力的保護。

高校言論自由法案修正背景

去年8月,悉尼新南威爾士大學(UNSW)屈從於中國學生的抗議,刪除了該校兼職法學講師皮爾森(Elaine Pearson)批評中共鎮壓香港民主的推文。皮爾森也是「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澳洲分部的主任。

去年5月,昆士蘭大學(University of Queensland)學生帕夫洛(Drew Pavlou)因批評中共滲透澳洲大學,並支持香港民主運動被校方停學。

2018年,詹姆斯庫克大學(James Cook University)物理學教授瑞德(Peter Ridd)就氣候變化科學公開批評該校遭解僱。

在幾起涉及高等教育領域的言論自由事件發生後,時任聯邦教育部長泰安(Dan Tehan)委託前高等法院首席大法官法蘭奇(Robert French)為大學制定言論自由的自願守則。

對《2003年高等教育支援法》(Higher Education Support Act 2003) 的修正案重新定義了「言論、學術自由」的概念。

修正案明確地定義了學術言論自由的概念和環境,即學術人員有教學、討論、研究以及傳播和發表研究成果的自由;學術人員有自由進行知識探究,表達自己的意見和信仰,並對與其研究課題有關的公開辯論作出貢獻;學術人員和學生可以自由地對他們所註冊或受僱的高校表達自己的意見;學生自由參加學生社團和協會,以及學術人員自由參加專業或代表性學術團體。

澳政要紛紛支持修正案

聯邦議員沙馬(Dave Sharma)在覆議修正案時表示,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是自由民主的核心支柱。大學校園內發生的一些令人不安的事件表明,言論自由的權利受到威脅。

圖為澳洲聯邦議員沙馬(Dave Sharma)。 (Dean Lewins/AAP Image)

「大學是對各種思想進行辯論和挑戰的重要機構。我們必須確保我們的大學是保護所有言論自由的地方,即使所講的內容可能不受歡迎或具有挑戰性」,他說。

「即使是數量有限的被視為影響言論自由的事件,即使沒有證據表明言論自由受到系統性攻擊或侵犯,也可能使公眾對高等教育部門的看法產生不利影響,而這種影響可能會影響到政治領域,對其它論壇上的討論和對話會產生寒蟬效應」,他進一步說。

他認為,任何有關言論自由的辯論的核心應該是期望人們能夠就問題的是非曲直提出不同意見。思想的自由較量以及伴隨而來的自由辯論,其核心是為了我們的社會、國家和人民更好地發展。

他在表達對修正案的支持時說,「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不僅是澳洲大學的基石,也是澳洲本身和我們生活方式的基石。該法案將邁出一小步,但卻是重要的一步。我向眾議院推薦這項法案」。

聯邦議員李瑟(Julian Leeser)在覆議修正案時表示,近年來,公眾對大學的言論自由緩慢失去信心。一些人試圖壟斷所表達的思想,並利用大學作為推進特定議程的平台。其中一些議程是意識形態的,另一些議程實際上是對澳洲安全的威脅。無論這些議程採取什麼形式,如果讓大學被政治而不是學習所取代,將是一個可怕的錯誤。

圖左為澳洲聯邦議員李瑟(Julian Leeser)。(Joel Carrett)/AAP Image)

他舉例說,「在孔子學院的真實性質被曝光之後,我們應該警醒,盡一切努力確保大學能夠保留其蓬勃發展所必需的特性和自由」,「如果我們的大學不能確保學術自由,那將很容易受到外國干預的利用」。

聯邦議員威爾遜(Tim Wilson)表示,修正案將加強對大學校園內言論自由和學術自由的保護。

圖左為澳洲聯邦議員威爾遜(Tim Wilson)。(Tracey Nearmy/Getty Images)

他說, 「言論自由的意義不僅僅是因為它體現了人們的良心自由和傳授思想的自由,言論自由也是檢驗不良思想的機會」,「尤其是在大學的環境中,讓不良的思想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讓偏執和偏見得到挑戰」,「由此,我們可以看到共同的人性,我們的社區和社會才能進步」。

他表示壓制言論自由的社會沒有一個能夠成功,因為它試圖賦予少數人對多數人發號施令的權力。唯一可持續的社會是那些賦予個人、家庭和社區言論自由的權力。這項法例可能特別針對與高等教育有關的問題,但它所帶來的連鎖效應,將對我們社會的進步產生更廣泛的影響。

責任編輯:宗敏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