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嬌憐外出妹》:妹妹考高中 哥哥也立功

文/蔡宜霖

《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嬌憐外出妹》劇照。(木棉花提供)
人氣: 1213
【字號】    

【大紀元2023年08月19日訊】日本動漫《青春豬頭少年》系列以戀愛元素及各類神奇事件為主要賣點,但男主角與妹妹的手足情誼也是重要面向,如今新推出的劇場版作品《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嬌憐外出妹》(Rascal Does Not Dream of a Sister Venturing Out),便以幫助妹妹升學為故事核心,並塑造出有觀賞性的溫馨故事。

故事背景為,男主角梓川咲太的妹妹花楓此前曾因遭同學霸凌,一度過著足不出戶的生活,如今已在咲太等親友的幫助下逐漸克服陰霾,擺脫「宅女」生活。而花楓在邁向正軌之餘,也迎來升上高中的人生新階段,並且以考上兄長就讀的學校為目標。但此前畢竟脫離正常生活太久,這項願望也變得格外有挑戰性。

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嬌憐外出妹》劇照。(木棉花提供)

在原作動漫影集中,被稱為「思春期症候群」的現象是重要設定,包含跟他人交換身體、彷彿變成隱形人、陷入時間輪迴、出現雙重人格等各類離奇事件。本片開場起的戲碼安排,也能讓人聯想到此類具有神祕色彩的元素,埋下具有懸念性質的伏筆。往後的轉折則能讓故事更趨近於現實面,為電影調性奠定基調。

妹妹有兄控屬性 讓角色關係更有趣

妹妹花楓身為本片的核心人物,電影對其戲碼的塑造也能發揚趣味性,其與兄長咲太的對手戲,能在角色的言談舉止上,有效凸顯其具有「兄控」色彩的人物屬性。額外特質的加持,也讓兄妹關係的塑造不會僅止於深厚的手足情感,而是能更有火花,在角色互動能增添佔有慾這類可愛元素,為劇情增添戲劇效果。

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嬌憐外出妹》劇照。(木棉花提供)

而咲太與女友櫻島麻衣的戀情則是原作動漫影集的核心,《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嬌憐外出妹》儘管不以此類戲碼為主軸,但仍能合理發揚此類元素。不論是在學校一起用餐、放學一起回家、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諸多面向都能體現情侶間的情感溫度,部分小舉動更能發揚浪漫或趣味色彩,能藉著討喜的情感面向,讓生活化戲碼的觀賞性得到提升。

片中鋪陳階段的戲碼,還包含由咲太、花楓、麻衣、麻衣的妹妹和香,多位主角親友團所組成的角色群戲,此類情節儘管與故事上的進展無關,但能發揚氣氛上的美好面向,儘管多位要角都還只是學生,但已能初步顯現宛如一家人般的天倫之樂氛圍。過程中的部分細節詮釋,亦能發揚角色的優秀特質,例如讓麻衣展現賢慧的一面以及宛如兄嫂般的風範,透過角色的亮點為作品增色。

《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嬌憐外出妹》劇照。(木棉花提供)

花楓與家人一起為升學作準備,則是本片的重頭戲。此類戲碼能從實際面出發,透過諮詢老師與全家人共同探討的戲碼,以及花楓過往的經歷,有效突顯難度面向,藉著重大挑戰有待克服,為故事創造足夠可塑性。往後花楓做出就讀哥哥母校的決定,也在難度層面的渲染下,更有重大決定的分量,能有力彰顯角色的決心。

升學的奮鬥過程 得到飽滿塑造

對於如何朝目標奮鬥的戲碼,《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嬌憐外出妹》的故事刻劃也不會流於單薄,能包含多類不同的層面。有的戲碼屬於較通俗的用功讀書面向,但能在敘事手法的運用上為平凡事物增色,儘管捨棄台詞、純粹運用畫面帶動劇情,仍能有效體現用功奮鬥的勵志面向;也能藉剪輯手法,讓多位角色對花楓的幫助得到有力展現,發揚人情味的正面色彩。

《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嬌憐外出妹》劇照。(木棉花提供)

部分情節則較有拓展故事空間的價值,這類層面能藉著咲太的個人決定,彰顯哥哥很懂得為妹妹的未來做考慮。儘管男主角僅為高中二年級的年紀,但在故事情節的烘托下,足以營造出較成熟面貌,使俗話說的「長兄如父」顯得頗具說服力,並讓角色討喜形象與劇情走向相輔相成。過程中,本片首次登場的新角色也能展現合理價值,讓小配角能淡化「工具人」的色彩,而是能更有含金量。

有的戲碼則能活用花楓曾因遭霸凌而足不出戶的悲情經歷,讓升學過程中常見的行政流程,能在潛在不穩定因素的渲染下,得以具有一定程度的緊張感與戲劇張力。而且劇情不會僅聚焦在花楓能否完成任務,而是能透過咲太的動向,增添劇情厚度,並讓相關情節具有兄妹攜手奮鬥的色彩,使「兄妹之絆」這項重要情感面向,得到更妥善運用。

《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嬌憐外出妹》劇照。(木棉花提供)

重要角色的奮鬥過程不會一帆風順,是影視作品的必然面向,《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嬌憐外出妹》自然也不例外,儘管屬於劇情公式,但實際效果仍相當有分量。一方面能結合觀眾較能預料到的元素,另一方面也能透過花楓的身心狀況,以及心態與言語這兩類面向可能造成的衝擊,有效推升當下的情感張力。

克服難關的戲碼 展現別出心裁的一面

男主角如何幫助妹妹走出逆境,自然是電影後半段的重頭戲。相關情節儘管因為故事格局是聚焦在「妹妹升學」,並非容易拓展場面看點的元素,但就劇情塑造而言,足以體現良好質感。咲太的方法稱得上別出心裁,偶像團體這類藝術性質、娛樂性質的事物,能在過程中展現出人意料的價值;而且部分小配角還能展現伏筆作用,在前後呼應、發掘角色潛力的共同帶動下,為故事起到足夠的促進作用。

《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嬌憐外出妹》劇照。(木棉花提供)

此類戲碼也對學校的選擇、人生的抉擇做出合理的探討與思辨,過程中能與角色的實際經歷相結合,使個人看法的分享得以展現有憑有據的面貌,不會淪為紙上談兵、空口說白話。能藉著他人的助力,讓花楓的升學之路得以營造出正式步上正軌的氛圍。往後傳出的好消息,以及花楓對該喜訊的應對,亦稱得上畫龍點睛,既能展現美滿色彩,亦能突顯角色成長。

《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嬌憐外出妹》並非《青春豬頭少年》系列的首部劇場版,與前作不乏悲情色彩的橋段相比,本片整體調性更為輕鬆、緩和,諸多情節甚至能適時增添幽默的一筆,以妹妹求學為核心的故事脈絡也足夠飽滿,足以為有良好口碑的系列再添成功的一筆。◇

《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嬌憐外出妹》劇照。(木棉花提供)
《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嬌憐外出妹》劇照。(木棉花提供)
《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嬌憐外出妹》電影海報。(木棉花提供)

責任編輯:黃珊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