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報告:近10萬大學員工被少付工資 總額1.59億

一項新研究發現,墨爾本大學的3萬多名臨時工,被少付4500萬澳元工資。(James Ross/AAP)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23年12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肖婕澳洲悉尼編譯報導) 全國高等教育工會(NTEU)的一項新研究發現,澳洲近10萬大學員工被少付工資,總額近1.59億澳元。其中受損失最大的是大學的臨時學者。

分析顯示,自2009年以來,32所高等教育機構共發生了55起工資剋扣少付工資)案件,其中大多數發生在2014年以後。97,555名大學員工總共被少付工資1.587億澳元。

報告顯示,墨爾本大學的員工損失最大,3萬多名臨時工被少付4500萬澳元工資。

其次是臥龍崗大學(UOW)員工,被少付了1800萬澳元,涉及臨時工工資和退休金;再次是悉尼大學的員工,被少付了1470萬澳元,主要是臨時工工資。

據澳新社消息,高等教育工會表示,該報告並未描繪出該行業欠薪的全貌,仍有8起工資剋扣案件還在法庭的審理當中。

該工會全國主席巴恩斯(Alison Barnes) 說,這些數據令人震驚。

「工資剋扣在澳洲的大學中如此普遍,這是對當前治理模式的嚴厲控訴,」她說。

「工資剋扣對大學員工的生活造成了極大的影響。這可能意味著難以購買日常必需品,無力支付帳單或被迫承擔額外的工作。」

根據研究報告,維州是大學工資剋扣最嚴重的州,總共少付員工7500萬澳元,其次是新州6500萬澳元,塔州1100萬澳元。

該報告發布之際,聯邦政府正試圖通過新的工作場所法律打擊工資剋扣。

上週在眾議院通過的法律規定,故意少付員工工資的雇主將會面臨最高10年監禁。

參議院會於明年2月對這些法律進行辯論。

巴恩斯說,大學行業的工資剋扣水平是由僱用過多的臨時工推動的。

「拿著百萬年薪的不負責任的校長們在對這場危機負責,幾乎沒有人問責,」她說。

「如果大學要最終成為模範雇主,那麼我們就需要利用州和聯邦的權力包括資金,結束僱用臨時工帶來的禍患。」

隨著對莫納什大學、新南威爾士大學、科廷大學、迪肯大學和查爾斯達爾文大學數百萬澳元的欠薪審計或法律訴訟的最終完成,未來幾年,主要涉及超負荷工作的臨時學者的欠薪帳單肯定會增加。

在教育部長克萊爾(Jason Clare)呼籲大學通過《大學協議》程序成為「模範雇主」後,高等教育工會利用了這些數據呼籲進行重大的治理和問責制改革。

該工會還希望將政府資助與把臨時工轉為正式工的大學掛鈎。

公平工作專員署(FWO) 最近對新南威爾士大學採取了法律行動,指控其「故意」將工資發放搞得一團糟,以致於幾乎無法確定臨時學者的工資是否過低。

墨爾本大學也面臨法庭的指控,原因是該校揚言,臨時工如果要求超出合同時間的額外工資,就不會被重新僱用。而且該校的企業文化默許少付工資。

責任編輯:岳明

了解更多澳洲即時要聞及生活資訊,請點擊 dajiyuan.com.au
(本文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網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