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海水淹田引爭議 加拿大人成功阻激進環保項目

經過耗時9個多月的抗爭,加拿大保守派人士終於成功阻止了一個激進環保項目。(Shutterstock)
人氣: 53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24年04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君成加拿大溫哥華採訪報導)「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時,我非常震驚,就開始調查」,傑克・麥克勞德(Jack Mcleod)對《大紀元時報》記者說,「你總是要去尋找,你所聽到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到目前為止,在這場耗時9個多月的「反對環保項目淹沒農地」的抗爭中,麥克勞德成功地阻止了《考伊琴河口恢復項目》。

他發起的土地保護者協會(Land Keepers Society)已從溫哥華島發展到卑詩省內陸,更多普通的加拿大人加入協會,一起用行動捍衛著每個人所珍惜的「民主與自由」。

良田即將變沼澤 民眾不知情

麥克勞德個子不高,穿著一件藍色細格紋襯衫,銀色的短髮柔順服貼,走路時不急不緩。他的家位於溫哥華島的考伊琴灣(Cowichan Bay),距卑詩省府維多利亞市五十多公里。

故事還要從2023年6月8日講起。那天一個朋友打電話來問麥克勞德,「你看了今天的《公民報》嗎?」他立即翻開報紙,只見新聞標題寫著「考伊琴河口恢復項目宣布啟動」。

這是溫哥華島最大的河口恢復項目(Cowichan Estuary Restoration Project)。卑詩省自然信託基金會(The Nature Trust of BC)將淹沒Dinsdale農場,拆除沿海堤壩,將此農地變為濕地,以期抵禦海平面上升。

「自然信託」是一家非營利自然保護機構,自1971年以來,在卑詩省收購了500多處保護地。

該公司西海岸保護地經理湯姆・里德(Tom Reid)說,這是基於「10年的環境檢測」及「許多合作夥伴的共同決定」。

文中列出了另7家支持機構,包括考伊琴部落、加拿大鴨子無限協會(Ducks Unlimited Canada)、水利土地和資源管理部、森林部、加拿大漁業和海洋局(DFO)、加拿大環境和氣候變化部,以及棲息地保護信託基金會等。

DFO主管琳達・希金斯(Linda Higgins)說:「通過共同努力,我們相信這個項目不僅能恢復河口的生態平衡,還能為依賴它的社區帶來長久的利益。」

「問題是」,麥克勞德說,「他們沒有讓公眾發表意見,這些機構突然就說『我們要這麼做』。」

作為受直接影響最大的社區居民,不知道這個項目要啟動,也不知道這個項目的具體利弊,更沒有機會表達自己的意見和擔憂,如何相信它會給社區「帶來長久的利益」呢?這是他的疑問。

「突然在報紙上讀到這一切,大家都很震驚」,麥克勞德說,「這些機構關起門來,在背後做了一切。這不是民主,這真的非常、非常糟糕。」

淹沒農場的後果

Dinsdale農場屬於受保護農地,有百年歷史,占地約70公頃,土地非常肥沃,種植玉米和乾草,乾草每年能收割三茬,而且不需要灌溉,因為是地下灌溉。去年,這裡生產了1,230噸動物飼料,也吸引了約200種鳥類來覓食。改為濕地會對社區居民造成什麼影響?

麥克勞德在當地生活了40年,他分析道:首先,島上有三個奶牛場就得搬去內陸,或者到美國華盛頓州買乾草,這就大大地提高了成本,他們能生存嗎?

其次,這裡的居民區位於山和海之間,Dinsdale農場位於海邊。這裡會發洪水,但洪水是來自山上的,並不來自海裡,當洪水氾濫時,Dinsdale農場就會起緩衝作用,水流到農地裡被吸收掉,這會釋放壓力。

但如果把靠海的舊堤壩拆掉,讓海水淹上來,讓農場成為濕地,然後在居民區和濕地之間建一個新堤壩,那等於把農場(濕地)排在了外面,那就再也沒有農場來吸收洪水了。新堤壩成為了水壩,洪水出不去了。

其三,當海水淹沒Dinsdale農場時,有可能還會污染給所有人供水的幾口水井,這樣我們可能就得喝鹽水了。

「這些都是他們未考慮的事情。」他說。

陽光谷農場有限公司(Sunny Vale Farm Ltd.)的所有者兼Dinsdale農場長期使用權持有人傑拉爾德・波爾曼(Gerald Poelman)在接受《Country Life in BC》採訪時說:「不幸的是,當地居民沒有機會表達他們的擔憂。」

河口恢復項目的違規操作 繞過ALC

麥克勞德立即聘請了律師,並在7月3日成立了土地保護者協會(Land Keepers),接著去維多利亞專門聘請了一家律師事務所Cox and Taylor,爾後又請了水利專家。

他說:「我們必須追查,他們所做的事到底對不對。」

拆堤壩淹農地,必須向農業用地委員會(ALC)提出申請,將Dinsdale農場的土地屬性改為非農狀態才行。

然而,「自然信託」沒有這樣做。他們繞過ALC,與當地的三級政府CVRD(Cowichan Valley Regional District)協商。「你是不能這樣做的,有必經的程序在這裡擺著呢。」麥克勞德說。

他申請了FOI(信息自由法案申請Freedom of Information Requests),獲得大量電子郵件,證明「自然信託」經理托馬斯・里德(即前文的湯姆・里德),一直在和CVRD來來回回「磋商合作」。

獨立媒體Westward Independent在第二份調查報導中,披露了里德寫給傑夫・摩爾(Jeff Moore,CVRD高級環境分析師)、凱特・米勒(Kate Miller,CVRD戰略服務部環境服務經理)和布萊恩・法夸爾(Brian Farquhar,公園與小徑部高級經理)的郵件。

2022年托馬斯・里德給凱特・米勒的信:

「現在,我們的項目已進入第4年,我們開始將大量的注意力集中在轉型修復項目(如Dinsdale農場、Koksilah沼澤)的實施上,我想與您討論一下與CVRD合作的步驟。隨函附上一份小冊子,簡要介紹了南考伊琴河口正在考慮的項目。如能在此時對該附件保密,我將不勝感激。」

2022年5月25日托馬斯・里德給傑夫・摩爾的信:

「繼我下面給凱特的說明之後,請對我最初發給凱特的附件保密(見下面突出顯示的部分)。在我們計劃的項目公開之前,我們需要解決一些項目敏感問題;因此,我想知道誰會參加你們的會議。順便提一下,在你們即將召開的會議上,也許你們可以詢問與會者是否有時間通過Zoom、團隊、Wehex等方式就我們的擬議工程召開一次針對具體項目的會議?謝謝,湯姆。」

2022年托馬斯・里德給布萊恩・法誇爾的信:

「考伊琴修復項目手冊.pdf。僅供參考。最好也能與您討論一下這個問題,因為這將對楓樹林公園產生潛在影響。正如下文所述,如果您能將此討論/附件暫時保密,我將不勝感激。謝謝,湯姆。」

里德多次要求保密。此外,他的電子郵件來自兩個不同的地址,一個是「@naturetrust」,另一個是「@bc.gov.ca」,目前他未對自己是否身兼兩職做出回應。

在另一份文件中,卑詩省政府下屬的堤壩檢查局寫了一封信給當地居民布萊恩・塞爾斯(Brian Sales),信中說塞爾斯了解工程學、贊成拆除堤壩,讓他簽字後寄回給他們。但塞爾斯未同意這樣做,他也沒有那塊地的簽字權。

沒有公眾徵詢,居民們不僅得不到信息,表達不了意見,無法共同討論,而且個別居民還被單獨誘導簽字,這讓麥克勞德震驚。

他聲音有些激動地說:「他們作弊到這種程度絕對令人難以置信。」

「這怎麼行得通?這不是民主」,他說,「民主,你是開放的,你把它(這個事件)交給人民。它在那裡,有人可能喜歡,有人可能不喜歡,但你可以進行談判,然後我們都很高興。」

「不是完全高興」,因為事情可能不會完全按照某一方的意願去走,「但是又很高興」,因為有這個民主的過程,他認為,「事情就應該是這樣運作的」。

地產所有人改造地產需否「公眾徵詢」

1990年,「自然信託」和「鴨子無限」公司從Dinsdale農場的原主人安.丁斯代爾(Ann Dinsdale)那裡收購了該地產。

擁有了該地產,兩家公司是否就能自行決定如何使用、改造該地產了?是否就不需要公眾徵詢了?

當年銷售合同的一份關鍵附錄中寫道:「規定購買方保證自1990年開始的50年內(即到2040年),現有的堤壩系統完整無缺,並承諾不允許任何對相鄰物業造成損害的不受控制的洪水。」

「我們可以打破這個協議的合法性嗎?我感到震驚!」原農場主的兒子奈傑爾.丁斯代爾(Nigel Dinsdale)在後來的一次公聽會上說,如果他去世的父母聽到這個消息,這塊1871年自聯邦成立之前就開始耕種的土地將被淹沒,他們怎得安息。

「我相信如果這事真的發生了,『自然信託』和『鴨子無限』道德信用就已經破產了。」他說。

第二個問題是,到底需不需要「公眾徵詢」。CVRD官網將公眾徵詢分為兩類:公眾聽證會(公聽會)和公眾開放日(公眾信息會議)。

對於「官方社區規劃或分區附則修改」,在審議通過時,必須舉行公聽會,這是《地方政府法》的法律規定。這種正式會議不允許雙向討論,民選官員的主要義務只是「聽取」向其提交的信息。

河口恢復項目屬於「大型或複雜項目」,對這一類別,CVRD說,提議者通常會舉辦一次或多次的公眾信息會議,「以評估社區的支持度,並在開發申請之前與社區一起解決已發現的問題。」

「地方政府通常的做法是要求申請人舉辦公眾信息會議」,「雖然這類會議不是有關開發申請的法定要求」,但「它可以成為發布信息和雙向討論問題的有用工具。」

CVRD說:「無論地方政府是否參與,擬議項目的支持者都可以自行決定是否召開公眾信息會議。」

「自然信託」並未召開這樣的公眾信息會議。

目前,「自然信託」已從政府獲得300萬撥款,項目完工後,他們將無需支付舊堤壩維護費。

這筆舊堤壩維護費的金額,據「自然信託」在一次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大約為900萬元,但未指明是多長時間。

民意可阻良田被淹

「我們暫時阻止了這一切」,麥克勞德說。目前,ALC決定Dinsdale農場的農地屬性不變,堤壩不能拆除。

「你必須有一個強大的組織,就像我們一樣,不斷壯大」,他說,「協會有很多非常好的人,我們都是義務工作,沒有金錢。我們不為金錢工作。」

一位鄧肯市的退休律師,因為對發生的事非常難過,提出免費為協會工作;另一位「鴨子無限」公司的退休員工,希望事情朝好的方向發展,開始擔任協會董事。

他們聘請自己的律師和水利專家,了解真相,力求在一個正確的基礎上說話;他們還儘可能自己收集信息呈給律師,提高了效率,降低了律師費。

人們來求助時,土地保護者協會可以提供有經驗的律師,「否則你可能得花四倍的錢,重新尋找和教育一位律師,但最終可能一事無成。」麥克勞德說。

「這就是協會成功的方法,所有人都必須共同努力」, 他說,「我們做得越多,成功得越多,他們就越願意傾聽我們。」

去年8月,土地保護者協會組織召開的市民大會,有250到300人參加,邀請了地區主任和當地政界人士。今年2月,他們組織農民的拖拉機遊行,在CVRD市政廳前和平請願。今年3月,他們倡導民眾參加公聽會,成功地讓地方稅漲幅從19.33%下降了3個百分點。

麥克勞德說:「我們這裡有各行各業的人。我們不採取任何暴力行動,不破壞任何東西,不做任何(不好的)事情。我們對我們的主題非常了解,我們知道一切,我們已經研究得很透徹,然後當我們進去時,我們知道要說什麼。然後我們就推動,然後我們就加壓。」

土地保護者協會成立不到1年來,已有接近400位會員,並已擴展到內陸地區。雖然籌集資金困難,麥克勞德自己已付出至少30,000元,但他認為一切都值得。

「他們會想方設法繞過我們,淹沒這個領域,因為這和錢有關」,他說,「但是,你只需要繼續保持關注,他們永遠不會成功。」

民主體制下 民意需表達才會有改變

麥克勞德認為,普通民眾的聲音被忽視,從某種意義上說每個人都有責任。

人人都很忙。生活,工作,打理院子,還有理想。比如他自己,忙於項目管理,在世界各地工作,還計劃著在加拿大建一個利用廢棄塑料來製造柴油燃料的工廠。

可是,人們忽視了正在發生的身邊事。「你需要關注,你需要參與其中,你需要了解發生了什麼」,他說,「這是你必須要做的,否則當你發現時,為時已晚。」

當该事件突發後,他毅然暫時放下自己的小日子和大理想,把所有的心力都放到建立和推動土地保護者協會上,目前已有其他的農民在尋求他們的幫助。

「人們需要醒悟,人們正在覺醒,否則將失去自由。失去言論自由,失去這一切」,他說,「所以你需要關注你周圍發生的一切。

「這樣的事件給人們敲響了警鐘,給卑詩省敲響了警鐘,也給加拿大敲響了警鐘。」

從風車葉片的處理重新審視環保主義

麥克勞德因抗議這個「環保項目」而被一些人質疑為反環保主義者。「我是環保主義者,但我不傻,也不是激進的環保主義者。」他説。

愛護家園,確保流經家裡的小溪沒有任何垃圾,看到保護區有垃圾就主動撿起來清理乾淨,他認為環保應該是每個人從身邊事做起。

在他的心裡,農民可能是世界上最環保的人,他們保護土地、照顧土地、不破壞土地,否則就沒有飯吃。但農民也不是激進的環保主義者。

有的人為了不產生碳,讓奶農不要養奶牛,因為牛放屁時會產生碳。「你可以很激進,但你做的一些事情卻毫無意義。」他說。

麥克勞德在商業領域工作了很多年,一直從事能源方面的工作。對綠色能源非常熟悉。他同時提醒人們,太陽能、風力發電都是好事,但使用時要有常識。

「有誰知道,風車的葉片是怎麼處理的?」他說,「當它們磨損時、脫落時、被鳥撞擊時,平衡被打破時,風車葉片怎麼處理?」他停頓了一下後說,猶他州有一個大的垃圾填埋場,這些葉片就被直接埋在土裡,是很不環保的。

人人都應該是環保主義者,他強調,要保護環境,但不能過激,要有常識。風車帶動不了500人工作的紙漿廠,綠色能源不可能為整個世界提供服務。

也正是這樣的常識,讓他意識到《考伊琴河口恢復項目》的種種疑竇,促使他成立了土地保護者協會——「一場保護產權和糧食安全的草根運動」。

「人們害怕說話。他們只是坐在那裡,什麼都不說。他們不想激起波瀾。」他說,「但你必須說話。要有禮貌,不要激烈,但要說出來。」

麥克勞德真心希望更多的人加入協會,「非常歡迎華人社區」,他說,「讓我們集思廣益,把事情做得更好。」◇

責任編輯:葉柏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