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達
陳光誠事件一波三折,陳光誠、其家人朋友、美國政府、美國國會、國際社會、及中共周永康和胡溫習兩派中,想平穩解決的佔了大多數。唯有周永康一派,不遵守中美談判協議、用恐怖威脅陳光誠家人和朋友,試圖達到其「美國政府不是人權的護衛者、胡溫習說了不算」等效果。其中,周永康耍的是流氓手段,那麼胡溫習該咋辦?
陳光誠事件從原來的中美和平談判解決、到陳光誠家人和朋友被生命威脅,至陳光誠本人改變初衷,想出走到美國。一系列變幻的同時,北京時間5月2日,《環球時報》發表名為《挾洋能自重的時代早已過去》的評論。這個「挾洋」的說法,顯然是周永康在以「干涉中國內政」、「反華勢力」威脅胡溫。這一文一武(「挾洋」的說法和威脅陳光誠)兩手動作,可以看成是周永康最後的垂死掙扎。
中國政局在陳光誠出走美國大使館後,政法委頭目周永康及其無法無天的暴行進入了國際社會的視線。國內國外、中共黨內和黨外處理周永康的呼聲日益高漲。
在周永康主持下的中共政法委又在國際舞臺丟人現醜。盲人律師陳光誠成功出走美國使館,通過視頻把政法委「無法無天」的醜惡的真相發佈給了全世界,並向溫家寶喊話,要求調查和法辦周永康主持下的中共政法委地方官員。
昨天與一位同事聊天,他說了一件反映中共內鬥和薄熙來前途的事。他說,一位經歷與重慶李俊類似的富翁好朋友,最近已經從美國回國。這位富翁朋友的對手在薄熙來出事後,完全放軟,已經放棄一切官司和對錢財的追究。這位富翁從他在中央內線的消息來源證實,薄熙來倒臺已經坐實,決無在黨內鹹魚翻身的可能;他在得到準訊後現已安全回國、回報平安。
中共內鬥至今已連續爆出三件大醜聞:王立軍事件把中共內鬥推向了世界,海伍德被殺把薄熙來夫婦的狠毒推向了世界,谷歌被驅出中國事件再一次把周永康、薄熙來的政治醜陋手段推向了世界。大紀元近日透露的谷歌被驅出中國事件,將再一次讓全世界關注在中國所發生的牽扯到中共內鬥、互聯網、中美關係的國際大醜聞。
4月16日,中共中央機關刊物《求是》發表了中共總理溫家寶的講話《讓權力在陽光下行使》,其中提到了「要強化問責,對於工作不力、發生重大案件和對腐敗案件查處不及時的部門、地方,要按有關規定嚴格追究責任」。
最近,中國和中華民族到了一個歷史的關鍵點,中共內鬥、政民對峙、社會危機到了一觸即發的火爆時刻。每一個中國人(包括國內國外、中共黨內黨外、各界民眾)都在思考、衡量、擔憂、期待中,關注著中國未來的走向。
中共10日突然宣佈對薄熙來處理決定,停止薄熙來擔任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職務,由中紀委對其立案調查。但是,對於薄熙來具體定罪方面,卻十分低調,只限於可以開脫的兩條輕罪:其妻子薄谷開來和勤務員張曉軍涉嫌謀殺、及薄本人在處理王立軍職務過程中違反了中共的人事規定。
中共高層內鬥,在薄熙來下臺後空前激烈,主要戰場移到了大陸網站。互聯網上之戰,現在看來胡、溫、習一派不僅佔了主動,而且佔盡優勢;而血債派的周永康、李長春等則方寸大亂,情急跳牆使出了「攙沙子」毒招,但還是被媒體揭露了出來。
4月9日,中共媒體如《北京日報》、《人民日報》等出現一系列的有關所謂網絡謠言的文章,一味地指責國內外網絡出現的各類言論和消息,大有中共中宣部要掀起一輪新的「闢謠政治運動」的造勢的架式。
胡、習中央面臨著許多的難題,包括與江系你死我活的內鬥、官員普遍性貪腐、每年30萬起的民眾抗爭、經濟困境等等;但是,最讓他們寢食難安的卻是由江系血債派搞出來的大規模的活摘器官賣錢的事,因為活摘獸行把中共帶上了一條不歸路。如何面對和選擇,這將是胡、習面臨的最大難題。
中共高層內鬥不會停止。江系「血債」派在薄熙來下臺後非但沒有示弱,反而不斷向胡錦濤和未來接班人習近平挑釁。就算目前胡、溫、習膽小暫時不想動江系,但卻是樹欲靜而西風不止。
王立軍事件出現在中共十八大、未來權力分配定局之前,一點不怪;這是中共內部權斗的必然結果。這可能是天賜良機,也可能是胡韜晦之術、敲山震虎後僥倖成功的結果。而利用這一良機,中共高層當權者胡、溫、習這次處理周永康、甚至是高調處理可能已經是不可避免。
大凡歷史的關鍵時刻,要麼是歷史的潮流推出英雄,或者淘汰狗熊。現代中國,可以說是這樣一個歷史的時刻。 一方面,世界潮流浩浩蕩蕩,以民主為代表的人性化的政體在世界各個角落遍地開花;以共產專制為代表的反人類的政體紛紛走向沒落。
歷史常常在回放,搬起石頭砸腳古而有之。當年商鞅立苛法,最終落得自己被苛法所滅。而讓秦朝覆滅的的陳勝吳廣,也是因為苛法讓他們沒有按期限到達指定地點;陳勝吳廣知道橫豎是死,所以揭竿而起致秦朝崩潰。
有人說「九評共產黨」點中了中共得死穴,讓它窩囊了七年還不敢哼一聲出來公開反駁。那麼,神韻是開啟了中華民族的活穴,讓中國人得到中華文化的活水的滋潤、讓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得以復甦、古木再春,芳香全世界。
歷史往往是由偶然事件引發的,但這裡有著不由得人的必然。谷歌開始回歸「不作惡」的公司理念,把中國谷歌回歸自由的世界谷歌,這對於一個殘暴政權的威脅和震動,不亞於當年陳勝吳廣的揭竿而起!
以前聽同學講過一個故事,那是他爺爺輩經歷過的:一幫匪人占領了爺爺的村莊,為了讓村民馴服和搜刮錢糧,他們把村長施行了「山猴」的刑罰:匪人選在村邊山上一棵大樹下,用一根手腕粗的小樹枝,一頭削尖,另一頭埋在土裏;村長被捆後吊在樹下,把他的肛門放在那根被削尖的樹枝上。匪人把吊繩慢慢放下,削尖的樹枝慢慢靠人身體的重量刺入村長的身體;村長撕裂人心肺的慘叫可以在山下全村都...
看了高智晟律師的《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這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又出現了。可怕的是,當年的土匪,當今已是一個道貌岸然的政權的把持者。對於中共的“什麼都做得出來”,中共自己、中共的幫兇,和真正了解中共的人都會相信和知道。中共還常常用這種恐怖來威脅中國的民眾和國際社會,擺出一副完完全全的“我是流氓我怕誰”的兇樣。
楊佳的性命今天尚在,但是她的歸宿,不可能從中共的刀下苟得。原因其實很簡單:中共不可能放下屠刀。
人命只有一條,失去就沒了;人的健康也一樣,失去了,要回來也難。當四川汶川大地震中8000所校舍粉碎性坍塌、活埋了無數少男少女,而附近縣太爺的大廈仍然高聳;當80%乃至全部國內奶都添加了讓嬰孩得腎結石的三聚氰胺,讓全國、全世界包括你我都要面對毒食物可能進入我們口中時,我們不得不停下來沈思:這個社會是不是真得病了?
其實,共產黨,在中華傳統文化中,本來就被我們的先賢祖宗定義是「邪異」。「邪異」的「異」,中國的正體字就是由「共」和「田」所組成的。最骯髒的糞便,中國字是由「米」、「田」、「共」所構成的。共產黨的「共田」、「米田共」 本來就是非人的、不齒的東西,一種害人的玩意。
當然,這種律師權的被剝奪已經擴展到了被非法拆遷居民、最近又發展到512地震受害家長、毒奶事件中腎結石受害者。這個被剝奪律師權的人群和範圍還會繼續擴大。 高智晟和胡佳被提名,將有助於扭轉諸如此類對中國人的不公和蹂躪,讓中國與世界在人的生存狀態上的早日接軌。
所以,中共施出了渾身解數,為了化解這一生存危機。神七和有關其造假的出現,就是一種「聲東擊西」的伎倆。本文想指出的是,中共的這些造假行為,足以證明中共的無恥和為了掩蓋三鹿毒奶事件,做出的可謂是「X急跳牆」的動作。但是在這背後,中共會不會隱藏更大的不可告人之處呢?
三鹿事件中,中共官方省衛生廳、中央衛生部及新華網等媒體似乎是率先及時報導,並提供一系列數據和故事,給人的印象是積極關心、新聞透明;可是,這只是一種表面文章。在民眾一直習慣於中共原來蠻橫矇騙的姿態時,中共卻在所謂與時俱進,換上一副熱乎模樣登場,可肚子裡還是和原來一樣:中共近年來的宣傳上開始實行「搶佔輿論制高點」新手法,對民眾繼續實行誤導和欺騙,只是手段上更為陰...
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政治、經濟、生態等全方位的社會問題已經到了不能等閑視之的時候。黨國喉舌一直在辯解說中共可以解決這些問題、只要給與時間和機會;少部分中國人也因為種種原因,不得不重復這個知道有腥有詐、但沒法抗拒的邏輯。
最近有兩件事完全出乎大家預料。首先﹐為紀念59年3月10日“鎮壓西藏49周年”開始的藏民抗議活動﹐中共在短短幾日之內就開始對藏民大開殺戒鎮壓。這個開殺戒﹐離中共點燃奧運火炬3月30日只相差三個星期。
如果《九評》呼喚的是中國人的良知﹐那麼汪兆鈞公開信啟示的是中國人的理智。2004年底發表的《九評共產黨》﹐從歷史的角度﹐向中華民族揭示了共產黨的本質﹑中國走向紅色歧途的原因和後果﹑及中國人民由此所經歷的苦難的根源。《九評》呼喚著中國人的良知和良心﹐指出只有放棄邪惡的共產黨﹐中國才有未來。
中共十七大落幕﹐完成了中共新一輪的權力分配。本文不表碩大中國十多億人民﹐命運卻在一個共產黨黑幕政治下被操縱的悲哀﹔只述中共內部最高領導權的問題﹐那不可能有善解的希望﹐這也將是中共慘淡命運的必然。
共有約 198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8月2日,重慶訪民付清淑、危文元、趙亮、王志芬、朱芝招等十餘人,在重慶開往北京的Z4火車上被地方截訪人員和警察暴力攔截。 重慶維權公民危文元告訴大紀元記者,8月2號上午,火車到達石家莊站的時候,有40多名特警和當地的截訪人員,有些特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