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和兩任總理鬧矛盾 習經濟會突離場

被指對國務院控制不力 李強正在寫檢討 還沒過關

人氣 39290
PlayListen to More News

【大紀元2024年04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去年12月11日至12日在北京舉行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中共黨魁習近平在首日發表講話後,次日(12日)就帶領一眾高官中途離場前往越南訪問。

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的話稱,習出訪越南原計劃於12月14日至16日進行,但由於未能具體說明的原因,提前至12日開始。

中共官媒消息稱,當地時間12日11點50分,習乘專機抵達河內。從北京飛到河內約為4小時,而且越南與北京有1小時時差。照此推算,習的專機大致在北京時間早上9點起飛,根本無法參加12日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

這是習上台十幾年來,首次未能完整地出席重要的中央年度經濟會議。

習為何中途離場?

目前外界尚未得知習為何突然中途離場,長期關注中共政局的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旅美政治學者王軍濤向大紀元解釋了其中原因,這些內幕來自於一位消息人士。

王軍濤說,共產黨有兩個會議比較重要,就是每年12月有一個政法工作會議,分析明年維穩政治形勢,應該打擊哪些力量,提前要採取哪些措施;還有一個就是經濟工作會議,研究中國的經濟怎麼克服困難。

「去年的經濟工作會議開了一半,習近平氣壞了,中間就拂袖而去了。原因就在於所有的部門都在抱怨,現在經濟出現了很多問題,而解決方案都是李克強的方案。李克強的方案就是保民生、保就業、保基本面運行,而不是去搞什麼新質生產力、什麼高端突破。」

王軍濤表示,習近平會覺得李克強雖然死了但陰魂不散,整個國務院和經濟部門,都還是拿這個方案來懟他,他就會覺得李強沒有控制好局勢,工作有一些失控。因為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國務院要提前做工作,李強還可能覺得李克強都死了,他有些事情還是保留,還是讓那些人那麼匯報。

「當然可能李強自己也認為,經濟往下走的話,靠那些什麼科技創新是吃不了飯的,還必須要搞民生企業。他不好直接跟習近平提,讓底下這些人把意見放出來,所以那個會議等於不歡而散。」他說。

他說,「估計習近平還覺得應該用他的詞來說,不要用李克強的詞來說。因為習現在做的一半還是李克強的,比如吸引外資、民營企業,但另一方面,他讓國家財政和金融傾向於高頂尖、高大上的企業和產業,從這方面來說,才說他又不甘心。」

近期,湖北武漢洪山區曝出招聘「公廁管理員」要求最低學歷是本科,且擁有學士學位。引起民眾譏諷。圖為2009年武漢找工作的學生們。(STR/AFP/Getty Images)
圖為大陸找工作的學生們。(STR/AFP/Getty Images)

去年12月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到了中國目前面臨的經濟問題「主要是有效需求不足、部分行業產能過剩、社會預期偏弱、風險隱患仍然較多,國內大循環存在堵點,外部環境的複雜性、嚴峻性、不確定性上升」。

按照李克強2023年3月份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解決方案,是實現居民收入增長與經濟增長基本同步;著力擴大國內需求,把恢復和擴大消費擺在優先位置,多渠道增加城鄉居民收入;深化國資國企改革,提高國企核心競爭力等。加快建設現代化產業體系並不是首務。

但從中共黨媒發布的中共經濟會議最終文稿來看,黨魁意見占了上風,給出的方案優先事項不是增加內需、削減產能過剩,而是「科技創新引領現代化產業體系建設」、「特別是以顛覆性技術和前沿技術催生新產業、新模式、新動能,發展新質生產力」。新質生產力還是習去年9月份視察黑龍江時首次提出的,也被寫進文稿中。

這種問題與解決方案之間的矛盾,反映出習近平可能與體制內一些依然信奉相信李克強經濟學的官員之間不同調。

這一經濟決策也反映在李強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強首次把建立現代化產業體系作為政府工作的首務,新增了「新質生產力」,而擴大國內需求和保民生不再是優先目標。

專家已經指出,所謂像電動車、電池和新能源新三樣為代表的「新質生產力」,在GDP中所占比例非常小,既帶動不了就業,民間也沒有需求,過度的投資還造成產能過剩,最後只能依賴出口,加劇貿易衝突。

美國情報界的最新報告也評估說,「北京明白問題所在,但它正在迴避改革,因為這與習優先考慮的國家主導製造業和工業投資的方針相悖。」

清除李克強影響不力 李強失寵寫檢討

李克強在與習共事的十年裡,經常與習唱反調。2020年的兩會,李克強表示中國還有6億中低收入及以下人群月入僅1000元人民幣,直接打臉習的「全面脫貧」。

2020年6月疫情期間,李克強考察山東時高度讚揚「地攤經濟」能創造就業崗位,是「人間的煙火」;2022年8月視察深圳時重申「改革開放不會停頓,長江黃河不會倒流」;去年3月在卸任前告別講話中說「人在幹,天在看,蒼天有眼」。

圖為北京街頭一名擺地攤的年輕人。(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王軍濤對大紀元表示,按照習近平的講法,共產黨體制有集中資源辦大事的優勢,李克強做總理時一直想保民生、保就業。

他說,李克強還是想保持在鄧小平的方向上,他的思路是腐敗是因為政府權力大,民主和法治都不歸他管,但他可以把政府的權力進一步放小,這其實是溫家寶後期的思路,溫家寶就是簡政放權。

自上任以來,李強正逐步執行黨魁的想法,並大力清除前總理李克強的影響力及降級國務院的機構職能。

去年3月17日,李強主持的第一次國務院全體會議,通過了新的《國務院工作規則》,明確新增「堅決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開展工作……重大決策、重大事項、重要情況及時向黨中央請示報告。」李強還下令,在新規則中刪除了李克強一直力推的招牌性改革「放管服」。

去年3月21日到22日,李強上任後首次到湖南調研時,對製造業進行調研並主持製造業座談會,強調重視實體經濟、推進高端製造,也是對李克強注重民生的否定。

去年11月7日,在中共深改委第三次會議上,對國有企業做出新的指示,「推動國有資本向關係國家安全、國民經濟命脈的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集中」等,這些措施進一步確立了國企在中國經濟中的主導地位,清算李克強的政治遺產,他強調的是向國企灌注更多的市場因素,而不是強化國企。

特別是今年兩會期間修訂了《國務院組織法》,新增條文包括「國務院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決策部署」等表述,這被認為國務院已經降級為中共的一個辦事機構。

外界感到意外的是,今年兩會閉幕時,李強打破過去三十多年總理出席兩會記者會的傳統,沒有召開記者會。在今年3月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也沒有參與傳統上由總理出席的外國高管座談會。

王軍濤分析說,習近平可能覺得李強做的還是不夠,在這個地方不忠誠,所以給他難堪,給他臉色。專治統治者治人,該你說話不讓你說話,你就知道那個人對你不滿意了。

他表示,經濟決策權本來就在習手上,其實還有幾個權力,比如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現在交給蔡奇了,說明他對蔡奇放心了。但是現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還沒有交給李強,說明對李強不放心。

「就因為李強可能有些事處理的不好,李強還在不斷地寫檢查,還沒過關,正在寫。」他引用消息人士的話說,共產黨這樣出個事一定要寫檢查的。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中共非法長臂管轄 留學生及家人成受害群體
【拍案驚奇】中共沒錢了 借來一萬億要怎麼花?
專家稱支持60至70歲老人再就業 民眾嘲諷
【週末大V談】關於電動車的是是非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